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二十六章 定情
    苏睿卿由于伤势过重,只得在云梦谷慢慢地养起伤来。为方便照顾,苏睿卿被安置在了如意和夏荷的宿舍。

    孙宾每天都会过来坐一会,话不多,有时候帮忙煎个药,有时候帮忙递个水。在如意和夏荷都没时间的时候,过来陪一下苏睿卿。

    苏睿卿渐渐伤势也有所好转,两人偶尔也会聊几句。更多的时候是苏睿卿在睡觉,孙宾在看一本兵法书。后来苏睿卿清醒的时候多了起来,两人聊得话题也多了。

    苏睿卿很喜欢孙宾的睿智和才华,喜欢看他讲兵法的样子,就连他低头看书沉默寡言的样子,她都觉得好看,总是希望孙宾能多些时间陪她。苏睿卿觉得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

    有时候她也会把孙宾和师兄对比一下,两个人都很深沉,但是孙宾只是性格内敛,心思却很单纯,而师兄则是心思极深,根本让人看不透,有的时候其实她是有点怕师兄的,不敢靠近。而孙宾不同,他身上有很强的亲和力,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日,如意和夏荷都要去上课。小炉子上还煎着药。孙宾匆匆赶过来时,看着苏睿卿还在睡,便替她掩了掩被角,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小炉子旁坐下看着药,拿出一本兵法书看了起来。

    其实孙宾进来时,苏睿卿就已经醒了,只是有些不好意思,便在那里假寐。她看着孙宾坐下便悄悄的睁眼看他。俊朗的面庞,温和而专注的神情,深思时微微蹙起眉头,苏睿卿看得心头犹如小鹿乱撞。

    孙宾看药煎好了,倒在碗里,准备端过去给苏睿卿喝,一回头就看见苏睿卿一双漂亮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一看自己看过来,又左右躲闪不敢看他。

    孙宾温和地笑了,“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苏睿卿轻轻地“嗯”了一声,耳后已起了可疑的红晕。孙宾扶着苏睿卿靠在软垫上,端着药碗一勺一勺地喂着,一碗药喂了大半个时辰,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却有一些不一样的情愫悄然酝酿。

    药终于喂完了,孙宾站起来急急地说道,“你且躺躺,我出去看看午饭好了吗?”说着就急急地向房门口走去。还没走出门就听苏睿卿在后面开口叫道,“孙大哥,我喜欢你。”

    孙宾站在门口扶着门框停了下来,表情有些复杂的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苏睿卿,依然没有回复就开门出去了。

    等如意中午来送饭时,就看见苏睿卿睁着一双空洞的大眼无神地望着房梁。

    “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伤口又疼了”如意赶紧过去查看了一下伤口。伤口已经好了大半,再躺个十天半个月应该就可以下床走动走动了。如意一看伤口没事,才松了一口气。但看着苏睿卿的表情又有些担忧。

    苏睿卿缓了缓情绪说道:“我没事,谢谢你,如意。等过几天我能下床了,我就让师兄来接我,就不用再麻烦你们了。”毕竟还是小姑娘,说着说着眼圈就有些泛红。

    如意觉得有些莫名,拍了拍苏睿卿的手背安慰道:“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你救了孙师兄,我们都感激你,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然后如意又笑着打趣道:“是不是在床上待的有些烦了,想出去玩了。”

    苏睿卿听如意打趣才转阴为晴噗嗤笑了出来,“你才想出去玩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苏睿卿已经知道了如意和夏荷是女儿身,对她们的勇气很是佩服,也很信服如意。因为如意大她两岁,她也常叫如意姐姐。

    “既然不是小孩子了,那现在说说刚才是怎么了?”如意笑着问道。

    “姐姐,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苏睿卿犹豫了一下问道。

    如意没想到苏睿卿会问这个问题,一时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对令狐远的感情有些微妙,似亲人,似兄长,又有些似恋人,她自己现在也没搞清楚。

    所以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地答道:“我也不太清楚。”

    苏睿卿也没在意,接着说道:“喜欢一个人就是看到他想到他时会莫名的心跳加快,不在一起的时候会想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在一起的时候即使不说话也觉得很舒服。”

    如意心中一惊,喜欢一个人就是心跳加快吗?那她那天见到令狐远时如雷的心跳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令狐远而不自知吗?

    她和令狐远也经常通信,偶尔她也会算着日子等他的信,难道自己不是挂念安大娘才等他的信的?自己也是白白虚长了睿卿两岁,对感情的事真是一窍不通。

    苏睿卿还在继续说着,“喜欢一个人就是想时时在一起,眼里心里都是他。”

    如意看着苏睿卿认真的问道:“你喜欢孙师兄是吗?”

