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五十六章 默默接受事实
    厚重的遮阳窗帘挡住了外面的阳光,室内如黑夜一般。

    超大size的床上躺着一名女子,女子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紧紧皱着眉头,挥手打着什么东西。

    “婉婉,你怎么这么能睡?”

    宁婉刚刚松开的眉又皱起,“好烦啊,怎么哪哪都有柳变态?”

    “柳变态?”柳方正一点都没有恼怒,反而露出淡淡笑容,“这是你给我的特殊爱称吗?其实我还挺喜欢的。而且,没想到婉婉做梦都会梦到我。”

    柳变态的声音为什么在自己耳边?宁婉突然睁开了眼,室内一片黑暗,她看不怎么真切,但眼前的人似乎是……柳方正?

    柳方正摁向床头的一个圆形按钮,窗帘缓缓打开,室内渐渐明亮起来。

    看到眼前的人,宁婉红唇微张,目光呆滞,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婉婉,你总算醒了啊?”柳方正把玩着宁婉的一缕头发,露出足以颠倒众生的笑。

    宁婉低头一看,自己只穿一身睡衣,昨晚穿的衣服则被叠好放置在床尾凳上。

    好半天,宁婉渐渐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怎么会在这里?”

    “昨晚你喝多了,非要来我这里看看,所以……”柳方正眨了眨那双桃花眼,忽然靠近宁婉,“所以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咯。怎么样?得偿所愿的感觉如何?”

    宁婉裹着被单,一点点退后,“柳总,如果真是这样,你怎么就没拒绝我?”

    “像婉婉这样的美女我怎么会拒绝?我巴不得你天天住在我这里呢。”

    “像柳总这么美貌的男子,我也不应该拒绝的。”宁婉打量着房间。

    这个卧室不算很大,但室内十分干净,各种东西也摆放的十分整齐。

    柳方正眼里的笑意不变,声音性感至极,“你真的这么认为?”

    宁婉笑了笑,“当然啦,以柳总这副模样和身材,即便是在夜总会那也是头牌,而且去夜总会也要花钱不是?现在有免费的,我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柳方正再也笑不下去,“原来在你眼里,我和鸭子一个级别。”

    “不不不,你比鸭子好多了。”宁婉拍拍柳方正的肩膀,“毕竟你还有一个柳氏总裁的身份!”

    “宁——婉——”

    没给柳方正说好的机会,宁婉裹着被单跳下床,抱着自己的衣服冲进了洗漱室。

    嘭嘭——柳方正大力敲打着门板。

    宁婉脱掉身上的睡衣,迅速换上自己的衣服。

    门外,柳方正一直敲个不停,“宁婉,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好了好了,催什么……”

    宁婉刚刚打开一个门缝,柳方正已经推开了门。

    柳方正一步步前进,宁婉一步步后退,两人的身体紧紧接触,宁婉在柳方正的眼里看到了愤怒。

    “婉婉……”柳方正声音清冷,钳住了宁婉的下颚,趴在她嘴角轻轻说,“就凭你刚刚说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再让你尝尝我的味道?”

    宁婉的身后是洗手台,根本无法后退,“柳总,我刚刚和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

    “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可笑。”

    “柳总之前在那个地方工作,我还以为柳总不介意我开那样的玩笑呢。”宁婉秉着呼吸,此时此刻,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柳方正灼热的呼吸。

    柳方正手上的力道轻了几分,却依然没有松开宁婉的下颚,“的确,我不应该介意你这么说,毕竟你昨晚和一个鸭子上了床,怎么样?对此感觉如何?”

    宁婉紧紧抓住了洗漱台的边缘,脸色泛白,“如果我真的和柳总发生了关系,柳总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哦?你还要补偿?毕竟睡了我这样的高级鸭子,你应该付我钱才是。”

    鸭子这个梗似乎过不去了,宁婉嘿嘿一笑,“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总是吃亏些的。”

    “我没嫌弃你生过孩子就不错了,你还跟我说这个?我还是个处我都没说什么!”

    宁婉恨不得捏死眼前的人,内心挣扎了很久忽然听到了重点,柳方正说他还是个处?

    “哈哈……”

    “你个该死的女人!”柳方正压着宁婉的后脑勺,狠狠亲上来……

    宁婉瞪大了眼睛,在柳方正即将亲上来的那一刻,狠狠的推开了他,“柳总,这睡也睡了,你不想补偿我还想要得寸进尺,这样不好吧?”

    柳方正缓缓放开了宁婉,“你想要什么?”

    “和柳氏的合同。”

    ……

    宁修禹和安白、安青兄妹俩站在柳家的别墅门口,摁了门铃,敲了门,好半天都没得到回应。

    安青狠狠踢了铁门一脚,捂着脚蹦了起来,“疼疼……”

    “不行我们翻进去找人。”

    安青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安白,“哥,我从没想过温文尔雅的你会说出翻墙这样的话。最重要的,这句台词应该是我的吧?”

    “安白叔叔,把手机给我用用。”指不上眼前的两位,宁修禹打算找其他救助。

    二十多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宾利出现在别墅门口。在宾利车后面,还跟着两辆黑色的路虎车。

    宾利车车门打开,傅霆穿着一身深灰色西装走出来。

    “帅哥哥,你想办法帮我把妈妈叫出来吧?”

    安青敲了敲宁修禹的额头,“你怎么回事?怎么把他给叫过来了?”

    “多一个人多一个办法。”宁修禹把希望都寄托在傅霆身上,拽着他的西装衣摆道,“帅哥哥,你说怎么办?”

    傅霆朝后面的车子挥了挥手,立即从车上下来八个身穿黑色紧身服,全森腱子肉的男子。

    “你们进去看看。”

    八名男子发出响亮的声音,“是——”

    只见八名男子动作轻盈,爬墙和走平地一般轻松,立即跳过去,朝里面的门走去。

    “傅总,你这算是私闯民宅吧?”安青看傅霆哪都不顺眼。

    傅霆盯着前方,“你有更好的办法?”

    安青不知道如何回答,回头看向一边的安白。安白摇了摇头,神色平静淡然。

    “你们什么人?竟然私闯民宅!”柳方正穿着一身淡黄色格子家居服出现在门口,脸色十分不悦,“如果你们再往前走一步,我现在立即就报警。”

    “我看到宁小婉了!”

    听到宁修禹的声音,傅霆等人立即看过去。

    宁婉就跟在柳方正身后,衣着整齐,面色有些苍白。

    “你找来的人?”柳方正看向一边的宁婉。

    宁婉连忙否认,“怎么可能?自从我醒来,你不是一直在和我在一起吗?”

    “不是你找的人,那……”

    “柳总,这些是我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