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二十七章 鬼谷的过去
    鬼谷坐在蒲团上,眉头紧锁,眼神锐利的可怕。虽然苏秦没看见那女子的容貌,但他也猜到了那人是谁。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她先将自己骗去竹林,再返回去掳走了如意,鬼谷想通了整个关节,克制不住的气息上涌,他将茶杯重重地掼在桌子上,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鬼谷不敢大意,他知道这个女子到底有多么心狠手辣,多么的不择手段。上一次的惨痛教训还犹记在心。鬼谷吩咐坐下几大弟子迅速出山去找,先沿山路在云梦谷附近寻找,再向远处辐射。

    鬼谷还吩咐袁飞密切注意最近送信之人,那人可能会送信回来。鬼谷心里想着,毕竟那人的目标应该是自己,但是其实他自己也不敢确定,那个人到底会不会伤害如意,因为那个人实在是太疯狂。

    袁飞已偷偷地给令狐远的暗卫送了密信,多些人帮忙希望总会大一些。

    天色越来越深,月亮已经爬上了枝头,寂静的夜色中,只有蛐蛐偶尔叫上几声。本该是很美好的初夏之夜,却因为如意的失踪,整个云梦谷灯火通明全无睡意。

    而此时云梦镇上一间普通的民居里,如意全身被绳子绑着,嘴巴上也堵着绢帕。如意浑身上下唯一能动的便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恨恨地看着坐在不远处的女子。

    不远处的女人除了一开始进来把她绑了起来,然后就坐在那一直盯着她看,这都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还没有其他动作。

    正在如意懒得再看这个奇怪的女人闭上了眼睛时。不远处的女人却站了起来走到了如意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一定是这张脸迷惑了师兄。你不可能是她,她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她死的。”声音冷腻如地狱中的鬼魅。

    如意霍然地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有一双狭长的凤眼,眼尾斜飞入鬓,显得整个人魅惑而又凶狠,虽然隔着层面纱看不真切,但依稀可以看见这个女人右侧眼角向下有道寸长蜿蜒暗红的疤痕,更是显得整个人狰狞可怕。

    如意心思通透,想到了两种可能,这个女人看见了她母亲的死亡,还是这个女人最后害死了母亲。如意有种强烈的感觉一定是这个女人最后害死了母亲,她很想质问这个女人,但她口不能言,如意只能激烈的扭动起来,嘴里发出“额嗯”的声音。

    那个女人看着如意突然激动起来,很是满意,然后发出渗人的“咯咯”笑声,“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也认识那个死女人。”

    如意到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如意不再挣扎,这个女人就是个变态,自己越是挣扎她才会越高兴,如意不想让她如愿。

    女人看着如意不再挣扎,果然脸色瞬间变得不好起来,阴阴地看着如意,恨恨地说道:“我最恨地就是你这张脸,恨不得现在就把它刮花。”女人说着蹲下身子,伸出一根手指勾着如意的下巴语气也变得轻柔起来继续说道,“不过师兄却最喜欢这张脸,我把它做成人皮.面具,师兄想看了我就带上它。”边说还边用手指刮了刮如意的脸颊。

    如意瞬间觉得浑身冰凉,犹如一条冰冷的蟒蛇吐着芯子缠上了自己。

    那个女人还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有一下没一下刮着如意的脸皮,“哎呦,这细皮嫩肉的我这手艺还真不一定能还原的逼真,等我回去找能人做去。”

    如意面皮薄,立时一侧脸颊上便红了一片。如意闭着眼睛,不去理会脸颊上的丝丝疼意,在心里盘算着一切可能逃脱的可能。

    女人见如意不喊不叫,也有些意兴阑珊,但她也有些生气,想要更进一步的折磨一下如意,还没来得及动作,门外响起手下的声音:“丽娘,吴大人的加急密信。”

    被叫丽娘的女人不得不站起来去开门接过信,展开看完,气的揉成一团恨恨地说道:“都是被狐媚迷了心窍的臭男人。”说完把身后的门重重地摔上,冷冷地吩咐手下道:“把人看好。不许放进去一只苍蝇。”

    如意借着刚才的门缝只来得及看见一双革靴,胡服多搭配革靴,而胡服多是北地蛮夷之人为骑马打猎方便所穿,近些年临近北地的赵国、燕国也有所流行。再联想刚才门外的人所说的吴大人,如意觉得这些人应该是赵国的,吴大人应该就是吴名。

