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二十六章 非人折磨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阵子宁婉被折腾怕了,怀着忐忑的心走进去,“傅总……”

    “一会我开会,你做好会议记录。”傅霆脱下外套挂在门口,来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细致点,一个地方都不能有错。”

    “傅总,您是不是搞错了?”这明明是秘书和助理的工作,她一个有实习生身份的设计师,干嘛要干这个?

    “曾秘书休假了。”傅霆忙着查看邮件,“十分钟后会议开始,你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宁婉握起拳头又悄悄放开,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傅总,我今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能力不足的人才会推卸工作。”

    “傅总,我这块的工作你应该清楚,我的确是分身乏术,还请傅总体谅。”宁婉在心里低语,这和能力足不足没关系吧?傅氏有那么多职工,傅霆为什么抓着自己不放?

    傅霆从电脑前抬起头,“你还有五分钟。”

    宁婉匆匆跑进贺少林的办公室,没注意到贺少林和柳方正说什么,抓上笔记本和笔又冲了出去。

    上午,宁婉跟着傅霆开了两个会,又跟着他巡视了一家分公司。

    中午又被迫和傅霆一起吃工作餐,下午去跟着去查看项目,听汇报,直到傍晚还没下班。

    坐在车里,宁婉摁掉柳方正打来的电话,“傅总,我可以下班了吗?”

    “吃完晚饭再回去。”

    “不用了,我回家随便吃点就行,多谢傅总的好意。”比起和傅霆一起共进晚餐,宁婉更希望回家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车子还是在一家西餐厅停下,傅霆打发走司机,扬了扬下巴,“进去。”

    还有强迫人吃饭的!宁婉想了想,跟着傅霆走了进去。

    桌上,牛排的味道十分鲜美,宁婉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吃了一块,“傅总,我可不可以再来一块?”

    “可以。”傅霆低眸,眼里似有笑意。

    ……

    “听说了吗?法国来了一个很著名的设计师……”

    “你是说曾经是模特的希伯来设计师?”

    听到隔壁桌的谈话,宁婉激动的问:“傅总,希伯来设计师会不会和我们傅氏有工作来往?”

    “没有。”

    “哦……”宁婉失望之极,想起自己的“重任”,笑着问,“傅总,修禹在老爷子那边有一周多了,我可以把他接回来了吗?”

    “你可以去看他。”

    敢情这意思是可以去看,不能去接。宁婉心里暗骂傅霆,脸上陪着笑,“老爷子上了岁数,天天看着修禹这个顽皮小子,身体肯定吃不消的,不如……”

    “老爷子身体很好。”傅霆慢慢把一块牛排放进嘴里,怪不得宁婉会来吃饭。

    “是这样的,家里的阿姨我一直请着,即便修禹不在,我还要照付给人家工资,我一个工薪阶层带着一个孩子,还要付房租,生活不容易的。”

    傅霆放下刀叉,“你要涨工资?”

    宁婉的脑海里忽然蹦出一句话“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宁婉想,自己永远也无法和一个装傻的人说明白。

    正在宁婉寻思着怎么说服傅霆时,傅霆又说:“我可以给你涨工资,明天你自己和财务部说。”

    “我说多少就是多少?”如果傅霆这么做,宁婉觉得他脑袋可能进水了。

    “对。”傅霆重新拿起刀叉,“我对员工一向很大方。”

    宁婉几欲抓狂,傅霆这个人真是太可恶了。

    服务员端着一份七分熟牛排上来,宁婉却没了胃口,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傅霆油盐不进,显然是不想把修禹还给自己,不行,她必须赶紧把修禹要回来,以后也拒绝修禹和傅家人接触。

    “我真的很想修禹了,希望他能天天陪在我身边,所以……傅总可不可以通融一下?”

    “如果你真的想,可以天天去老爷子那边看。”

    宁婉将手里的刀叉重重放在桌上,周围有人看过来。

    不管众人的目光,宁婉的声音高了好几分,“傅总,请你搞清楚状况,孩子是我的,不是你们傅家的!”

    “你真的认为孩子不是我们傅家的?”傅霆吃着牛排,像是在和宁婉讨论今天的天气状况。

    傅霆越是气定神闲,宁婉越是惊慌失措,只差那层窗户纸,一切似乎都很明了。

    “傅总,你在说笑吧?修禹是你生的还是你养的?”宁婉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很不得上去打傅霆几拳,让他能够清醒一些。

    “很抱歉,我生不了孩子,修禹也的确不是我养的。不过……”

    “傅总,宁婉,你们也在这里啊。”

    宁婉倏地回头,眼神不善看过去,“柳方正,怎么哪都有你?”

    柳方正捂着胸.口,瘪着比女人还要粉嫩的红唇,“我……我怎么着你了?好歹我们也是相亲对象关系,你对我这么凶?”

    有柳方正在,刚刚那个话题肯定无法继续。宁婉嗖的一声从椅子上起来,“失陪。”

    柳方正朝傅霆点点头,迈着悠闲的步伐跟出去。

    半个小时后,傅霆出现在酒吧。和他一起坐在卡座上的,还有贺少林。

    贺少林端着一杯威士忌往嘴里送,“你这个人真不够哥们,说好今天给我接风的,回头和宁婉那女人吃饭去了。”

    “嗯哼。”

    “我的大少爷,你别嗯哼了,你知道吗?今天宁瑜没找到你,竟然找到我这里来了,”贺少林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烦躁的说道,“一个安青就够我烦的了,再加上一个宁瑜,我觉得要去精神病院了。”

    “等你去了再说。”

    “狠!你真狠!”贺少林怒火中烧,那模样活像一只愤怒的美洲豹,像是随时准备扑上去咬傅霆一口。

    傅霆冷冷喝下一杯酒,“有时间这么看着我,不如想想办法,帮我调查清楚四年前的事。”

    “我连美男计都用上了,你还要让我怎么样?”贺少林心里有苦,嘟囔道,“实在不行,你再去和宁婉睡一觉,试试就知道了。”

    傅霆随手把桌上打火机朝贺少林扔过去。

    好在贺少林反应快,接在了手里,“你是要谋杀你世界上唯一的好兄弟啊。”

    “试过了。”

    “什么?”在音乐声躁动的酒吧里,贺少林的声音还是十分清晰而响亮,“我去,我出去这一周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说说,味道怎么样?”

    “没成功。”准确说,傅霆只是想试探宁婉,没打算继续。

    “切!”贺少林撇撇嘴,“就知道你有贼心没贼胆,和宁瑜在一起那么多年,也没见你对人家怎么样,怎么会对刚认识没多久的宁婉下手呢?”

    傅霆握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你信不信我把这杯酒扔过去?”

    “信……信!”贺少林摸着下巴琢磨了好一阵,忽然拍着大腿说,“我想到好办法了。你过来,我说给你听。”

    听完和少林的话,傅霆神色如常,“我早就想到了。”

    “你想到怎么不去做?这不是最简单快捷的办法吗?”

    “我在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