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三十三章 兵败
    第二日如意醒来便发现自己宿在了青阳殿,魏罂斜倚在榻边,但荒诞走板的流言却在宫中四散开来。如意尴尬地逃出了青阳殿。

    路上宫女侍从两两相好,三五结伴的小声议论着,看见如意又都有意无意地回避着。如意匆匆回到韶华殿,夏荷早已焦急地等在门口。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宫里已经传开了,你与大殿下情投意合马上要成婚了。”夏荷有些急切地说,“小姐,这可怎么办啊?”

    如意略一思索知道这恐怕是一计,迅速自腰间取下魏罂之前留给自己的玉佩递给夏荷,“夏荷,你去查一下昨日的饭菜酒水有没有问题。如遇阻拦拿出玉佩。”

    夏荷走后,如意思索了一遍所有暗桩和人马的安排是否有纰漏,应该是没有纰漏。但如意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公孙欣那边有些过于安静。之前忽略的细节似乎这一刻也放大了起来。

    如意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斜靠在榻上闭目养神,外面又有小丫头通报,林夫人来了。

    “如意姑娘,我是来求你保命的。”林夫人一路哭哭啼啼的进来。如意蹙着眉有些不待见林夫人,昨日之事恐怕与她脱不了干系,如意有些冷硬地问道:“此话怎讲?”

    “我知姑娘疑心我昨日使诈,可真不是我,昨日真的只是巧合,但宫中流言也不是全然不实。殿下大婚之人确实是你,不然我也不会找姑娘去做参谋。”林美人柔柔的解释道,“不过现下大殿下定是恼了我办事不利,定不会轻饶我,求姑娘救命。”说着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如意往一旁避了避,并未受她的礼。但听她方才所言,心中是真的很震惊。大婚的人选是她,魏罂从未透露过,但回想起一些蛛丝马迹却不得不让人相信。

    如意并未理会林美人,直至林美人跪的几近晕厥,夏荷匆匆进来回禀:“小姐,我都查过了并无异常。”夏荷瞥了一眼地上的林美人欲言又止。

    如意会意命人将林美人搀扶下去。夏荷这才继续说道:“小姐,宫中的传言是真的。”

    如意有些心绪不宁,缓缓地在屋里踱着步。魏罂对她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魏罂会这么不顾一切。魏罂一直没过来解释,她也懒得去问。

    晚间夏荷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小姐,刚接到飞鸽传书,公子缓失踪。”

    “这时机掐的真是恰到好处。”如意沉声说道。

    不出几日,便有消息传来,公子缓逃亡赵国,请求赵成侯出兵,韩赵联军进军魏国。

    流火七月,天气越来越闷热,连续阴沉了两日的天,这一日傍晚终于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宫城西侧的侍从所里,公孙欣一身蓑衣走出最里侧的矮小房屋,最后看了一眼宫殿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是时候离开了,今日就要见分晓了。”说完避开巡逻的士兵向宫外去了。

    夜里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而下。如意站在窗前矗立良久,“夏荷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出宫。”如意扬声吩咐道。

    “小姐,去哪啊?”夏荷边打包边询问着。“这一仗怕是要输了,我现在必须要尽快赶过去,也许还来得及。”如意盯着窗外漆黑的夜不甚清楚的说道。

    “可是殿外侍卫把守严密,我们不好出去啊。”夏荷有些焦急。自从上次的事揭开,魏罂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如意,只是增派了侍卫过来,限制了如意的自由。

    “我去找表哥。”如意说着披上一个黑色的披风戴上兜帽,戴上防雨的斗笠出门了,夏荷见状赶紧也披上披风戴上斗笠跟了上去。

    外面风雨太大,几乎是刚一出门身上就被打湿了,但如意没有退缩,依然顶着风雨穿过回廊走到门口,沉声吩咐守门的侍卫道:“带我去见大殿下。”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都不敢做主,其中一个有些犹豫地说道:“姑娘,风雨太大了,不若您先回去,明日一早我们禀告大殿下。”

    如意立刻威严地说道:“耽误了军情你们负责的了吗?立刻带我去。”侍卫一噎,都被如意的气势镇住只得带着如意去了青阳殿。

    青阳殿里,魏罂也还没睡,今日令狐远还没有传回消息,加上这风雨飘摇的天气,魏罂有些坐立不安。当听说如意来找他,二话没说就迎了出去。

    见如意浑身早已湿透,鬓角的碎发黏在脸颊上,魏罂一阵心疼,赶紧把如意拉进屋,拿出干布替她擦去脸上的雨水。“外面雨这么大,怎么这么晚过来?”魏罂有些责备的说。

    “表哥,你说实话,现在韩赵联军攻到哪里了?”如意一瞬不瞬地盯着魏罂的眼睛,不让他闪躲。

    魏罂无奈有些颓然地说道:“已经攻克邑葵挥兵西进,不日就会攻到安邑了。”

    “现在令狐远在哪?”如意又问道。“在浊泽迎战。”魏罂顿了一下说道。

    “表哥,现在立刻送我去浊泽。”如意冷静地说道。

    魏罂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如意,“不行,太危险了。”