    只是如意还没想明白,明明吴名并不想为难自己,怎么去而复返又将自己抓了起来,且还派了这么变态的女人。

    这一次如意还真是冤枉了吴名,并不是吴名让人抓了如意,刚才的密信其实是吴名救了如意。

    叫丽娘的女人不情不愿的进了临时的居所,开始提笔写信。这是临时租来的一座民居,一个小院子,三间正房,东侧一处偏房。如意此时就关在了东侧的偏房。

    丽娘写完信,便吩咐手下送信到云梦谷。手下趁着夜色的遮掩悄悄地上了山。

    而此时几个穿着短打粗布衣,脸上蒙着黑布巾的男子正悄悄向这座民居靠近。几人目标明确,直接到了东侧偏房的院外。几人找了一处低矮的墙头。纵上墙头,沿着墙头又上了屋顶。

    其中一人悄悄地揭开房顶的瓦片向里面看去,借着月光看见屋中央草垛边躺着一人,看身形应该就是要找之人。此人向后招了一下手,后面的几人迅速靠近,将屋顶瓦片小心揭开,跳了下去。同时后面的人放下了一根绳子。

    如意看见有人进来,立刻警觉起来,一双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来人。来人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地靠了过去。如意看着来人的打扮有些眼熟,虽然蒙着脸,但看着好像对自己没有恶意。如意没有出声。

    等来人靠近,悄悄附在如意耳边说道:“姑娘不要害怕,我们是墨者受巨子令来救姑娘的。”如意没出声轻点了一下头。

    来人给如意解开了身上的绳子,走回垂着的绳子处,如意攀着绳子费力的向上爬去,上面的人也一起向上拽着,眼看就到房顶了,上面的人七手八脚地把如意拉上去。又把绳子放下去,去拉下面的那名墨者。

    待人都回到了房顶上也顾不得把瓦片放回去,几人带着如意飞檐走壁的便去了初来云梦镇时田让带她去的那家客栈云墨客栈。路上如意已经向几人询问了田让的踪迹。几人都说不知,只是奉令行事。

    进了客栈几人跟掌柜的汇报了情况便都散了。掌柜的带着如意去上房休息,边走边说道:“姑娘不要疑惑,我们巨子并不在这,只是他临走时吩咐留心姑娘的安危。正好那几个鬼祟之人来镇上租房子时被我们盯上了。所以才能及时救出姑娘。姑娘放心我已派人去给鬼谷先生送信了,姑娘先休息一晚。”

    “给掌柜的添麻烦了。”如意诚恳的说道。

    而这时鬼谷也先后收到了丽娘的信和墨者的信。鬼谷思索良久让张仪苏秦去保护如意,让孙宾将丽娘来云梦谷的消息告诉苏睿卿。

    而鬼谷则亲自写了一封回信给丽娘。待徒弟们都领命出去后。鬼谷起身走向内室,内室里侧书架的暗格里摆着一个牌位,那是他师父的牌位。鬼谷默默地给师父上了柱香,“师父您放心,我这次一定将师妹带回来按门规处置,决不让她再祸害人。”

    而此时丽娘喝了会茶休息的差不多了,打算睡前再去巡视一圈,便悠然的朝着东厢房走了过来,看见门口的守卫问道:“有情况吗?”

    本有些瞌睡的守卫立刻清醒地回道:“回丽大人的话,没有发现情况。”

    “好好看着,出了问题仔细你们的皮。”守卫战战兢兢地回道:“喏。”

    丽娘转了一圈没什么发现,便悠哉地回屋睡觉去了。这一宿丽娘睡的格外好,梦里她又回到了十六七岁,那时候师兄还没有下山认识那个妖女,他们师徒三人隐居在山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过得悠闲自得,那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喜欢师兄深入骨髓地那种。

    她无法忍受任何人将师兄抢走。师父大概发现了她的心思,悄悄地把师兄叫去询问是否属意于她,那天她正好就在门外偷听到了那场对话。

    “王诩,你跟师父说实话,你对你师妹什么想法若你想娶她为妻师父来替你们操办。”

    “师父,我对师妹只有兄妹之情,我当她是亲妹妹没有其他想法。”

    “唉,可是你师妹……唉,师父老了也管不了你们那么多了。”

    “师父,我打算下山去游历一番。”……

    本来她以为只要一直在山上就算师兄不喜欢她也没关系,可是现在师兄要下山,她怎么办?她缠着师父缠着师兄要一起下山,师父以她未学成为理由不让她下山。她恨死师父了。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胡闹师兄还是下山了。

    没多久就收到师兄的来信,师兄去了魏国,外面的世界一切都很新鲜。她每天最主要的功课就是盼着师兄的来信,可是师兄的信越来越少,她有些坐不住了。

    一天她趁着师父不在偷偷地溜下山去找师兄,可是找到师兄时却看见师兄和一个漂亮的女子在一起,师兄那眼神分明是充满了爱意,甚至连师父给的六角神石都给了那个女子。她非常生气她觉得是这个女子抢走了师兄。

    后来她又听说这个女子是魏国的公主。她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她想让师兄跟她回山上,但师兄根本不跟她回去。再后来师父来信让她回去。再后来呢,师父病了,师父不让告诉师兄,师父病的越来越重,她叫师兄回来,后来师父怎么样了?她的记忆有些混乱,再后来的事情她有些记不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