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你的风度呢?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会,傅霆把车子停靠在路边指指宁婉的包。

    “干什么?”宁婉一脸茫然。

    傅霆从包里拿出一包眼贴扔到后座上,再次开车。

    “这不是柳方正的东西吗?怎么会在我这里?”

    ……

    当车子开到公司楼下,宁婉才知道傅霆口中所谓的开会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心里有些小郁闷。

    有电话进来,傅霆接了起来,“嗯,我已经见过安总,对,他应该会……柳方正的确住在那附近……”

    等着傅霆说完话,宁婉歪着头看过去,“傅总大费周章带我去海边,偶遇安总和柳助理,原来是早有预谋。”

    傅霆从车上下来,把车钥匙丢给保安,“你这次反应倒是快。”

    “傅总,你想干什么?”宁婉从车上下来,“不会和柳助理见面也不是偶遇吧?”虽然宁婉猜不出傅霆为什么会这么做,还是试探着如是问。

    “无论偶遇与否,遇到就是遇到了。”傅霆的目的达到,心情不错,进门的时候还和对他打招呼的员工点点头。

    宁婉踩着高跟鞋跟上去,走了几步发现傅霆停在大厅里。

    傅霆几米远的距离站着安青,安青一头利落的短发,身穿干练的藏蓝色西装套装,踩着七厘米高的高跟鞋,双手抱胸,如看仇人一般看着傅霆。

    “傅总,难不成傅氏只有宁婉一个员工?”

    “安小姐此话怎么讲?”

    担心宁婉的名誉受损,安青看了看周围,指向不远处的楼梯口,“傅总,我们去那边说。”

    宁婉不清楚安青怎么了,急忙追了过去,“安青,你……”

    安青冷冷瞅过来,“宁婉,你先别说话。”

    安青和自己都是傅氏的员工,宁婉担心安青得罪了傅霆,以后在傅氏不好混,思及此,眼神紧张看着两人。

    “安小姐,说吧。”

    “宁婉是傅氏员工不错,但没必要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安青逼视着傅霆,声音冷厉,“而且宁婉是有孩子的人,她不仅需要工作,还需要腾出时间来照顾孩子!还是说傅总这么做,是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傅霆发出轻笑,声音也意外的轻松,“修禹很喜欢我们傅家的人,如果宁婉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我们傅家可以帮忙。至于你所说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呵呵,我想安小姐可能对我有什么误会?”

    “宁婉的孩子是宁婉的,不是你的,不需要你帮忙照看!”安青略带紧张又显得十分愤怒。

    “这可未必……”傅霆说着,意味深长看了宁婉一眼。看安青这么紧张,他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看法。

    宁婉担心事情闹大,拉了拉安青的袖子,“安青,我们先走。”

    安青的火爆脾气上来,谁也拦不住,“宁婉,你就在一边看着!”

    “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好不好?”宁婉在这里待不了几个月,随便混混就过去了,如果安青真的很喜欢在傅氏工作,和傅霆闹僵后以后如何自处?如何面对和傅霆称兄道弟的贺少林?

    “宁婉,今天就让我撕开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傅霆不甘示弱,“我有什么真面目,愿闻其详。”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吵了?”宁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气愤的不行。

    安青直直看着傅霆,恼怒声依旧,“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压榨宁婉,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你心里应该最清楚。”

    “我还真是不清楚,请安小姐明示!”

    安青胸前剧烈起伏着,咬着唇盯着傅霆说了好久才道:“傅总应该比谁都清楚,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你想没想过这么做会给宁婉带来很大困扰?”

    昨晚宁婉离开的以后,安青辗转想了半天,一大早又接到安民浩的电话,心中更是清楚了很多。

    傅霆的目的似乎很明确,让爸爸误以为宁婉和柳方正关系匪浅,届时哥哥想要表示对宁婉的喜欢,爸爸肯定会多想……

    “不用安小姐说,我知道自己有女朋友。”

    “既然你知晓,那就请你离宁婉远一点!”

    傅霆毫不犹豫直接说:“我怎么做,应该轮不到安小姐指手画脚。”

    安青怒不可遏,额头上青筋暴怒,“这么说,我的话傅总一句也没听进去?”

    “安小姐说的我不是很清楚,一会还有一个会要开,先走了。”

    “站住!”安青单薄的身体挡在楼梯口门板上,“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你就想走!”

    傅霆退后半步,“我不知道安小姐要和我说什么。”

    “傅总,我希望你像个男人似的,光明正大对待自己的员工,而不是以权谋私,满足自己的私欲!”

    傅霆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生气,言语上依然是冷冷淡淡的,“我再说一遍,我怎么做都用不着安小姐教我!”

    此时此刻安青彻底暴怒了,葱葱玉手怒指着傅霆,大声喝道:“傅霆,你现在这个样子和那些大腹便便结了婚还勾.引年轻女孩的老男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你容我想想……”傅霆沉吟了一会,很是认真的说:“可能是我比他们更有权有势,也比他们帅。”

    啪——楼梯里响起刺耳的巴掌声。

    楼道里的空气一度凝固,巴掌声在楼道里传来回响,三个人的呼吸声和喘息声变得明显。

    安青怒目而瞪,像是一只发狂的狮子,“傅霆,你就不算个男人!”

    楼道里的门打开又关上,宁婉久久不能回神。

    “安青,你等等我。”宁婉第一个反应是安抚安青的情绪。

    手腕上传来疼痛,宁婉茫然看过去。

    抚摸着火辣辣的脸颊,傅霆脸上没有丝毫的恼怒之色,“你闺蜜打了我,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傅总,男女授受不亲,请你放手!”

    手中的肌.肤如牛奶般丝滑,让傅霆爱不释手。

    默默抽回胳膊,宁婉平复好情绪说:“看她那么生气,你就不能少说一句?傅总,你的风度呢?”

    “我还不够风度?”傅霆指着自己的脸颊,“这里,从来没有人敢打,我没有生气这还不够有风度?”

    一时间宁婉竟无言以对,好半天支支吾吾说:“总之安青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绝对不允许你欺负她。”

    “我答应你。”

    宁婉怔怔看过去,傅霆说出的这四个字像是一种承诺,让她忽然觉得胸口闷闷的……

    “去找些冰块过来。”

    “嗯?”宁婉心里脑里都是安青愤怒离开的样子,心里十分担忧。不行,一会她要给安白打电话。

    傅霆往专属电梯那边走了几步,身体微微停顿,“难道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被一个女人打了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