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千钧一发之际,柳方正眼疾手快伸出了手,“婉婉,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宁婉无措站着,不敢去看身边的傅霆。

    在众人的簇拥下,傅霆走向台上。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柳方正扶着宁婉,询问着意见,“还是现在离开?”

    宁婉像是丢了魂一般,呐呐的点了点头,“坐……坐下吧。”

    熟悉而性感的男性嗓音缓缓传来,台下的众人安静下来。宁婉交握着手坐在椅子上,几缕发丝刚好遮住眼睛,柳方正看不清她的神色。

    宁婉觉得十分恍惚,明明昨晚傅霆还在自己身边,现在却冷漠的像个陌生人。小腹有些坠胀,传来阵阵疼痛……

    “婉婉,你是不是和傅总发生了什么?”

    宁婉低着头,神色冰冷,“我不喜欢别人打探我的隐私。”

    柳方正轻轻叹息,似是十分难过,“婉婉,你怎么像是捂不住的石头,任我对你怎么好,你都对我冷冰冰的。”

    现在宁婉心里杂乱无章,根本无法给柳方正好脸色。

    不过细想下来,柳方正的确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宁婉缓了缓神色,“不好意思,我心情不好。”

    “没关系,你对我发脾气,那是因为你把我当自己人。”

    “你们可以小点声吗?”一个中国留学生斜眼看着两人,黑着脸说,“这里是听讲座的地方,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

    “不好意思。”宁婉起身,猫着腰往报告厅门口走去。

    柳方正见状,急忙跟上去。

    站在高处的傅霆暂且停止了眼睛,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台下有人提醒,傅霆才重新开始演讲。

    宁婉闷着头走在校园里,不知不觉走到了湖边。

    湖水下面是一层厚厚的鹅卵石,水面干净清澈,游鱼嬉戏。湖边的几颗大石头边,坐着一对情侣,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吻着。

    宁婉扭头,往一侧走去。

    绕着湖走了一圈又一圈,宁婉的胸.口还是隐隐作痛。

    柳方正一直跟在宁婉身旁,“婉婉,我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不好!”安白一袭浅灰色衣衫,面色白净,眼眸温柔,优雅的身姿如同谪仙,美的不真实。

    宁婉回头,看到眼前的人,心里的委屈溢上来,眼里泛着泪水。在她看来,安白不仅是重要的朋友,更是亲人一般的存在……

    “安白……”宁婉咬着唇叫了一声。

    委屈如斯的宁婉深深勾住了安白的心,安白轻轻搂住了宁婉,“是不是受委屈了?”

    啪嗒——一滴眼泪落下来。

    宁婉抬起手背擦了擦眼角,哑着声音努力笑着,“没有啦,我好着呢。”

    “真的?”安白放开宁婉,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强忍着。”

    宁婉退后一步,“真的没有事。”

    安白像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揉了揉宁婉的头,“你这个丫头,总是逞强,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好不好?”

    “好……对了,你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宁婉抬眸,眼睛一缩。

    “家里和法国一个公司有业务来往,所以我……”

    安白后面的话宁婉没听进去,傅霆的演讲结束了?

    柳方正对傅霆点点头,“傅总。”

    安白转身,朝傅霆伸出了手,“傅总,别来无恙。”

    两人目光对视,一个冰冷至极,一个温柔如水。

    “跟我走!”傅霆转身离开。

    宁婉知道傅霆是在和自己说话,压下早晨的不愉快,快步跟上去。

    “慢着——”安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保温杯,“带着这个,晚上我在酒店等你。”

    这话颇有歧义,令人浮想联翩。傅霆步伐微顿,甩着袖子坐进了车里。

    “嗯?”宁婉还有些茫然。

    “每个月的中旬你总是会不舒服,这是红糖姜水,如果实在不舒服给我打电话,这几天我会一直在法国。”

    宁婉心里一阵感动,“谢谢你安白。”

    黑色轿车里,温度极低,像是大雪纷飞的户外。宁婉双手抱着保温杯,瑟缩在一侧。经安白一说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亲戚就要光临了……

    傅霆的脸冷若冰霜,“宁婉,你魅力真大。”

    暂且放下心里的难受,宁婉好不犹豫的怼回去,“我的魅力想必傅总已经见识过!”

    “你说什么?”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如冬日里的海浪,寒冷刺骨。

    “如果不是我魅力大,想必傅总也不会让我留宿!”

    “唔……”宁婉的手腕生疼,低头一看,傅霆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纤细的手腕,“傅总,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你就凭你,也配?”傅霆吐出嘲讽的话,松开了手。

    宁婉轻轻揉着手腕,默默咽下心里的苦涩,“对,我的确不配,以后还请傅总高抬贵手放过我。”

    傅霆扬起嘴角,发出冷笑。

    “以后,我只负责自己的工作,至于会议记录,制作ppt,打印文件等零碎活,还请傅总自己找人处理。”

    “宁婉,我是老板!”

    肚子隐隐作动,宁婉却笑的明媚,“对呢,您是老板。我一直认为,老板应该有自己的分寸和底线,而不是趁着职位之便占便宜!”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傅霆有种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感觉,凌厉的眼神几乎要将宁婉射穿,“没想到……你勾.引男人的技术一流,骂人的本事也是响当当。”

    宁婉身体一颤,宁瑜这么说就算了,连傅霆这么说。还好自己并没有完全爱上傅霆,可以全身而退的。

    “傅总说笑了,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我总要学会自保。”

    “你的自保就是利用你身边的每一个男人?”

    “傅总这话什么意思?”宁修禹出生后的这几年,是她最累也是过得最幸福的时刻,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从未想过利用身边的男人。

    傅霆侧着身体,一寸寸逼近宁婉。

    稍许,带着淡淡烟草味的灼热呼吸喷在宁婉脸上,“之前在m国利用安白,跟我出去出差还勾了一个柳方正回来,现在在法国学习又勾.搭上希伯来,昨晚还……”

    宁婉气不过,顺着傅霆的话说下去,“昨晚还睡了自己的大老板,呵呵,我宁婉还真是厉害!我都忍不住为自己鼓掌了!”

    “停车!”

    两人吵架,法国司机听了一个大概,一直战战兢兢的,听到傅霆的命令,立即把车子停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