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六十章 熟悉的味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远处,传来柳方正的声音,“婉婉,你在哪?”

    另一头,宁瑜也朝这边走来,“霆?”

    傅霆左右看了一眼,忽然抓住了宁婉的手腕往中间的小路走去。

    前方小路一片昏暗,不知道通往哪里。

    “傅总,你要带我去哪?”宁婉自知跟着傅霆不会有什么好事,路过一棵大树时,忽然甩开傅霆的手抱住了大树。

    傅霆阴冷冷看着宁婉,抓起了宁婉一只胳膊。

    宁婉双腿盘在大树上,一只胳膊紧紧抱着大树。

    拉扯间,不知道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两人谁也没有在意,一直在拉扯着。

    “傅总,你别这样……”

    “你可以继续抱着大树,明天我会让人事部给你办理辞退手续……”

    屡试不爽的要挟手段,最后还是生效了。

    “傅总,我跟您走。”

    傅霆带着宁婉走向小路深处,拿出手机打电话,“来小门接我。”

    宁婉耐着性子又问:“傅总,你要带我去哪?”

    傅霆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拉着宁婉上车,关门,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开车。”

    前后遮挡板放下,将后座隔离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狭小的空间,目光灼热的傅霆,空气里还有淡淡的烟草味。宁婉紧紧靠在门边,拉了拉门把手,心中有些害怕,傅霆想要干什么?

    “傅总,有话我们好好说……”

    傅霆脸上出现邪魅的笑,和之前冷冰冰的模样截然不同,“我是打算和你好好说话,可是我发现你不肯呢。”

    宁婉在心里咒骂,明明是你不想和我好好说话,现在竟然还倒打一耙!

    “傅总您说的是,以后我对您说话一定毕恭毕敬,小心翼翼,不会再顶撞您,惹您生气。”宁婉低眉顺眼说着,只求傅霆能够赶紧停车把门锁打开。

    “现在知道求饶了?”

    宁婉一而再再而三告诫自己不要顶撞傅霆,“对对,我错了,傅总说的话都是对的。”

    “哼,这么敷衍的求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傅霆摊开手,“我的烟掉了,你说怎么办?”

    “您再点一根?”

    “也好。”傅霆把一包烟丢在宁婉的大.腿上,其意思十分明显。

    宁婉笨拙的抽出一根烟,学着傅霆的动作夹在手里,凑到傅霆跟前。

    性感的唇,在法国那晚的慌乱,无一不出现在宁婉的脑海里。

    宁婉的手一抖,烟落了下去。

    “不好意思傅总。”宁婉又拿出一根烟放在傅霆嘴边,傅霆轻轻张嘴含住,“还愣着干什么?”

    “打……打火机。”宁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抖。

    傅霆叼着烟闭上了眼,“口袋里。”

    是上衣口袋还是下衣口袋?宁婉的小手往他的上衣口袋摸去,没有,她又往下衣口袋摸去……

    单薄的西装裤下,宁婉感受到了他的体温,手一僵,好在及时拿到了打火机。

    宁婉打火的动作也十分笨拙,打了好几次都没打成功。

    “第一次给人点火?”傅霆的脑海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睁开眼了眼,“修禹的爸爸是谁?”

    宁婉倒吸了一口气,这个问题傅霆曾无数次的问过,这次又问是什么意思?

    “傅总,孩子不是你的,我想你也没必要操心孩子的父亲是谁吧?”

    “你说什么?”傅霆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眨眼间,他反身将宁婉压在椅背上。

    距离太近,宁婉在傅霆的眸子里看到了浓浓的怒火。

    “傅……傅总,我刚刚没忍住随便说的,你……你可不要太在意。”宁婉轻轻推着傅霆,奈何傅霆纹丝不动。

    宁婉心急如焚,内心如小鹿乱撞,颤抖的手晃了晃打火机,“我帮你打火,您放我下车?”

    傅霆不动声色,一直看着某处。

    宁婉低头,领口的第二颗白色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傅霆看的方向,正是……

    火红色文胸花边,如珍珠般的莹白肌.肤,傅霆呼吸一顿,心中蓦然升起一股邪火。

    随着傅霆的靠近,宁婉能够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和烟味。

    傅霆喉结耸动,盯着宁婉的红唇一寸寸靠近……

    宁婉顿时铃声大作,小手紧张的压在胸口。

    这几天,傅霆像是着了魔一般,总是想起在法国的那一晚。如今看到宁婉和柳方正确定关系,心中的火气憋了一天,一直未曾消退。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

    “傅总,要不你把我放在路边,我自己回家就行。”

    傅霆的唇毫无征兆的落下来,紧紧的压在宁婉的红唇上。宁婉脑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思考。

    在法国的短暂甜蜜,像是爱情的绳索,将两人紧紧缠绕在一起。

    唇齿相依,傅霆想到了四年前的那晚,黑暗中,他隐隐约约记得那个熟悉的味道,和现在宁婉的味道如出一辙。

    于是,他越发沉浸在这个吻里。

    宁婉的手松开又握紧,几次反反复复,依然不知道是推开傅霆还是任由他如此。

    浓浓的酒味和烟味像是催化剂,让他舍不得放开眼前的人。

    这个吻深切而绵长,直到宁婉被吻得气喘吁吁傅霆才放开。

    傅霆的额头抵在宁婉的头顶,瞳孔里都是宁婉的模样。

    “傅总,你是有女朋友的人!”说出话的同时,宁婉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傅霆轻笑,在宁婉的耳畔发出轻微的声音,“你身边有柳方正,我也没见你推开我。”

    宁婉羞恼至极,狠狠推开傅霆。傅霆抓着宁婉的手腕,将其压在她的脑后,“现在想要推开我,是不是晚了?”

    “傅总,刚刚很抱歉,现在我可以下车了吗?”

    “让我浅尝辄止就放开你,这似乎不可能。”

    宁婉抓着衣领紧紧贴在椅背上,诸不知这样小白兔的惊恐模样,越是激发傅霆眼中的浓浓欲.火。

    “今晚,你哪都别想去。”

    “傅总,”宁婉心一横,故意做出一副烟柳巷女子的模样,小手抚摸着傅霆硬朗的俊颜,指尖从他的鼻梁一点点滑落在他的嘴边,“我身上可能还有柳方正留下的痕迹和味道,你确定今晚要和我在一起?”

    “呼——”傅霆大口喘着气,如一只濒临暴怒边缘的狮子,眼睛红彤彤,声音阴冷又高亢,“停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