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爹地宠上天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演了
    </h1>

    夜风一吹,宁婉顿时有些清醒,只是唇上的灼热似乎在说明着刚刚的吻有多激烈。

    一路路走走停停,宁婉走到了楼底下。

    “婉婉——”

    四年前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如今在黑夜里突然响起,让宁婉措手不及。

    控制好情绪,宁婉缓缓转头。

    花坛边站着一个男子,正一瞬不瞬看着宁婉。

    男子身穿灰色休闲西装,一米八左右的个头,五官周正,笑容满面,似乎还带着几分小激动和小紧张。

    多年前,宁婉很迷恋眼前这个男人。

    “婉婉,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男人轻轻叹息,一步步走向宁婉。

    宁婉的表情早已回归冷寂,抬眸间,眼里的温度极低,“卢展!好久不见。”

    “婉婉,我好想你……”卢展走近,张开双臂想要拥抱宁婉。

    宁婉退后一步,刚好避开卢展的手臂。

    卢展没觉得尴尬,脸上有稍许受伤的神情,“婉婉,你还是没有原谅我对吗?”

    以前,卢展也曾像现在这般会演戏,自己才会心甘情愿一次次的上当受骗。然而经过四年前的事件,宁婉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卢展,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卢展的手放在胸.口,一副受伤的模样,“你的一颦一笑已经印在了我心里,我不可能放过你的。”

    宁婉冷然看着卢展演戏,他不去当演员还真是浪费!和宁瑜简直一个级别!

    “婉婉,你是不是特别恨我?”低头,再抬头时,卢展的眼里已经出现泪光。

    宁婉低头在手提包里翻找着,找出一包纸巾递过去,“这里没有别人,别演了,擦擦眼泪吧。”

    卢展没有接纸巾,身形不稳退后了半步,“婉婉你在说什么?这些年来,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在你眼里,我……我是不是特别不堪?”

    刚刚去m国的时候,宁婉每晚都会想起卢展。

    交往那么长时间,她把自己的青春交给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只给了自己一个可怕的教训。

    “你联合宁瑜把我送上别的男人的床,你让我怎么想你?”

    卢展忽然上前握住了宁婉的胳膊,激动的样子就像自己才是那个最无辜的人,“婉婉,当年是我不对,可我也是受害者啊。”

    宁婉轻轻推开卢展的手,冰冷冷看过去,“不要再演了,再演就过了。”

    卢展连连摇头,“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是被逼的。”

    “哦,那你真的好不容易。”

    “婉婉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知道你肯定恨死了我……”卢展含着泪,声音微弱,“当年,宁瑜以我家中的老母亲威胁我,让我一定把你送到酒店房间,不然……不然她就对我的老母亲不利。”

    卢展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母亲一个将卢展抚养长大,真的很不容易。宁婉曾将卢展的母亲当成自己的妈妈喜爱,经常过去陪她,给她买衣服,做饭……

    一切都因为那晚戛然而止。

    “你知道宁瑜是什么个性,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当年你受苦了,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宁婉动了动胳膊,叹息着。

    卢展往前走了一步,见宁婉一脸戒备退后,忙停下了脚步,“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是吗?”

    “没有啊,我都相信。”宁婉胡乱敷衍着,“你还想说什么赶紧说,我真的要上去了。”

    “当年那件事发生后,我很是自责,等到去找你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你了。现在得知你回来,我一直偷偷跟着你,直到今天我才鼓起勇气和你见面。”

    原来这几天跟踪自己的人是卢展……

    “我说过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宁婉转身离开。

    “婉婉你别走!”卢展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宁婉。

    宁婉觉得恶心,狠力拉开卢展的胳膊,冷漠转身,“卢展,充其量你只是我的前男友,现在我和你毫无关系,还请你自重。”

    “你知不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的?”

    卢展怎么过的宁婉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过得很不容易,当然,她也要感谢卢展。

    “我有个可爱的儿子你知道吗?”

    卢展早已知情,如今却摇头,“我不知道。”

    “我儿子很乖很帅还高智商,我们母子俩感情很好,所以我感激你和宁瑜当年的作为,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也请你好自为之,再见!”

    “婉婉——”卢展快步走到宁婉跟前,“你听我说。”

    “你还想说什么?”宁婉皱眉,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卢展这么难缠?

    “当年是我的不对,是我鬼迷心窍想要害你,但是现在我知道错了,婉婉,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宁婉觉得好笑,“机会这种东西失去了就再也不会有了,不然怎么会叫机会?”

    “婉婉,我们那么长时间的感情,你真的放得下吗?”

    就算放不下,宁婉也逼着自己放下了。

    “我放不下,每晚都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我是一个混蛋,不应该受到宁瑜的要挟,不应该那么残忍的对待你,如果你说恨我,我可以理解。”

    说不恨那是假话。只是一切都随着时间慢慢被淡忘。

    “卢展,你应该庆幸我没有回来报仇,我只想安稳度日,实习完离开华国,你听明白了吗?”

    卢展摇头,“你肯定还在生我的气对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我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我一切都好,不想自己的世界里出现你这样的人!”

    “婉婉,你不要这么无情好吗?”

    论无情,宁婉怎么会比卢展和宁瑜无情?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就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我会好好待你,更会好好待你的孩子,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母子俩。”

    宁婉受不了卢展的纠缠,“不必了,我们母子俩过得很好,不需要你的加入。”

    “婉婉,我知道……”

    “婉婉,这个人是谁啊?”

    十几米外站着一个身材修长且纤细的男子,一步步朝两人这边走来。

    宁婉的眸光闪了闪,刚刚柳方正听了多久?

    柳方正走上前,很自然的搂住了宁婉的肩膀,轻轻刮了刮宁婉的鼻子,“婉婉,如果有人对你不怀好意,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