    苏睿卿心虚地低下头问道:“你也看出来了是吗?可是他不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那天你受伤孙师兄把你抱回来,那可是非常着急的,自己身上一身的伤一点也不在乎,就怕你有个闪失,最后还是师父命令他离开的。”如意回忆着那天的情形认真地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在乎我?”苏睿卿不确定地问如意。

    “他肯定是在乎你的。只是他向来内敛,可能需要些时间。”如意肯定的说道。

    孙宾离开后,便绕到了后山的竹林,心情烦闷的时候,他就爱来竹林里走一走,其实他也感觉出来了苏睿卿喜欢自己,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份感情。于情,他分不清自己是感念她的救命之恩还是喜欢她这个人,于理她是其他国的探子。于情于理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的这份感情。

    日头渐渐转西,林子里光线渐渐暗了下来,孙宾看天色不早踱着步慢慢走出竹林。竹林外鬼谷正在侍弄他的花草,见孙宾过来冲他招了招手。

    “师父。”孙宾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你就是太爱一板一眼。”鬼谷点点头,叹息一声。

    孙宾不明就里,怎么行礼还遭师父嫌弃了。

    鬼谷看孙宾呆愣的样子,有些僵硬地说道:“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遇到一个你喜欢,她也喜欢你的人就更不容易。什么年龄,门第,国别,政见都不是喜欢的附加条件,喜欢的应该只是单纯地这个人。”

    听了师父的教诲,孙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孙宾离开后,如意笑嘻嘻地从竹楼里出来,挽着师父的胳膊撒娇道:“谢谢师父。”

    鬼谷点着如意的鼻尖笑骂道:“就你会给师父出难题,净出这鬼主意。”

    如意也不辩驳,笑道:“我这不是替师兄着急嘛,要不他自己得什么时候才能想通啊。恐怕到时候苏姑娘都该另嫁他人了。”

    “你倒是会替别人操心,你自己呢?”师父无奈地说道。

    如意嘻嘻一笑也不接话,一蹦一跳的跑远了,“师父,我去看看师兄。”

    鬼谷看着如意跑远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转身刚要走进竹楼,就感觉竹林里有气息浮动,鬼谷立刻追了过去。

    如意没有真的去找孙宾,拐到前面花园就慢慢走了起来。经过这两天的事,她也想了很多,她可能真的喜欢上令狐远了。

    如意正想着事情没注意前面的路,一抬头却见前面路中央正站着一女子,轻笼面纱,看不清容貌,但一双眼睛却凄厉的吓人。

    如意蹙了蹙眉,不着痕迹地暗自发力,打算掉头就跑。她看出此女来者不善,而自己又不是她的对手,与其面对未知的危险,不如先避其锋芒。

    如意还未来的及动作,只在转念之间,那名女子便已有了动作,破空而来。如意只来得及断喝一声,“什么人?”借力向后退了数十步,避开了那女子的第一次擒拿。

    那女子见没有一次掳到人,又开始第二次,这一次她没有给如意躲开的机会,直接近身缠上了如意,几招之下就将如意抓在了手上。如意刚想喊人,那女子将一团绢帕塞进她口中,然后带着她几个纵跃便跑远了。整个过程不过几个呼吸之间。

    此时苏秦恰好在假山后的一方大石头上看着落日,听到如意的断喝,一个鲤鱼打挺跳了下来。转过假山却也只来的及远远地看见如意被一女子带走。连样貌都没来得及看见。苏秦见事情不好,赶紧向师父的竹楼跑去。

    而孙宾这边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他从师父的竹楼出来便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如意的宿舍,见苏睿卿在榻上睡着,也没叫醒,只是喃喃道:“那天看见你倒在我的怀里,我是真的很害怕你就这么死了,不过还好你现在还在,还能听我说话,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只是……”

    只见苏睿卿一双长长的睫毛像展翅欲飞的蝴蝶一颤一颤的,她的心跳也像颤动的睫毛一样跳的飞快,同时心里甜滋滋的,苏睿卿还没等到孙宾接下来的话,就听门外跑来的夏荷慌张的喊道:“孙师兄,先生叫你过去,安师兄被人掳走了。”

    苏睿卿愕然的睁开一双大眼睛转头看着夏荷,顾不得孙宾发现她其实是假寐偷听到了他的告白。

    孙宾也很愕然,一方面他没想到苏睿卿其实是假寐,刚才的话她都听见了,一方面是安师弟怎么会又被人掳走了。孙宾瞬间耳朵爆红,一句话没说匆匆起身就向屋外跑去,怎么看怎么像是逃跑似的。

    苏睿卿心里莞尔一笑,但她更关心如意,便拉着夏荷细细的问了经过。夏荷知道的也不多,两人也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