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三十二章 林夫人
    踩着小碎步缓缓走进来一个美人,双十年华,桃腮翠眉,柳腰纤细,不胜娇柔。

    “奴婢林氏见过姑娘。”美人盈盈一拜。如意赶紧把她虚扶起来,“林夫人不必多礼。”

    “奴婢哪里是什么夫人,不过是公子身边的侍妾,进府年头长些,大家惯要这样叫着罢了”美人语调轻柔地解释道。

    如意笑笑并未顺着接话,而是另起话头说道:“不知夫人找我有何事?”

    “姑娘来了有些日子了,奴婢还一直未得空前来拜访,今日正好得闲特来瞧瞧姑娘。”美人继续迂回。

    如意笑意盈盈地看着美人,“真的没别的事吗?”

    美人咬咬牙婉转地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请姑娘帮个忙。”“夫人请说。”

    “姑娘也知道,公子即将大婚,作为婚房的青阳殿要重新翻修,奴婢才疏学浅,不识字,公子说过姑娘才华过人,若有什么不懂得问题可以请姑娘参谋。”美人一通云山雾绕的话说下来,说得如意也有些头晕。如意怎么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婚房要找她参谋。

    不过美人相求也不好拒绝,便一口应了下来。美人千恩万谢的告辞走了。

    夏荷撇撇嘴,“小姐,你不觉得这个林夫人怪怪的吗?还是小心些好。”如意点点头,“我知道。我会留心的。”

    午膳后,如意有些困倦,正准备睡个午觉。夏荷蹦跳的跑进来叫道:“小姐…”话没说完脚步没刹住差点撞到小桌上。

    如意一激灵瞌睡全无,如意赶紧扶住夏荷,“慢慢说。”

    “不用说了。”一道低沉有力的男声在夏荷后面响起,不同于魏罂的清越的音色。如意抬头就看见一身玄衣的令狐远微笑着站在门边。

    “令狐,你怎么来了?”如意惊喜的说道。不知从何时起,即使是书信时,如意也不自觉的不再叫令狐大哥,而是直接叫令狐。

    令狐远也发现了称呼上的变化,并不说破,只是在心中暗自欣喜一番。

    “大殿下叫我来商议一些事情。顺道来看看你。”令狐远边说边走进来,坐在桌案旁,自己倒了碗水喝了起来。夏荷早有眼力的退了出去,如意也顺势坐在一边。

    “你最近要小心行踪。你现在可是关键人物。”如意笑着说道。

    “我知道,看完你,我就出宫。在宫中住的可还习惯?”令狐询问道。

    “安好。不必挂怀。”如意一一应答。“你最近小心些,我这次进宫总觉得宫中气氛有些不同寻常。”令狐远喝口水放在案几上,看着如意认真的说道。

    “你也觉得不同寻常?”如意有些犹疑地问道。“难道你已察觉了什么?”令狐远严肃的说。

    “倒也没什么,也许是我多心了。不用担心,我能处理好。”如意安抚的笑笑。

    两人对视一会,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了对方的信任和未及说出口的挂念,然后会心一笑。

    魏罂进来时,看到的正是这一幕,那两个人默契地好像再也容不下旁人,魏罂心口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说不出又压不下,那口气只能在自己的胸口翻滚。他怕如意在午睡,没有叫人通报,他只是想看她一眼就走。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魏罂调整了一下表情,咳嗽了一声,“令狐将军也在啊。”两人这才看见魏罂走了进来,纷纷起来行礼。魏罂也看见如意行了礼,如意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这些虚礼的,是因为有外人在要全自己的面子吗?想到这魏罂又有些高兴,心想是不是说明她还是把令狐当做外人看呢。

    魏罂语调轻快地说:“这些虚礼就免了吧。快坐。”令狐远接着说道:“我也是顺道看看如意,既然没什么事,大殿下,我就先告辞了。”

    令狐远走后,魏罂又略坐了一会也走了。

    魏罂回到青阳殿进了偏殿的书房有些心不在焉,刚才那一幕终究还是有些刺激到自己,不择手段就不择手段吧,如果只有强留才能留下如意,那他只能不择手段。魏罂思绪还没有沉淀好,林美人施施然地走了进来,“殿下,奴婢做了些果点,您尝尝。”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得进入书房一步。”魏罂厉声斥责道。

    林美人委屈的眼圈泛红,“奴婢知道了,我只是来跟殿下汇报一声,我已按殿下的吩咐去和如意姑娘说过了,如意姑娘也同意了。”

    魏罂听提到如意,语气放缓了一些,“我知道了。出去吧”

    接下来的日子,林夫人隔三差五的就来找如意,然后拉着如意去青阳殿做装修参谋。魏罂隔三差五的送些首饰新衣。日子过得按部就班。但是无论是墨家还是魏罂的探子都没有找到公孙欣的消息。

    转眼到了初夏,夜里太湖边蝉鸣蛙叫,自是一派夏日独有的热闹。趁着夜色有人拐进假山一角,那里早有人等着,“今日怎么这般晚?”略有些阴沉的男声响起。

    “大殿下刚刚睡下,我才得以脱身来这。”一娇柔女声。

    “赶紧汇报吧,主子还等着呢。”男声有些不耐烦地说。

    “大殿下的书房守卫森严,我一直进不去,我也只是从如意姑娘那看到只言片语。不过如意姑娘似乎对我有所防备,最近再没有什么发现了。”女子娇媚的声线在夜色里格外动听,但说的却是令人心惊的内容。

    “没有其他发现吗?”男子不听解释,催促道。

    “倒也有些其他方面的。”

    “什么方面?”

