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三十章 进宫
    天气渐渐转暖,随着春风的到来,大地也进入了复苏的前奏。

    这几日如意一直在客栈等人,自从上次被跟踪不得不换了一家偏僻的客栈后如意不再热衷去食肆听壁角。老实的在房中看书,练字。

    “小姐,你看谁来了?”夏荷高兴地跑进来。如意抬头见令狐远正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自己。如意也很高兴起身绕过书桌迎了过来,“令狐大哥,你回来的还挺快,我还以为还要再等两天呢。”

    “接到大公子和你的书信我就即刻赶了回来。”令狐远摘了披风,递给了青墨,也向屋里走了过去。两个人都不见外,那熟稔的感觉就像他们一直在一起一样。青墨看了一眼夏荷,两人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我看看你在写什么呢?”令狐远绕到书桌那边,跪坐在垫子上。绢帛上已经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字迹隽秀工整又不失刚毅,笔体遒劲有力。

    绢帛上写的都是对策,令狐远一条条看下来也不得不心生佩服。没想到如意心思这般缜密机敏,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像是一局庞大的棋局,每颗棋子都排演在自己的位置上,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每个人都是这场棋局上的一子,包括自己。看着这场精心巧妙的布局,他甘愿做她的棋子。

    “好,太好了,如意。”令狐远由衷地说道。

    如意第一次听令狐远这般直白的夸赞自己,反而有些羞涩:“令狐大哥,你快别夸我了。不然我都该飞上天了。”

    令狐远温情脉脉地看着如意,眼神如同陈年醇酒令人沉醉。等如意回过神来发现两人对视太久,刷的一下脸色爆红,有些结巴的转移注意力:“那个……令狐大哥……”

    令狐远微微一笑:“什么事?”“我……我也忘了。”如意低头笑了起来,不一会儿两人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

    如意在和令狐远会面后的第二天就进了宫,来安邑城这么久这还是如意第一次进宫,之前都是书信和魏罂联络。

    如意走进朱红色巍峨高耸的宫门,里面是高堂广厦,丹楹刻桷,宫室间盘错纵横,檐牙钩心斗角,再往深处走,尽是高台厚榭,琼台玉宇。宫室雄伟,庭院华美。

    这是如意穿越后第一次来魏宫,不知这些地方是否还有旧日痕迹。如意看得仔细,走得自然有些慢。

    一名内侍在前面带路不时回头看一眼如意,心想这个姑娘真是漂亮,大公子一定喜欢,将来在后宫肯定显贵。思及此,内侍越发谦恭客气起来,笑容可掬的向如意介绍起来:“姑娘,第一次来宫里吧?这宫里面积大得很,一日是看不完的,不过姑娘以后肯定有的是时间转的。”

    一开始如意还有些没听明白,但看着内侍的笑容和恭谨的态度,便明白他定是想岔了,以为自己将成为后宫中的一员。

    如意笑笑也没解释,继续跟着内侍向前走去。等到了一正殿处内侍才停了下来,退到一旁。如意抬头见殿门上方悬挂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用金粉题刻着韶华殿三个字。

    如意走进殿内,殿内雕梁绣柱,纱幔轻垂,珍珠为帘,玉璧为饰,极尽奢华。不过仔细看虽然打扫的干净整洁,但摆设物件都是有些年头的了。无论从殿内的装饰还是颜色看,都很像是少女的闺阁。

    魏罂见如意欣赏完,笑着走过来介绍道:“这是姑母出嫁前住的寝殿,装饰摆设都按照当年的样子原封未动的保留着。”

    如意有些惊讶,“我母亲的住处?”

    “是啊,父王一直命人打扫着,也是留个念想。”魏罂感慨道。

    “当年失火的不是这里?”如意惊疑地问道。魏罂没想到两人一见面就说到这个话题,顿了一下神色有些黯然道,“不是这里,是宫外的行宫。”

    如意瞧着魏罂的神色也知现在不是聊着这个话题的好时机,遂笑着转移话题道:“表哥,我们还是先聊正事吧。”接着两人简单地叙了叙旧,说了说了自上次云梦镇一别各自的近况,当下的时局和接下来的安排,并认真排演了几种可能的情况和相应的对策。

    魏罂亦是对如意的才华谋略赞不绝口,如意已经成长为羽翼丰满的雄鹰,已经能和自己比肩,再不会是一株需要攀附的菟丝草,也不会是需要豢养的金丝雀。魏罂一边欣慰如意的成长,一边又有些舍不得放手让她去飞。魏罂有些矛盾的望着如意。

    如意笑着打趣道:“表哥,你那是什么表情”

    魏罂也笑了,是啊,比肩不更好嘛,将来他称了王,她就是王后。魏罂也笑着打趣道:“这哪里还是原来的小公主啊?简直就是个女谋士啊!”笑闹间强行将心中的隐隐不安和那一丝抓不住的不确定压了下来,不愿去深思她是否真的会成为他的王后。

