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二十八章 一个人的梦
    丽娘早晨醒来时还有几分恍惚,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那个梦最后怎么了?师父去哪了?她想了一会又一次头痛欲裂不得不放弃思考。

    她起床洗漱完毕推门出去向东厢房慢悠悠地走去,一会上山就要见到师兄了,昨天匆匆一瞥也没看清楚。想到此处,丽娘又赶紧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装扮,不知道师兄喜不喜欢这套裙子。

    “开门,带她一起上山。”丽娘一边抚平衣服上的褶皱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守卫把门打开却大叫了起来。

    丽娘推开守卫厉声喝道,“瞎叫什么?”眼前草垛上哪还有人影,只有一节解开的绳子,而房顶上透着大片天光。

    丽娘气的气息不稳,眼睛布满血色。阴沉沉地吼道,“人跑了,你们居然不知道。”

    一名手下见状不好,知道这是丽娘犯病的前兆,赶紧急急地拿来一个小药瓶放在丽娘鼻下嗅了嗅,丽娘这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这位丽大人有病,手下们都知道,但是真的看见过她发病的人倒是不多。关于她的病情大多是传说,什么发病时双眼血红,血盆大口,力大无穷,杀人如麻。但是过后再问起她,她又会完全不记得自己发病时都干过什么。所以手下人都怕她发病时被她误杀。好在她不受刺激不常发病。

    丽娘冷冷地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我回来再发落你们两个。”说完带着其他手下出门匆匆向山上行去。快到云梦谷的山门处时远远地就看见山门处聚满了人。丽娘看见为首站着的那个白衣飘飘的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师兄。

    但是距离有些远看不清师兄的面容,丽娘有些心急,加快了脚步向山门而去。待到看清面容时丽娘猛地停下了脚步,那冷箭般的目光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心,让她一时觉得难以呼吸。

    “丽姨,你别犯糊涂啊,我师兄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如意姐姐的。”苏睿卿不知何时也被抬了过来,有些焦急的喊道。她还不知道如意已经被救走。

    丽娘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少主,你的如意姐姐早不在我这了,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没等苏睿卿回答,鬼谷冷冷地说道:“丽娘,这么多年你也在外面玩够了吧?该跟我回师门请罪了吧。”

    丽娘抬头直直地望着师兄,师兄说让她回师门,师兄已经多久不和她说话了。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再没有她这个师妹。

    鬼谷没有回避她的视线,也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只是眼中多了些翻滚地情绪。

    周围的人都不再插话,很是安静。就在丽娘以为这就是地老天荒的时候。一道清越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想知道当年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声音是从丽娘身后的方向传来。

    大家不约而同的望向丽娘的身后,来人正是如意,身后跟着张仪和苏秦。

    鬼谷一听这话,心思通透立刻明白临月估计也是师妹杀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几个呼吸间伸手抽出腰间软剑一跃而起。丽娘看剑直指面门而来,内心一片凄凉,但面上却越发狠厉。

    大家都没有看见过师父练过武,都以为师父不会武艺,一时都楞在了当场。

    鬼谷逼近丽娘,丽娘也抽剑迎了上去,两人斗在一起,却并不纠缠。明显鬼谷要占着绝对地优势。大家这才知道原来师父的武艺这般好。

    丽娘心下一片凄惶,师兄这是招招紧逼,丝毫没有余地和情面,一时怒火攻心顾不得其他大喊一声:“师兄,你还是赶紧交出《战……》”

    鬼谷眼神狠戾,厉声喝道:“你忘了在师父面前发的誓了吗?”

    众人一片窃窃私语,难道是消失已久的千古奇书《战国策》。

    两人打着打着便离开了人群,苏秦有些着急,在人群里轻叫了一声:“师父。”鬼谷给了大家一个等待的眼神。丽娘也在此时给手下示意等在此处。

    两人便越打越远,进了林子。

    两边人马都不敢妄动,只有如意三人越过了丽娘的手下走到了自己的师兄弟跟前。

    苏睿卿有些担忧地看着如意,如意却只是朝她安抚的笑笑并不多说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这边鬼谷已经押解着丽娘来到了师父的牌位这里。鬼谷本来今天就是打算清理门户的,所以一早就把师父的牌位排在了他所住的竹楼正厅。

    鬼谷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把将丽娘掼在地上,“你对着师父的灵牌,说说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你对得起师父吗?”