    “三人感情纠葛,关系复杂。据我观察虽然公子罂明面上是准备大婚迎娶秦国公主,但谁都知道这个节骨眼上秦国公主不会嫁,据我了解他真正想娶的也打算娶的是安如意。”女子有些嘲弄的说道。

    “好,我回去汇报给主子,明日这个时候你在此等我消息。”男子眼睛一亮,转身几个纵跃消失在夜幕里。

    女子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也转身走进夜幕里。

    男子并没有出宫,而是去了宫城西侧的侍从居住的地方。走到最里侧的一间屋子敲门进去了。“主子,有新情况,据黄莺说公子罂,安如意和令狐远三人感情颇为纠葛。而且公子罂真正准备娶的人是安如意。但安如意似乎钟意的是令狐远。”

    “噢,这倒有些意思。黄莺似乎有些不太老实啊,不会是跟着公子罂时间久了有了感情了吧?你去警告警告她。”屋内榻上斜靠着一个衣衫不整敞怀露胸的男子。逼仄狭小的空间却掩盖不了男子一身放荡不羁的气质,那肆意的姿态就像是在太湖边闲庭信步一样。此人正是失踪多时的公孙欣。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原来公孙欣一直在宫里,难怪谁也找不到他。

    “让黄莺善加利用三人的关系,分化他们。”公孙欣漫不经心地吩咐道,然后又突兀的自己笑了起来:“我与她博弈多时也是该见分晓的时候了。”

    数日后林夫人再次邀约如意去青阳殿。直至夕阳西下,天色渐晚,林美人还没有完事的意思,依然拉着如意说个不停。如意有些撑不住想要告辞回去用晚膳。

    林夫人见如意欲走赶紧说道:“姑娘,你看天色已晚,奴婢准备了酒菜答谢姑娘这段时间的帮忙,还请姑娘不要拒绝。”

    如意见天色确实晚了,林美人说的又情真意切,估计磨蹭到这么晚就是为了留自己吃饭,如意便答应了。

    “姑娘在小厅稍候片刻,我去着人上酒菜。”林美人俯身一礼踩着小碎步退了出去。

    室内熏香袅袅,香气宜人。如意支肘在矮几上斜靠着,忙了半天确实有些累了,不觉有些倦意。

    很快便有侍女将饭菜端上桌来,如意看着菜色倒都是自己爱吃的,这个林美人还真是心细。

    如意确实一直防备着林美人,但这样公开的场合,又是在青阳殿里,如意并不怕她下毒。

    菜快上完时,魏罂匆匆走了进来,“如意你在啊?你还是第一次在我这里用膳。”

    “表哥,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你不是一直在忙吗?”

    “今天是挺忙的,一会还要见一个人。不过听说你在这用膳我这主人怎么能不过来陪你,反正我也要吃饭的,吃完了我再去。”魏罂调侃的说。

    魏罂一会要见的是令狐远,但自从上次的事后,魏罂不愿在如意面前提起令狐远,能省则省,非说不可也是简单几句。

    如意没有多想,一想确实如此,两人便欣然坐下开始吃饭。魏罂拿起酒壶倒了两爵酒,推给如意一爵,“如意,这些日子真是多谢你了,这爵酒我干了。”

    饭菜很合如意的口,如意吃了几箸菜,见魏罂一上来这般,也端起酒爵,“表哥今日怎么这般生分起来了,一会还有正事,还是少喝些吧。”说完也一饮而尽。

    屋外丝竹并奏,室内馨香宜人,魏罂心里高兴一爵接着一爵的喝了不少,喝到酒酣耳热时,借着摇曳的烛光,魏罂看着如意莹白赛雪的面庞,粉若桃瓣的樱唇竟莫名的有些情动。按照酒量并不至于,魏罂未及深思,强自压下心中的悸动。

    如意几爵酒下肚,也有些不胜酒力,头有些昏沉。没一会便支在桌边睡着了。魏罂没想到如意酒量这般浅,轻轻地将如意抱到榻上。魏罂本来看时辰差不多了,打算在榻边略坐坐就去见令狐远,不成想一阵倦意袭来竟也睡着了。

    议事殿里,令狐远久等魏罂不来,便遣侍从去通传。过了一会侍从回禀道,“殿下和如意姑娘已经歇下了,将军明日再来吧。”

    令狐远如晴天霹雳,他知魏罂喜欢如意,以他对魏罂的了解,魏罂如果想留住如意,一定是明媒正娶,不会不清不楚。可这又是唱哪出呢?

    侍从见令狐远还不走,就又小声八卦道,“将军还不知道吧,殿下准备的大婚就是为如意姑娘准备的。”

    令狐远耳边嗡嗡作响,再也听不进其他的,失魂落魄地挪着步子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