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四十二章 去你的两情相悦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头疼,疼的宁婉不愿睁开眼睛。

    手机铃声不知疲惫,继续响着,持续了近一分钟。

    宁婉躺在床上,眉眼微动,嘟囔着,“谁的电话啊?好讨厌……”

    电话铃声不再响,性感的男子声音响起,“嗯,对,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

    “能不能不说话?”宁婉皱眉睁开了眼,紧接着发出鬼哭狼嚎的尖叫声,“啊——”

    躺在宁婉身侧的男子揉着眉心,缓缓睁开了眼,“大清早叫什么?”

    宁婉裹着被单转了一圈从床上站起来,站稳之后,发现全身像是被车碾压过,十分的难受,“傅霆你没有搞错?你在我房间还嫌弃我叫?”

    事实上真正的问题不在这里,宁婉看到床上一丝不挂的傅霆,耳朵和脸颊像是烫伤了一般……

    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宁婉努力想着,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被傅霆带到了房间里,后来两人对峙了好久,再后来……

    “这是我的房间。”傅霆翻身起来,拿起扔在床尾凳上的衬衣和裤子闻了闻,又丢到一侧,“都是你身上的酒味,难闻死了。”

    “傅霆,你无耻!”

    傅霆把白色的衬衣裹在腰间,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肌,“我无耻吗?事实上在我看来是我们两情相悦。”

    “去你的两情相悦!”宁婉红着脸,抓起床头的一个羽绒枕扔过去。

    轻而易举接住羽绒枕,傅霆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昨晚你醉的没有那么严重。”

    “你……你什么意思?”宁婉发现傅霆无赖起来也很可怕。

    “昨晚我刚带你回来时,你的确有几分醉意,可后来听你说话,感觉你醉的没那么厉害,所以我说我们两情相悦并没有错。”

    一时之间,宁婉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心里憋了一股气,烦闷又气恼。

    傅霆轻笑着走过去,大手从宁婉的腰侧滑过,“好了,不生气了,是我霸王硬上弓好吗?”

    “你让开!”宁婉推了傅霆一把,转过身去。

    傅霆转身,将下巴搭在宁婉的肩头,语气十分轻快,“又不是第一次,还这么害羞?”

    又不是第一次?宁婉的心脏几乎停止,四年前那晚的男人真的是傅霆?

    傅霆盯着宁婉娇羞的脸蛋看了会,忽然弯腰将其抱到了床上。

    宁婉大惊,羞恼异常,“傅霆你想干……干什么?”

    “你不知道吗?男人早晨都特别……”后面的话语,傅霆压在宁婉的耳边说着。

    宁婉的脸红的不像话,如临大敌一般,双手紧紧抱着身体,“傅霆,你冷静点……”

    “我比任何时候都冷静。”傅霆大大的眸子眯起,笑容从眼底延伸到脸上。

    帅气的模样,迷人的微笑,无一不吸引着宁婉。

    宁婉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动不动看着傅霆。她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傅霆的?她不知道,因为她一直在躲避,刻意躲避!

    傅霆的食指轻点着宁婉的唇,声音轻柔而魅惑,“昨晚的三条还记得吗?”

    什么劳什子的三条?宁婉现在一条都记不住。

    “忘了?”傅霆呵呵笑着,高挺的鼻梁顶着宁婉的秀挺鼻尖,“那我要不要做点什么让你想起来?”

    宁婉心跳加速,身体微颤。

    她虽然记不起昨晚的事情,可是身体却敏感的很,傅霆的大手伸过来,她已经全身颤粟。

    “傅……傅总,我想你误会了什么。”先不说别的,如果两人真得在一起,宁瑜这一关她都过不了,还有父亲……

    虽然dna检测结果还没出来,傅霆已经认定宁婉就是四年前的女人。面对给自己生了孩子的女子,他对宁婉只有好感,强烈的欲望让他想要抱住她,疼爱她。

    “嗯?”傅霆玩性大起,挑起宁婉的一缕头发放在手中把玩着。

    宁婉被傅霆压在身下,一动不敢动,就连呼吸都很是急促,“昨晚……昨晚是个误会,以后……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四年前你带着我的孩子离开,现在你又要干什么?”傅霆看似在笑,但那双眼睛已出现寒冰。

    “我……”

    傅霆把宁婉搂在怀里,闷声在她脑后说:“以前的事情我原谅你,但前提是你必须乖乖的,听明白了吗?”

    宁婉心跳如鼓,茫然不知所措。

    稍许,傅霆又说:“等你学完回国,搬过去。”

    宁婉秉着呼吸听完,“傅总,我和修禹过得挺好的,不需要搬走。”

    “你不搬走,难道让安白那家伙一直缠着你?”

    “安白是我朋友。”

    傅霆冷笑一声,“打着朋友的旗号想和你在一起吧?”

    “那傅总是不是打着工作的旗号和我在一起?”想到傅霆做出的种种,宁婉转身与他面对面,“一定是这样对不对?”

    傅霆捏了捏宁婉的鼻尖,“你还不算太笨。”

    当时经由安青提醒,宁婉心里多少明白,只是不敢确认,现在听傅霆这么说,撇嘴道:“果真是心思诡异的资本主义。”

    “你这是在夸奖我吗?”傅霆撑着侧脸看着身旁的宁婉,“我建议换一种夸奖的方式。”

    宁婉裹着被单盖住脸,“我才不要!”

    “一会吃过早饭,我带你去逛逛。”

    宁婉把被单拿开,“不要,我要去上课。”

    “上什么劳什子的课?”傅霆以为希伯来不会对宁婉有好感,没想到自己理解错误,如果不是自己赶过来,宁婉可能就要沦陷了。

    “我真的要上课!”宁婉说得斩钉截铁。

    傅霆搂着宁婉的要贴近自己,“可以啊,我陪你一起上课。”

    “傅霆,你是疯了吧?”如果让傅霆跟着,宁婉认为自己一定会成为全班的笑柄,还会让上课的希伯来难堪。

    “那我现在让你选择,陪我出去玩或者是让我和你一起上课,二选一。”

    宁婉秀眉拧起,小声问:“有……有第三种选择吗?”

    傅霆摸着下巴,“的确还有第三种选择,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我可不可以不……”

    傅霆的唇忽然盖住宁婉的唇,不给宁婉拒绝的机会。

    “呜呜……”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傅霆看了一眼,起身拿着电话往卧室外面走去。

    宁婉立即穿上衣服,找到手机开机,收到好几条信息,均是安白和安青两兄妹的。

    想了想,宁婉决定先给安青回电话,“安青,昨晚我手机没电了。嗯,我很好,你……”

    话未说完,傅霆愤怒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宁婉,原来你一直在骗我,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