    丽娘看着师父的牌位一时迷惘,师父怎么死了?她望着师父的牌位渐渐地呼吸困难,大口大口剧烈喘息着,双目血红,突然发狂一样捂着头激烈地尖叫一声,声音响彻山谷。

    山门这边突然听到叫声,两边人马顾不得那么多都急急地朝后山跑去。

    待赶到鬼谷的竹楼前时,只见丽娘已经昏在地上,头上插着三根银针,鬼谷蹙着眉一言不发地负手立在一旁。

    如意见此情形有些不解,而丽娘的手下都是一副了然的神情。匆匆被抬着赶来的苏睿卿则小声地替如意解惑,“丽娘有病。一种间歇性的狂躁症。师兄治了很多年都没有治好,只能临发病时靠药物抑制。”

    这时鬼谷的声音冷淡的响起:“把这些人看押起来,其他人都散了吧,安平你留下。”起初丽娘的手下还想反抗,后来见确实不敌,而且少主也在,就都乖乖的跟着走了。

    待人都走了以后,鬼谷却久久不言,虚无的望着某一点怔怔地出神。而如意也不打扰,望着地上躺着的丽娘出神。

    日头已经由东转到正中,天气越来越热,晒了一会后背便有些汗津津的。鬼谷这才回过神来对如意说道,“进来说吧。”随手提起丽娘进了竹楼。

    鬼谷坐在蒲团上有些内疚自责的说道:“我也没想到最后害死你母亲的居然会是因为我。”鬼谷顿了顿接着说道,“他们都以为我不收女子为徒是为情所伤,都以为这个情是我师妹。其实是师妹喜欢我,然后容不得我与其他女子亲近,后来师父发现苗头不对有走火入魔的征兆,强行将师妹带回山上,师妹怀恨在心,下毒毒害了师父,盗走了所有医书,我赶去时为时已晚。”说完懊恼不已。

    如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是师父的过往,惨烈而又血腥,不幸的是又牵扯到了母亲。如意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不是就会变得偏执,可以那么疯狂,那么决绝,得不到就要毁灭。想想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如意觉得这不是爱,而是一种病态的占有。没有自我,没有灵魂,使自己变得可憎可怖。如意有些怜悯的看着丽娘。

    鬼谷站起来走到竹榻边伸手拔掉丽娘头顶中间的一根银针,丽娘悠悠转醒,她又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相似的梦境,不同的结局,最后师父死了,是她亲手杀死的。想到此,丽娘眼里不自觉的涌出了泪水,待哭过她才发现屋里另外的人,师兄,还有和那个女人相似的人。

    丽娘在心里自嘲的笑了,那个梦自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的,不曾在师兄心中停留半分。

    丽娘心中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明过,她记起了自己做过的那些错事,她最对不起的人便是师父。师父那么疼她,明知道她下了毒,还在尽力的劝导她,希望她回头。只是那时的她已然入魔。

    “师兄,你杀了我吧。”声音低沉沙哑,但少了几分阴冷,丽娘低垂着头不再看向别处。

    “丽娘我只想知道我母亲当年是如何死的?”如意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丽娘抬头端详了一会如意才低低的说道:“你母亲当时确实是得了严重的风寒,但还不致死,我在药里掺了毒,要杀要剐都随你。”

    如意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便不再看她,转头对鬼谷说道:“师父,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按着你最真实的心意去做就好。我去外面走走。”

    鬼谷心中愕然但面上未显,最真实的心意吗,确实让他亲手了结师妹的生命他下不去手,那毕竟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即使她做了很多的错事,甚至杀了他最敬爱的师父,但是他还是下不去手。

    丽娘也错愕的望着如意离去的身影,她并没有找她报仇,只是要知道真相,这人是无心还是真的心大如此,杀母之仇说放下就能放下。

    丽娘又转头看着低头沉思的鬼谷,这眉眼,这身风华,这个男人是她从小喜欢到大的,她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的犹疑。可是即使师兄有心放过她,她又怎么能面对他,面对死去的师父。那么多条生命鲜血淋淋的恒固在面前。

    丽娘低低的叫了一声:“师兄。”随着眼波流转,渐渐地泛着晶莹,“我这些年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已经无法挽回,我不奢求师兄的原谅。但我想去向师父赔罪,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原谅我。师兄能把我葬在师父坟旁吗?葬在我们的山涧。还有这块六角灵石还给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六角形蓝色水晶石递给鬼谷。

    鬼谷恍然地接过晶石,原来这颗晶石在丽娘手里。想的出神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再看丽娘已经抬臂挥向颈间,袖袍间闪着森森冷光,鬼谷一看不对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鲜血已经顺着丽娘手握的匕首汩汩地流了出来。

    鬼谷一个健步半抱着丽娘,将一个绢帕按在丽娘的颈间,“丽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丽娘已经说不清话,但还望着鬼谷,“师兄…能……死在你……怀里……我已……知足。”匕首哐当掉落在地上,丽娘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

    一个生命的消逝转瞬之间,鬼谷有些茫茫然。他也说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她死。儿时的一幕幕又回放在眼前,那个娇憨活泼的女孩是怎么一步步变成了这样了呢?

    接下来的几天鬼谷失踪了,他们谁也不知道师父去了哪里。

    如意是最后见过师父的人,但是谁来询问,她都闭口不谈。如意隐约猜想他们回了他们的山上。

    到了第五天,师父又悄无声息地回来了,放了丽娘的手下,但是丽娘却再也没有出现,但也没有人敢询问丽娘的下落。苏睿卿悄悄地问了两次,如意也都只是摇摇头。

    有些过往只适合埋葬,无从提起,便无需再提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