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二十四章 调查和提防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来到车上,傅霆冷冷道:“你可以说了。”

    意识到如果再逗弄傅霆可能会遭殃,贺少林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开口,“据我调查,四年前宁婉在华国的确发生了巨大的事,才会孤身一人前往m国。而且……根据宁修禹出生的时间可以确定,宁婉的确是在出国前怀孕的。”

    “孩子的父亲是谁?”这是傅霆最为关心的问题。

    “这个……”

    傅霆直视着贺少林,冷眸中闪过紧张之色,“快说!”

    “不知道。”贺少林缩了缩身子,“你别用这种吃人的眼神看着我,我正面侧面问了好几次,始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就这点本事?”傅霆侧身看向窗外。

    贺少林老大不愿意,“为了你我牺牲色相,你竟然还这么说我?哼,本大爷不愿意了。”

    “看来你对安青的杀伤力也不怎么样?”

    明明知道这是激将法,贺少林还是忍不住生气,“好,就算我杀伤力不强,那你对宁婉也没啥杀伤力。你看你要样貌不比靠脸吃饭的明星差,要身材不比模特差,怎么就拿不下一个宁婉?”

    “停车——”

    傅霆一声令下,司机立即把车子停靠在路边。

    贺少林紧紧抓着车门把手,“你不会把我放在这里吧?这么晚了还是荒郊野外,你就不怕貌美如花的我不安全?”

    傅霆并没有赶贺少林下车,而是自己走了下了车,“那他送回去。”

    “你去哪?”贺少林探出头来问。

    恰好有出租车过来,傅霆坐上车报了地址。

    ……

    酒店包间,偌大的圆桌上摆着各种精致菜肴。

    餐桌前坐着宁婉、安白和安青三人。今晚应酬宁婉没吃多少,拿着筷子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安青把小盒子拿出来递过去,“哥,这是给你的礼物。”

    “我和你大儿子的礼物呢?”宁婉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朝宁婉伸出来。

    安青拍了一下宁婉的手心,“你的不方便拿出来,回家给你。至于修禹的礼物,在我行李箱里,等修禹回来再给他。”

    安白端坐着,笑看着两人,“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礼物。”

    “说了你会不好意思,还是不说了。”安青偷笑着,“我出去这一周,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进展?”

    “安青,你不是没吃饭吗?这个芒果糯米饭味道很棒,你快尝尝。”宁婉给安青舀了一大勺,“你和贺少林怎么样?确定关系了吗?”

    “嘿嘿,反正他迟早都是我的,我不在乎名分。”

    安白脸色不是很好,“按理说你成年了我不应该干涉你的生活,可贺少林这个人玩世不恭,你……”

    “好了哥,你就别担心我了,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安青朝安白眨眨眼,又看看宁婉,“这几天我哥哥有没有好好照顾你?”

    “有,你没看我胖了吗?”

    安青露出欣然安慰的笑,“嗯,这还差不多。”

    安白的心思都在宁婉身上,一直悉心照顾宁婉。

    “你和傅霆最近怎么回事?”来酒店的路上,安青听安白说了傅霆和宁婉的事。

    “上司使唤员工呗,”宁婉嗔了一眼安白,“安白,你是不是对安青说了什么?”

    安白变得慌乱,忙把手里的筷子放下,“我只是告诉……”

    “看你紧张的,我只是随便说的,你不用这么紧张。”

    安青拍了拍安白的胳膊,“是我哥哥太关心你了,你就别逗他了。”

    “他是我的好朋友,我逗逗他还不行?”宁婉安抚两人,“你们不用担心我啦,我一个人应付傅霆绰绰有余。”

    “真的?”安青半信半疑。

    “当然!”宁婉对此十分肯定,“说起来我应该好好谢谢安白,如果不是安白派人在我们楼下守着,方云肯定又来找麻烦了。”

    安青随便吃了一口米饭,喃喃道:“方云的事我也听哥哥说了,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不行!改天我们撤了人让她闹,再找些记者来曝.光她!”

    “不行!”

    安白和安青都看向宁婉。

    “这样会对爸爸的公司有影响,所以……所以还是算了吧。而且现在有人把手,她也对我无从下手,我安全着呢。”

    ……

    傅霆上来敲门没听到任何动静,来到楼下,一边抽烟一边等宁婉。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白色轿车从远处开来。

    傅霆把烟头扔在地上,摁灭。

    宁婉从车里下来,正要和安白道别,看安白看着远方,这才注意到傅霆。

    “这么晚了他怎么来了?”安青的脾气有些冲,“我去和他说几句。”

    宁婉拦住安青,“你先上去,还有安白,你也先回去吧,到家说一声。”

    “如果他对你……”安青有些担心。

    “他又不是洪水猛兽,能把我怎么样?好了,你们一个回家,一个上楼,都乖乖的。”

    兄妹俩各自离去,宁婉慢慢来到傅霆跟前,“傅总,你找我有事?”

    “你没醉?”傅霆似是在问宁婉,又似在问自己。

    宁婉诚然道:“没有全醉,不知道傅总亲自过来找我什么事?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可以明天在公司说。至于其他事,我相信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

    傅霆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宁婉,是他小瞧了宁婉,才会上了当。

    “你跑的很快。”

    “我只是不喜欢去那里罢了。”

    傅霆勾唇,一步步逼近宁婉,一双眸子如猛兽一般,十分骇人,“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去那里?”

    “傅总,你清醒点好吗?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我和你一个有妇之夫去酒店,你真的觉得合适吗?”

    “只是这个原因?”

    微风吹来,宁婉把眼前的头发别到耳后,“当然是这个原因。”

    傅霆盯着宁婉红润的耳垂,眼睛忽然有些发直。

    宁婉退后了两步,莞尔,“傅总,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我说要给你看一样东西。”

    之前宁婉以为是傅霆的说辞,没想到他是说真的,“那你拿出来,我看看。”

    傅霆打开手机,从相册里找到一张照片放在宁婉跟前,“就是这个。”

    照片中,古朴的银镯上刻着山茶花图案。

    那山茶花线条优美,花瓣雕刻的惟妙惟肖,似是长在银镯上一般,十分精美好看。

    宁婉浑身一震,眼里闪过慌乱,这是四年前遗落的首饰,怎么会在傅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