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二十章 比工作更重要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宁瑜喊着,并没有抓住傅霆的衣角,“霆,你要去哪?”

    傅霆脑海里根本没有宁瑜的声音,整个身体飞奔出去。

    外面灰蒙蒙一片,狂风暴雨从四面八方吹来,傅霆一出门就成了落汤鸡。

    坐上车,傅霆额前的头发早已成了一缕,滴滴答答的落下来。系好安全带,傅霆用满是雨水的手摸了一把脸,迅速发动车子。

    风大,雨更大,傅霆想要把车子开快却无能为力。

    因为暴风雨来袭,很多树木倾倒,挡住了前面的路。傅霆绕了很大一圈,终于越来越靠近高速路路口。

    宁瑜的来电似是不知疲惫,一遍遍打来。傅霆看了一眼,将手机调成静音。

    高速路口排满了车,很多人等的不耐烦,绕出去回市区。实在等不及,傅霆从车里下来,伞也没打来到了高速路路口。

    “很抱歉先生,现在不允许通行。”工作人员穿着雨披,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傅霆。

    傅霆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立即有一个头头模样的工作人员从里面走出来,热情打招呼,“傅总您好,我是……”

    “带我去现场。”

    工作人员没反应过来,“什么现场?”

    “泥石流发生的现场。”傅霆的声音又冷又急切。

    毕竟是上头交代要好好照顾的人,工作人员虽然不愿意去,但也不敢懈怠,忙说:“好,傅总请跟我上车。”

    车外,大风呼啸,雨水啪啪敲打着窗户。

    一路上,傅霆紧紧盯着窗外,满脑子都是宁婉的身影。

    “傅总,你是要找朋友还是别的什么人?是男是女?如果方便的话,请把他的名字、长相告知,我可以先打电话让他们注意着点。”

    “宁婉。”傅霆冷眸看着前方,“一米六八左右,二十出头,身材纤细,长发,长得……很漂亮。”

    “好,我这就让人去找。”

    一路上走走停停,车子终于到达目的地。

    车子还未停稳,傅霆已经从车上跳下来。

    和他一起来的工作人员跟在其身后,“傅总,手下说没看到你要找的小姐。”

    风雨很大,傅霆刚出来就被从头到脚淋了一个遍。

    大客车停在一边,车头和车身都被落下的石头打坏了。

    车内有血迹,但并没有一个人。

    “人呢?”傅霆如一个暴躁的君王,虎视眈眈看着忙着的工作人员。

    “人……人都在那边休息。”

    迎着风雨,傅霆立即跑了过去。

    拐弯处,乘客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有些人撑着伞,有些人裹着雨披。

    风雨很大,傅霆看不清人的模样。

    他冲上前,抬起一把乘客的雨伞,一看不是,又掀起另外一个人的雨披,一个接一个,没有丝毫停歇。

    和傅霆一起来的工作人员撑着伞,跟在他身后,“傅总,您不要着急,相信你朋友没事的。”

    傅霆如疯了一般,毫不客气的查看每一个人的面容,找了一遍不甘心,又找第二遍,第三遍。

    “傅总,这边还可能有石块掉下来,你走路当心。”

    “好。”傅霆踩着碎石,匆匆往前走去。

    “傅总,说不定您的朋友不在这辆客车上。”

    大雨倾盆而下,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傅霆站在天地间,一身黑衣黑裤与天地融为一体,“这辆客车上的人可都在这里?”

    “有几名受伤严重的乘客,被救护车带走了。”

    傅霆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冷声问,“哪家医院。”

    “前面下了高速,一家县城的人民医院。”

    “现在过去!”傅霆旋风一般往车子那边跑去,不小心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焦躁的女声传来,“这么大风雨,你不知道走慢点啊。”

    “宁……婉……”傅霆的声音颤抖,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之情。

    宁婉身上披着一件黑色雨披,雨帽之下的眸子眯起,“傅总?你怎么在这?”

    一个湿漉漉却温暖的怀抱扑过来,将宁婉紧紧抱住。

    淡淡的烟草味传来,宁婉没觉得多讨厌,反而发现自己心跳加速。

    天地之间,风雨继续,站在雨水中的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似是要融为一体。

    工作人员识趣的走了,傅霆紧紧抱着宁婉,不敢放手。

    最终还是宁婉的理智最先回归,“傅总,请放开。”

    “谁让你坐那辆客车了?”傅霆握着宁婉的肩膀,眼神里充满了震怒。

    “我也不想坐啊,可是不坐那辆我能坐哪辆?”宁婉在心里嘀咕,如果不是傅霆带着宁瑜离开,以小车的车速,说不定在风雨前就下高速了。

    傅霆眼里抑郁,“你……”

    “嘿嘿,我开玩笑的,多谢傅总奋不顾生来救我。”宁婉稍稍退后几步,与傅霆保持安全距离,“傅总不会是……亲自过来找我吧?”

    傅霆的眼里都是宁婉,一瞬不瞬的眸子里,神情令宁婉难以捉摸。

    眼前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傅霆,让宁婉思绪烦躁,没头没脑的来了句,“安白一会就来接我了,傅总还是赶紧回去陪宁瑜吧。”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指手画脚!”

    宁婉知道自己多嘴了,急忙转移话题,“我找到有那款面料的批发商了。”

    说起来,宁婉也是因祸得福,在大巴车上遇到一个面料厂工作的主任。

    那主任因为自己的车子坏了才坐大巴车,和同坐的宁婉聊着聊着,无意间聊到面料上来,两人一拍即合,立即决定合作。

    该死的,这个时候她竟然要说这个问题。傅霆眼神冰冷,似要射出冷箭来。

    “傅总,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是不是工作比任何事都重要?”

    宁婉没深想傅霆话里的意思,“怎么会呢,修禹重要,我也比较重要,毕竟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修禹就没人照顾了。”

    “除了修禹,在你心里是不是……”

    宁婉担心傅霆说出让彼此都为难的话来,狠狠打断他,“宁瑜应该等着急了吧?你快走吧,一会等高速公路通车了,我就搭个车去学习班,没准能赶上一天的课呢。”

    “宁婉你……”

    “傅总快走啊,傅总再见。”宁婉转身的瞬间,浑身一颤,眼泪忽然顺着眼角流下。

    风雨中,脚步声淹没。等到宁婉再回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傅霆的身影。

    宁婉抹了抹眼角,弹走指尖的泪水。

    ……

    “快叫救护车!”

    听到有人呼喊,宁婉不由自主的跟着人流走过去。

    不远处,很多人站在外围,里面似乎躺着一个人。

    透过人群缝隙,宁婉看到了里面的那个人,顿时血液逆流,脑袋嗡嗡作响,“让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