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二十三章 熟悉的酒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豪威帝华酒店——

    几个大字闪着红色的光芒,字的周围还镶上了金色的边,看似又重新装修过。

    宁婉眼睛睁不开,双腿在发颤,“傅总,你……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猜宁小姐或许对这里记忆深刻。” 夜空下,傅霆双手扶着宁婉的肩膀,黑色发丝飞扬,一双冷眸带着不易察觉的异样情绪。

    一连调查了许久,依然没有调查出宁婉和宁修禹的所有事情,他已经等不及,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你带我来过这里啊?”

    “嗯?”傅霆冷冷注视宁婉。

    宁婉咯咯笑了,眼角的睫毛微微颤抖,红唇弯起漂亮的弧度,“上次……苏主管,你不是非要让我来做记录吗?”

    傅霆以为宁婉想到了什么,原来是说这件事。

    “今晚,你在这里休息。”

    “傅总,你搞错了吧?我不……不住在这里。”宁婉挥开傅霆的手,步伐微晃去招出租车。

    出租车停下,宁婉抓住了车门。

    傅霆的反应更快一些,把宁婉的手腕从车门上拿下来,“她不走。”

    司机师傅看到酒店名字,以为傅霆要行不轨之事,想要搭救宁婉,但看到傅霆阴冷的眸子时,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不走?”

    出租车扬长而去。

    宁婉摇晃着身体追了几步,蹲在马路上干呕起来。

    “走。”傅霆拽起宁婉的胳膊,将其往酒店里带。

    宁婉一手护着自己,声音很大,似乎故意说给路过的人听,“我知道我肤白貌美,但你也有宁瑜,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傅霆的声音低沉,透着浓重寒气,“你给我闭嘴!”

    “你对我的心思,我早……早就知道了。”宁婉脸颊微红,一双眸子在傅霆身上转动。

    如果现在不是在酒店门口,傅霆怕被拍到,一定会捏着她的小脸问——“那我对你什么心思?”

    “我上班没多久就升到顶楼工作,这等殊荣谁有?”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宁婉朝地上狠狠“呸”了一声,“我只想安稳的实习结束以后离开,谁稀罕你的顶楼殊荣?”

    “实习以后能不能离开,还要我说了算。”傅霆冷然说道,脸上有睥睨天气的气势。

    这样的傅霆令宁婉发出冷笑,“说白了我只是一个小员工,不稀罕得到傅总的特殊照顾,也请傅总高抬贵手放过我!”

    殊不知,宁婉越是如此,傅霆越是想要接近宁婉,了解更多。

    “如果我说不呢?”

    牙齿咔咔作响,宁婉冲上去推了傅霆一把,“那你就是混蛋!”

    “就算是混蛋,今晚我也要让你想到点什么!”

    豪威帝华酒店门口,正在上演男子非要把女子带入酒店的戏码。

    男子凭借高大的身材,强有力的臂弯,将女子一点点拖入酒店门口。女子抵死不从,紧紧抓着门栏不放手。

    周围的人停下来,一边围观一边议论纷纷。

    “什么个情况?”

    “还能什么情况?男的打算趁着女人酒醉之时,行不轨之事呗。”

    “我怎么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眼熟?”

    ……

    拉扯着宁婉的傅霆早已无法忍受大家的议论,压低声音对宁婉说了一句。宁婉睡眼迷蒙看着傅霆,“当真?”

    “当真。”

    宁婉双手撑在傅霆的胸.前,“你当我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啊,我进去还能出来?”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进去以后再出来,第二,进去以后明早再出来。”

    “你这是什么选择?”

    傅霆趴在宁婉耳边,低声说:“你也可以两个都不选择,我现在就抱你进去。”

    “你是唐唐傅氏总裁,你这个样子明天会上娱乐版头条的。”

    “无妨!”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宁婉终于妥协,“我……我自己进去,我们前后脚,不要挨着太近。”

    宁婉身体摇晃,一直在走s路,傅霆跟在身后,不敢走的太近,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宁婉。

    走进电梯以后,宁婉迅速按了二楼。待电梯门打开后,立即冲了出去。哒哒哒,她推开楼梯门,匆匆跑了下去。

    确保四周无人,低着头冲出了豪威帝华酒店。

    一路奔跑,宁婉身上的酒味散去不少。坐进出租车,她的嘴角噙着冷笑,幸亏她聪明装醉,不然今晚还指不定怎么着。

    “黑心大魔王”五个在手机屏幕上闪动,宁婉立即关机,闭上眼养神。刚刚傅霆说要给她看个东西,哼,她才没那么傻。

    傅霆来到房间门口,左等右等边不见宁婉回来,心中有些疑惑,耐心等了几分钟,依然不见宁婉过来。

    担心宁婉喝醉走错了房间,他立即派人调出监控,没想到宁婉竟然早就跑出了酒店。

    傅霆的计划很好,没想到让宁婉钻了空子。连续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始终都是关机状态。

    烦躁的拨了拨头发,傅霆正准备走出酒店,贺少林的电话打来,“傅大总裁,我为了你和安青那个女人在一起一周,你就不知道关心慰问我几句?”

    “你在哪?”

    “飞机晚点了,我刚下飞机,安青那个女人被她哥哥接走了,我的世界终于安静了。”

    傅霆坐上车,沉声道:“我这边有事,明天聚。”

    “你真不来接我?”

    “不!”比起贺少林,傅霆更想知道四年前那个女人是不是宁婉!

    电话那头传来贺少林轻快的声音,“你不接我也行啊,回头我打探到的消息,你可一句话都不要听。”

    “等着!”

    傅霆命司机开往机场,接到了正在候机大厅和调.情的贺少林。

    贺少林穿着咖啡单薄风衣,穿着白色t恤和白色休闲裤,脸上带着痞痞的笑,见傅霆过来,和美女挥手再见。

    “来,拥抱一个。”贺少林张开双臂,忽然嗅到了什么,“你喝酒了?好啊,趁我不在自己去外面潇洒了。”

    傅霆推开贺少林,“问到了什么?”

    “我刚下飞机,还没喘口气你就问我问到了什么,你的心是什么做的?亏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真是心痛死我了。”

    “没来得及喘口气你就和美女说说笑笑,还真是厉害。”

    承接着傅霆的嘲讽,贺少林朝上空翻了个白眼,“哼,你这不会是欲求不满心情不好吧?不过也不对,你一直都是这副鬼样子。”

    “说不说?”面对嘲讽自己的贺少林,傅霆已经失去耐心,“不说我走了!”

    “我们去车上说,晚上还是有点寒气的。”贺少林把行李箱丢给傅霆,朝车上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