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说你爱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酒精侵蚀着宁婉的大脑,让她无从思考。

    和宁婉一样难以呼吸的还有傅霆,他盯着宁婉天鹅般白皙细腻的颈脖曲线,内心变得躁动不安。

    刚刚希伯来亲吻宁婉手背的画面浮现出来,傅霆眸光变得黑暗。

    “希伯来似乎很中意你。”

    半醉半醒的宁婉摆了摆手,“哪有,我们只不过是互相欣赏罢了。”

    “互相欣赏?”傅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酒精占据了宁婉的大半个脑子,她说话时并没怎么考虑傅霆听到后的结果,“对,他是我的男神啊……”

    “呵呵,男神?以后我不想在你嘴里听到这两个字!”傅霆俯身,表情冷淡而严肃,浑身散发着威严和生人勿近的气场,“说!记住了吗?”

    宁婉抿了抿唇,呆呆的说:“记……记住了。”

    傅霆似乎对此还不满意,抬手把她的发髻解开,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洒下来,落在宁婉的肩头。

    宁婉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黑色薄纱的肌.肤若隐若现……

    傅霆低头做了一个深呼吸,“以后不许和他见面!”

    “为什么?”宁婉非常欣赏希伯来的才华,希望能跟着他多学习。

    “我说不准就不准!”

    宁婉噘着嘴,红唇充满诱惑,“哦,我知道了,你不会是嫉妒了吧?”

    “不,我不嫉妒,我只是想让你长点教训!”

    宁婉双手撑在傅霆的胸.前,不让他靠近,“你什么意思?我又没做错事,长什么教训?”

    “没经过我的允许生了我的儿子,这个理由充分吗?”

    半醉的宁婉哈哈笑着,躲避着傅霆冷冽的眼神,“哈哈,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生你的儿子?”

    “修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那……那又如何?如果孩子和汤姆克鲁斯长得像,那我是不是去找汤姆克鲁斯?”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傅总,你是不是发烧了?”宁婉若有其事的触碰傅霆的额头,被傅霆一把打掉。

    宁婉揉着发疼的手,可怜巴巴望过去,“你打疼我了。”

    “疼你才长记性!”傅霆弯腰,忽然打横抱起了宁婉,“今晚,我会让你永远记住——你宁婉是我傅霆的女人!”

    “傅总……你可能喝醉了。”凸起说话间,宁婉周围都是酒气。

    卧室里飘着清香,?床上干净整洁,没有一丝褶皱。

    来不及思考,宁婉已经被丢在了床上。

    “以后,不许和男人喝酒,更不许和希伯来、安白或者是柳方正喝酒;”傅霆一边说一边解着衬衣扣子,“第二,半年合约到期后,老老实实待在傅氏也好,在家带孩子也好,都不许离开华国;第三……”

    “慢……慢着,傅总,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宁婉咯咯笑着,伸手去触摸傅霆的额头。

    傅霆抓住宁婉伸过来的手,阖了阖眼,凝神后又重新睁开,“我身体好的很,现在也清醒的很,第三……”

    手机铃声在此刻响起,铃声一声接一声,没有打算挂断的意思。

    “抱歉,我……我接个电话。”宁婉努力让自己的理智回归,翻身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安白啊,你是不是想我了?”

    “宁婉——”傅霆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发出,十分骇人。宁婉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在自己面前和别的男人搞暧.昧!好,很好!

    “宁婉,谁在你身边?”

    宁婉缩了缩脖子,继续故意和安白说:“安白,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其实我也很……”

    手机被傅霆抢走了,“宁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宁婉蹦跳去抓手机。

    傅霆举起手机,宁婉根本够不到。如此,宁婉跳到床上,借助床的助力,一下子扑了过去……

    傅霆似是没想到宁婉会如此,神色一愣。

    宁婉将傅霆扑在地上,准确的是骑在身下,“嘿嘿,终于拿到手机了……”

    刚刚争夺手机,蹦跳间,宁婉的黑色小礼服肩带已经滑落,露出隐形肩带,还露出一大片如雪的肌.肤。

    傅霆的喉结动了动,双手握住了宁婉不盈一握的腰肢。

    “你快下去啦,好重。”宁婉吸了吸鼻子,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安白……”

    天旋地转之间,宁婉被傅霆压在身下,手机早已脱离手心落在一边。

    傅霆的身影挡住了灯光,宁婉被笼罩在阴影之下,心跳骤然加快。

    手机里传来安白紧张而急切的声音,“宁婉,是不是傅霆在你身边?”

    “安白……”宁婉正要说话,手机已经被傅霆抓在手里。他利落的挂断关机,将手机丢在一边。

    “傅总,你……你想干什么?”

    傅霆俯身,黑曜石般的眸子带着炙热的光芒,一瞬不瞬盯着身下的宁婉,“说你爱我!”

    “哈哈……”宁婉以笑来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傅总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谁会爱你啊……”

    “如果你不爱我,那你为什么会常常盯着我看?”

    宁婉捂着脸,“你长得帅,我看看你你又不少块肉,而且我不只看你,我还偷看安白和希伯来呢!”

    红色的唇被傅霆紧紧压住,宁婉浑身一颤。

    傅霆如一只豹子,狠狠亲吻着身下的人,不给宁婉一丝说话的机会。

    “呜呜……”宁婉感觉头有些晕,她知道这不是酒精的作用,而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

    傅霆的手下移,一寸寸摸索着……

    宁婉的脑袋里已经是一团浆糊,视线也渐渐模糊。在这个异国他乡,她是不是可以沉沦一下?

    “看着我……”

    宁婉的下颚被傅霆钳住,被迫看向傅霆。

    “那晚太黑,什么也看不到,今晚,我会看个清楚。”

    宁婉如白瓷般的肌.肤都是粉色的痕迹,贝齿咬着红唇,松开又咬动,不知所措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傅霆受不了宁婉如此惑人的模样,打横抱起她,紧接着身体覆盖上来。

    “傅霆……”宁婉感觉到身体在发烫,像是在火堆里烤一般。与此同时,她的理智和感情在拉扯着,努力思忖着拒绝傅霆的话。

    “我更喜欢你叫我霆……”

    宁婉告诉自己要冷静,要理智,可是在傅霆再次吻过来时,她的内心变得更乱,脑袋里更是空白一片。

    夜色更深,室内的温度更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