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三十一章 被蹂躏的员工
    “走!”留下这一个字,傅霆冷着一张脸转身往里面走去。

    宁婉对安白挥挥手,迅速跑了过去。

    傅霆站在电梯门口,待宁婉进来后,立即摁了关闭键。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傅霆的两只大手架在宁婉头部两侧。宁婉的身体默默往后靠,秉着呼吸看着傅霆,“傅总,什……什么事?”

    “我真没想到你魅力这么大!”傅霆冷冷说着,眼睛盯着宁婉的额头看。

    宁婉不自觉将头部靠在电梯壁上,小声说:“我可比不过傅总你。”

    “哼!”傅霆发出冷笑,勾唇缓缓道来,“一个安氏医疗的安白,一个柳氏的继承人柳方正,还有一个对你赞不绝口的希伯来,你……”

    “柳方正是柳氏继承人?”宁婉只知道柳方正是柳总的侄子,不知道他还是柳氏的继承人。

    傅霆眼神阴冷,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还有,你刚刚说希伯来对我……”

    “柳总没有一儿半子,早就想让柳方正继承柳氏产业。”之前柳方正进入公司,用的是公司股东的关系,傅霆也是今晚才知道柳方正的真实身份。

    宁婉忍不住对柳方正“刮不相看”,柳方正明明是柳氏继承人的身份,却那么喜欢在夜店干,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傅霆架在宁婉的手臂往里面收缩,一只大手抬起宁婉的下巴,“宁婉,你到底有没有听到重点?”

    “希伯来对我赞不绝口?那我可不可约他……”宁婉沉浸在被偶像欣赏的美境中,眼神飘忽,低下头轻笑。

    “不可以!”傅霆看着宁婉一张一翕的红唇,不由得缓缓靠近。

    傅霆唇擦过宁婉头顶的发丝,一丝理智终于回归。

    “傅总,这是我的私生活,你无权……”

    “我想你肯定不想去法国学习了。”傅霆总是能准确的拿捏住宁婉,注意到宁婉如坠冰窟的表情,忍不住露出笑容,“去不去,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宁婉皱眉看着傅霆,努力压下心里的怒火,“我没想到傅总是这样的傅总。”

    电梯门在此时打开,傅霆站直了身体走出去,“先去给我倒杯咖啡。”

    宁婉恨不得把傅霆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摔摔打打走进茶水间倒了一杯速溶咖啡端到傅霆的办公室,“傅总,您要的咖啡。”

    傅霆恍若未闻,双手在电脑键盘上迅速移动着。

    宁婉站在桌前,等了一会始终不见傅霆说话,忍不住问:“傅总,今晚的工作是什么?”

    “做会议记录。”

    “什么?”宁婉强力压下心里的不满,“是不是做完会议记录,我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可以回去休息。”

    傅霆的视频会议从凌晨一点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三十五分。

    宁婉上下眼皮一直在打架,在会议结束的那一刻,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傅霆揉着眉心起身,看到歪在椅子上的宁婉,眼神出现别样的情绪。

    他轻轻地弯腰抱起宁婉,将其放在沙发前,又拿来被单盖在她的身上。

    “谁让你无声无息把宁修禹从老宅带走的?”傅霆费了好大功夫才安抚好傅老爷子,心中怒意难平,这才大半夜把宁婉接到公司里来。

    “修禹是我儿子……我儿子……”

    睡梦中的宁婉特别可爱,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是一条绳子紧紧勾住了傅霆的心脏。

    “对,是你儿子,也或许……是我儿子。”

    “才不是……”宁婉嘟囔着,翻身背对着傅霆。

    傅霆的手抬起又落下,最终握着拳头落在身后。

    咚的一声脆响,宁婉从梦中醒来。

    沙发上坐着傅霆,双膝盖上架着一双脚,他似乎准备起身,手机不小心落在地上发出响声。

    宁婉晃了晃头,傅霆膝盖上的两只脚有些眼熟,几秒种后她终于反应过来,匆忙把自己的双腿双脚收回来。

    傅霆脸上没有出现丝毫尴尬之色,目视前方起身,“收拾一下,十五分钟去楼下。”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宁婉的脸颊已经从里红到外面。几个小时之前,她的双脚架在傅霆的膝头睡过去了?

    一楼大厅十分安静,就连保安都站在一边打瞌睡。

    宁婉匆匆走过去,压低声音尽量不去打扰坐在椅子上睡过去的保安,“傅总,当你们公司的员工真不容易,经常要通宵加班工作不成,还要遭到某人非人的待遇。”

    “即便不容易还有人挤破头要进来。”

    宁婉心里憋着一股气,小声道:“如果不是你们公司和学校签订了协议,我才不要来这里。”

    车子开过来,傅霆面无表情坐进去,“现在可由不得你。”

    外面天色微亮,路灯还亮着,路上的车辆很少。

    宁婉瞅了一眼昏暗的景色,哈欠连天坐进车里,“是由不得我,好在我不是一辈子卖给傅氏。”不然她要后悔死。

    傅霆坐在车里闭目养神,“如果你继续用这个态度对待自己的老板,我可以考虑让你在傅氏待一辈子。”

    “傅总,你可饶了我吧。”宁婉歪在车门上,半闭着眸子,“继续这么下去,我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门口的保安早已醒来,等到车子消失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车内,傅霆注意到宁婉生无可恋的表情别过脸去,玻璃上印着一抹从心底发出的笑容,“不会,顶多活不过四十岁。”

    “傅霆,你……”

    “你敢叫老板的名字?”

    傅霆黑漆漆的眸子看过去,直让宁婉心里一阵发颤,她忙改了话语,笑容满面道:“傅总,您要带我去哪?”

    傅霆再次闭上眼,没有说一句话。

    宁婉朝傅霆做了一个鬼脸,噘着嘴闭上眼,管她呢,到了她就知道了。

    车子一路向远处开去,直到在一处海岸线停下。

    海边有人在散步,也有人在捡贝壳。徐徐海风,细致泥沙,说不出的静谧优美。

    身上的瞌睡虫早已离开,宁婉匆匆走下去,脱掉鞋子在沙滩上奔跑。跑出去很远,一道金黄色的光线从海岸边缓缓升起。

    深蓝色的海洋变了一种颜色,金色中带着红光,熠熠夺目,十分美丽。

    太阳从海中出来,慢慢照亮了整个海岸线。

    “好美……”宁婉微张着红唇,茫然道,“傅总,没想到你对员工这么好,竟然会带我来看日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