    “大殿下,魏国就要亡了,浊泽必败。你现在送我过去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如意有些沉重地说道。

    “如意,你先不要着急,令狐远还没有消息传来。”魏罂安慰道。

    “恐怕传不来了,他怕是……”如意没有勇气再说下去。只是异常坚定地看着魏罂。最终魏罂在如意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来人,备车送如意姑娘去浊泽。”魏罂转身朝门外喊道。

    如意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坐上马车直奔浊泽。

    大雨过后的清晨阳光显得格外耀眼,空气也格外的清新,魏罂站在回廊上一夜无眠。

    “殿下,有消息了,令狐将军身负重伤,浊泽一战败了。”康明从外面匆匆进来说道。

    魏罂像是没听见一样久久不言。

    “殿下?……”康明轻声询问道。魏罂这才有所反应,慢慢地走回屋里,“下去吧。”

    如意昨夜淋了雨,又赶了一夜的路,现在身上就像散了架一样,但她一声没吭,硬是咬牙坚持着。&ot;小姐,你休息一下吧,一会儿到地方了,我叫你。&ot;夏荷心疼地说道。如意睡不着,但也不想夏荷担心,点点头开始闭目养神。

    路很泥泞,马车很是颠簸,清晨的官道上清静地只能听见车夫的甩鞭声和吆喝声。如意在心中把现在的形势过了一下,她知道肯定是出了差错,问题估计就出在林夫人身上,不然一切都太巧合了。

    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她必须尽快见到令狐远。

    终于在天色大亮时分,如意赶到了令狐远的营地。营地里到处都是伤员,伤亡很是惨重。如意拦下一个还算齐整的士兵问道:&ot;怎么会这么严重?你们将军呢?&ot;

    士兵神色哀恸,&ot;昨夜我们遇到了偷袭,将军受了重伤,&ot;如意一听有些着急,&ot;他现在在哪?&ot;&ot;就在前面的大帐里。&ot;士兵说着手向前一指。

    如意顾不得其他,赶紧提起裙子向前面的大帐奔去。

    令狐远的大帐前围满了人,如意一边挤过人群一边喊道:&ot;让一让,让一让。&ot;

    大帐内医师正在治疗,令狐远躺在塌上昏迷不行,面色苍白的像纸一样。一身黑色的玄衣倒是看不出血迹。如意不禁想起之前问他为什么总是喜欢穿一身玄衣,令狐远说这样可以看不出流血,免得敌人轻视,亲人担心。

    “医师,情况怎么样?”如意焦急的询问道。“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有几处伤口伤及肺腑,能不能挺过来还得看造化了。”医师无可奈何地说道。

    当大帐里人潮退去,如意守在榻边,心里默默都祈祷着。

    夏荷有些心疼如意,“小姐,你去歇歇吧,我来照顾将军。”“没事,我不累。”如意呢喃道。却不知不觉的靠在榻边睡着了。

    等如意醒来已经是日落时分,如意查看了一下令狐远的伤势,见还算稳定,悄悄地出了大帐。

    夏荷匆匆走过来,“小姐,你醒了啊?”“田大哥联系上了吗?”如意询问道。

    “联系上了,这是田大哥的信。”夏荷将信递给了如意。如意展开信,细细地看了起来,看完高兴地说道,“太好了,还有希望。夏荷你去将杜将军找来,再去找两匹好马,我们去和田大哥汇合。”

    如意吩咐完又回了大帐,坐在榻边轻声说道:“令狐,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挺过这一关。”

    不一会儿,杜将军进了大帐,“姑娘找我。”“杜将军,令狐将军就拜托给你了。我要去趟韩赵联军的营地。在我回来前不要轻举妄动。”如意沉着地说道。

    杜奕知道如意是大殿下派来的人,去敌军营地定是危险万分,“我派些人跟着姑娘吧,不然太危险。”

    “不用了,人多目标太大。”如意说道。“那姑娘一定要小心。我定会照顾好将军的,姑娘请放心。”杜奕朗声保证道。心里也不由的对如意心生佩服,一个姑娘竟然敢去敌军做游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转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如意和夏荷骑着两匹快马向着西北方的密林奔去。如意轻甩马鞭“驾”,马儿像离弦的箭飞快地向前奔去。夏荷紧紧地跟在后面。

    “小姐,田大哥也会来吗?”“田大哥说在西北三十里外等我们。”两人边说边挥舞马鞭,没有丝毫的停滞。

    密林中晨雾还没有散去,地面上笼罩着蒙蒙雾气。两人一前一后紧紧地跟在一起,怕一个错身便会走散了。

    夏荷何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读书习字,明白了很多道理,学会了很多东西,还能跟着小姐上战场。思及此夏荷有些心潮澎湃,小姐给了她新的生活,她也定不会辜负小姐,她一定要保小姐平安。

    跑了一个时辰,前方已经能看到大片天光,出了密林,前方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平原。果然有几个人影等在那。“小姐,你看,是田大哥他们。”夏荷高兴地喊道。如意也很高兴,紧加了两下马肚更快地向前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