    “如意,就住在这里好吗?住在韶华殿。”魏罂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如意看着魏罂一脸期待生怕自己拒绝的样子,笑着点头同意了,“住在这里也方便些,省的频繁进宫引人注意。”

    “我这就叫人安排。”魏罂高兴地唤人来准备。换了新的被褥,又分了几个新的侍女、内侍。俨然一副要如意长住的意思。“表哥,别麻烦了,又住不了几天,让夏荷过来就好。我也不习惯人多伺候。”如意嫌麻烦地说道。

    “那怎么行,你不住这还能住哪,以后这就是你的家。”魏罂认真的辩驳道,说完又心虚地转过头去继续指挥侍从摆放各样东西。魏罂心想,自己在别人面前是何其杀伐决断,只有面对如意总是这般不知所措而又无可奈何。

    时间一天天的飞快地过去,如意已经收到了田让的飞鸽传书,知道公孙欣去了韩国。魏国这边也按着如意的部署开始慢慢地一项一项的展开。

    如意过得依然悠闲,每天最大的事情就是逛宫殿,几天下来终于将宫里逛得差不多了,只还差两处,一处魏罂的宫殿,一处魏武侯的寝殿。至此如意就不再闲逛,每天就在韶华殿看书写字,偶尔魏罂会来看她。有时两人一起用膳,然后魏罂再拉着她去逛逛园子。

    日子就这样看似平静的悄然划过,似乎连一丝涟漪都未引起。

    春日明媚的阳光爬满窗棱,照得屋子暖融融的。如意懒洋洋的靠在窗边的矮榻上晒着太阳看着书。

    “小姐,今日阳光这般好出去走走吧。”夏荷走进来劝道。

    如意摇摇头,“我就在这晒晒太阳挺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出去得听多少闲言碎语,你又是忍不了气的,平白的去和她们置气。倒不如咱们在自己的院子待着也挺好的。”

    “我就说小姐为何不告诉大殿下呢?若是让大殿下知道定不会再有一句闲话传出来。”夏荷愤愤地说道。

    “现在时局不稳,每日朝堂上的事就已经够他烦的了,何苦这点小事还让他操心。”如意边看书边不太在意的说道。

    “小姐,我听前殿的内侍说今日早朝又打起来了。”

    “说详细点。”如意放下书专注地听着。夏荷把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汇报给如意听。如意听后吩咐夏荷去准备些大殿下爱吃的茶点。

    夏荷刚准备好茶点,外面就报大殿下来了。夏荷悄悄地说道:“小姐真是料事如神。”如意笑道:“你也会拿我说笑了。”夏荷俏皮的吐吐舌头。

    两人正说着,魏罂从外面进来,“两人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夏荷笑着回道:“奴婢正夸小姐贤惠呢,准备的都是大殿下爱吃的。”夏荷不等如意说话赶紧笑着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如意无奈道,“别听夏荷胡说。”魏罂看着桌上摆的果真是自己喜欢吃的,不禁暗自欣喜一扫之前的烦闷。

    魏罂克制着内心的喜悦,先将正事说给如意听,“今日朝堂上以胡勇为代表的贫民士大夫与以丞相公叔痤为代表的贵族大臣公开对立了起来。”

    如意听到公叔痤时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毛,但很快就放松了表情,平静的分析道:“对立是早晚的事,积弊已久,就算你和魏缓不是各代表一派争位。这个矛盾也早晚会爆发出来,这也是你父王迟迟不立储君的原因,就是因为哪边都不想得罪。”

    魏罂听了有些不自然的自语道,“父王留下的烂摊子何止这一件啊。”

    如意接着说道:“那接下来表哥打算怎么做呢?”

    “你放心,我已派人开始搜集胡勇几的带头的贪赃枉法私通别国的证据,擒贼先擒王。”魏罂边说边拿起一块桃花酥放进口中。

    如意拿起茶壶给茶碗倒满水推给魏罂,两人自然而又默契,然后接着说道:“只是这样一来,魏缓很快就该反扑了。不知令狐大哥是否安排妥当了?我估计公孙欣很快就能说服韩国联赵攻魏。”

    “令狐远已传信回来一切安排妥当。”魏罂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很快魏罂贴身内侍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殿下,武侯恐怕是要不行了,您快去看看吧。”

    魏罂站起来就往门外走去,如意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心中更是五味陈杂,有些事情还没弄清,可是当年的人却一个个都不在了,内心一片茫然,“表哥,我能和你一起去吗?”如意问道。

    魏罂停下脚步,表情一瞬间有些复杂,但很快恢复正常回过头来看着如意说道,“好,随我一起来吧。”然后伸出手来,等着如意走过来握住他的手。

    如意走过去,但没有握住他的手。魏罂毫不迟疑的牵起如意的手向外走去。

    如意冰凉的手心感受着魏罂手掌间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的热度,魏罂没有偏头看她,如意却觉得他的目光就环绕在自己周围。

    这段并不是太长的路,魏罂每一步都走得异常坚定,好像这就是他带着如意登顶的路,两人终于可以比肩站在顶端,俯视着他们的大好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