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五十九章 阴阳怪气的某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了下午下班点,陆陆续续有职工离开。

    “宁婉,下班了。”

    “好。”宁婉对王秘书笑笑,累了一天终于下班了,好想回到家躺在床上,美美的休息一番。

    收拾好东西,宁婉站在傅氏门口等车。

    直觉告诉宁婉背后有人盯着自己看,当她回头时,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一会,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宁婉跟前,车窗打开,柳方正探出胳膊对她挥手,“婉婉,上车。”

    “柳总?”

    “以我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再叫我柳总似乎不合适吧?”

    宁婉看看周围,忽然见某个黑脸阎王从公司里出来,低眉道:“傅总好。”

    傅霆目视前方,似是没看到宁婉这个人。

    “傅总,好巧。”

    “在傅氏门口遇到我,不巧。”傅霆冷冷说完,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他对柳方正点点头,“柳总,一会见。”

    “一会见。”柳方正瞟了一眼离开的黑色轿车,对宁婉笑笑,“婉婉,陪我去吃饭吧?”

    宁婉提着包往反方向走,今天早晨的事情完全是权衡之下做出的决定,她才不要陪柳方正去吃饭呢。

    柳方正开车往后倒退,慢悠悠跟着宁婉,“我这样行车,被发现会被罚款的。”

    “你知道就好。”

    “哎呀,看你一点也不心疼我。不过我们两个人的约定你不会忘了吧?”

    那叫什么狗屁约定?宁婉在心里咒骂着,乖乖坐上了柳方正的车,“送我回家,谢谢。”

    柳方正笑的从容而淡定,“不用道谢,因为我没想要送你回家。”

    “那请问柳总你要带我去哪?”

    “婉婉,我很不喜欢你叫我柳总,你知道我喜欢听你叫我什么的。”

    宁婉略有所思,“正正?”

    “嗯。”

    想到柳方正和傅霆刚刚的对话,宁婉若无其事的问:“你和傅总有约,带我去干什么?”

    “我不是和傅总有约,是和一个商界的前辈有约。”

    这么说,傅霆也要去参加这个前辈的邀约?

    柳方正开车停在一栋别墅门口,“婉婉,到了。”

    下车以后,柳方正绕到副驾驶座给宁婉开门,“进去以后可能会有很多你熟悉的人。”

    “哦。”

    这是一个私人小型聚会,来的人不多。男均是西装革履,女的大都穿着高档礼服,大家风度翩翩,礼貌有加。

    宁婉低头看自己。

    “没事,我家婉婉穿套装碾压她们那些穿礼服的。”

    宁婉嘴角一抽,跟着柳方正往里面走,搜寻着熟悉的身影。

    人群中,一个身材挺拔,腿部比例修长的男子正在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说话,在他身边站着一身湖蓝色长裙的女子。

    即便只是一个背影,宁婉还是轻松的认出了傅霆和他身边的宁瑜。

    “走,婉婉,”柳方正撑起胳膊,示意宁婉挎上自己的胳膊,“我们也去打声招呼。”

    “宁婉——”

    宁婉回头,看到了安白那张苍白的脸。

    “安白,你也在这?”宁婉松开柳方正的胳膊,朝安白走去。

    柳方正轻轻摇头,跟了上去,“你先和安总说话,我先去和李老打声招呼。”

    说罢,转身离开,安白却还在望着他的身影发呆。

    “安白?”宁婉在安白面前晃了晃手。

    安白轻咳,终于把视线收回来,“婉婉,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一聊好不好?”

    “当然好了。”

    来到花园的木质藤一上,两人不约而同抬起头看向头顶的月光。

    黑色的幕布上,那轮弯弯的下弦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美丽而温馨。

    以前在m国的时候,安白经常带着宁婉和宁修禹去野外宿营,看星星。如今,他只觉得自己和宁婉的距离越来越远。

    “安白,我听修禹说你找了我一个晚上,谢谢你。”

    “没事。”安白脸上本有几分疲倦,此时因为宁婉的话而变得精神起来,“宁婉,你和柳……”

    一个黑色身影朝这边走来,安白收起了话。

    傅霆的视线在两人脸上逡巡着,最后直接忽略宁婉和安白打招呼,“李老好像在找安总。”

    “多谢傅总,”安白低声对宁婉说,“回头我找你。”

    “好。”

    “人都走了还盯着看什么?”傅霆坐在安白刚刚坐的样子上,摸出一支烟在手里弹了弹,“一个安白,一个柳方正,你也不怕自己后院起火。”

    傅霆刚坐下,一股酒味袭来。

    宁婉轻掩鼻子,往一侧坐坐。

    这个细微的动作没逃过傅霆的眼神,他深邃的眸子更加深沉。

    在傅霆眼里,自己就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女人。宁婉闭上眼冷静了几秒钟,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清冷,“傅总,之前你一边让我在顶楼工作,一边和宁瑜交往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后院起火?”

    宁婉的话像是一把利剑,深深刺进傅霆的胸腔。

    傅霆额头上的青筋跳动,整个人的面部表情有些扭曲,“宁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呵呵……”宁婉拍拍傅霆的肩膀,“我不过是在和你开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呢?傅总,外面好冷,我先进去了。”

    “站住!”

    一阵清风吹来,吹乱了宁婉额前的碎发。

    昏暗的灯光下,宁婉笑得云淡风轻,似是在笑自己,又似在笑傅霆,“傅总想和我说什么?”

    “你……”

    “你先别说,”宁婉弯起修长的手指和拇指,摸着下巴说,“哦,让我猜猜,傅总肯定又想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提醒我洁身自好,不要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什么的。其实傅总不用对我这么上心,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实习生,毕业以后一定会离开傅氏。”

    “你以为你想离开就能离开?你当傅氏是什么地方?”傅霆缓缓站起来,带着阴冷的笑容一步步靠近宁婉。

    “傅总不会真的喜欢我,打算让我在傅氏一辈子吧?”

    傅霆冷笑,“喜欢,你还不够资格!至于你的去与留,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既然如此,请傅总高抬贵手放了我这个小员工,我一定会感激不尽。”

    “你有柳氏这个大靠山,何必在我这里屈尊纡贵?”

    宁婉觉得傅霆有些不正常,前一秒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离开,现在的意思又似乎想让自己离开,到底哪个才是他真正的想法?

    “傅总出来这么久,女朋友肯定等着急了吧?傅总,请吧。”

    傅霆嘴角一扬,声音冰冷,“你不是担心宁瑜等着急,是你担心你的柳方正等着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