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三十五章 又生变故
    韩懿侯这几日一直在和他的幕僚军师们商量,时不时的把如意叫去询问一番。公孙欣的回信懿侯迟迟没有收到。但是时机不等人这点他还是懂得。

    这日懿侯终于按耐不住派人去和赵国使者协商,并且亲自接见了赵国使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结果赵国使者很是强硬,说是一定要除去魏罂扶魏缓上位的。

    懿侯气的当场拍桌子破口大骂。根本顾不得诸侯的形象。暴躁的脾气与慈祥的外表自成一种反差萌。

    夏荷跟如意叙述这段时更是绘声绘色,就连如意都笑的合不拢嘴。

    &ot;小姐,你说韩懿侯脾气这么暴躁,如果知道了我们的真实目的,会不会直接杀了我们啊?&ot;夏荷有些后怕地说。

    &ot;有可能啊!&ot;如意故意煞有介事地说道。

    &ot;小姐~,说真的呢。&ot;夏荷嗔怪道。

    &ot;我说的也是真的啊,只是我赌的就是韩懿侯的暴躁脾气。只有这样韩懿侯才会跟着我们的设想走,不过确实有风险。&ot;如意笑呵呵地道。

    &ot;那小姐你早就知道韩懿侯脾气暴躁了?&ot;

    &ot;早就有所耳闻,据说韩懿侯脾气暴躁,性格冲动,做事最不计后果。这样我们才好成功啊。&ot;如意狡黠地一笑。

    夏荷一脸佩服地看着如意。

    此时田让正好从帐外走进来,&ot;说什么呢?这么高兴?&ot;

    夏荷赶紧跳过去宣扬她家小姐的先见之明。

    &ot;我当是什么事呢?这是我告诉她的。&ot;田让温和的笑道。

    &ot;原来你们都知道啊。&ot;夏荷无语。

    田让走到如意身边坐到了案几的另一边递过来一封信,&ot;这是刚截获的公孙欣写给韩懿侯的密函,你瞧瞧,赶紧仿写一封。&ot;

    如意打开密函,微蹙着眉,&ot;这公孙欣胃口还挺大,他想让魏国把连着韩国的大片土地都割让给韩国,只是可惜了,韩懿侯有心无力啊。&ot;

    &ot;此话怎讲?&ot;田让疑惑的问道。

    &ot;公孙欣想让韩国成为下一个霸主,只可惜之前瓜分的残存的晋国土地韩懿侯还没有消化完,不然不可能我一提议他立刻就觉得有理,根本没用我们费口舌只能说明正中他下怀。&ot;如意冷静的分析道。

    &ot;有道理,我也确实听说一些,之前的瓜分的晋国不太受控制,时常暴乱。&ot;田让联想到之前听到的消息说道。

    如意迅速铺展开一片绢帛,又在一旁的草纸上试写的几个字,看着还算满意,才正式下笔。

    夏荷守在大帐门口生怕有人闯进来。

    如意将书信照着自己的意思改动了一番,并在信尾加了一句:不日将归。

    &ot;为何要加上这一句,如果公孙欣来了我们不就麻烦了。&ot;田让不解的问道。

    &ot;又不是真的将归,我只不过是增加信服力,韩懿侯一直对我们有所防备,他一直信赖公孙欣,如果知道他要来定会放松戒备。&ot;如意边解释边将信折回原样封好,递给田让。

    田让点点头,接过信便出了大帐。

    田让走后,如意觉得有些闷,决定出去转一圈。&ot;夏荷,今天那个小孩还没来找我,不如我们去找他,给他个惊吓。&ot;如意嘿嘿一笑,眼睛闪着光,掀起帐帘率先出去了。这几天每天小太子都要来找如意的茬,但每次都占不到便宜,还会被如意整回去。夏荷知道小姐是又想逗弄那个小孩了,笑呵呵地也跟着出去了。

    如意走到主帐偏后一个华丽的小帐篷前,门口守着侍卫。如意走过去问道:“你家太子在吗?”

    侍卫表情有些古怪,犹豫地说道:&ot;不在。&ot;

    如意有些纳闷,以为小孩又想出了整她的招数,也没深想拉着夏荷往回走。夏荷本想问问去哪了?但小姐拉着她,她也没问。

    经过主帐时正好看见一众谋臣从大帐里出来,如意谦逊的立在一旁等他们过去。有的见到如意点点头,有的看见如意笑了笑,有的装没看见,有的则是翻着白眼目不斜视的过去了。

    等都走远了,夏荷有些生气撇撇嘴说道:&ot;这帮人真是的。&ot;

    &ot;有什么好生气的,他们的态度说明了他们的立场,估计还在僵持还没有结果。&ot;如意倒是没事一样的说道。

    两人小声地边走边说,后面有侍从匆匆跑过来,行过礼客气的说道:&ot;公子,我家侯爷请公子过去一叙。&ot;

    如意也还礼回道:&ot;请带路,我这就随你去。&ot;又对夏荷说道:&ot;夏荷你先回去等我吧。&ot;

    夏荷点点头,朝着她们住的大帐走去。

    走到帐外夏荷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们没带什么表露身份或者值钱的东西,倒是不怕有人进去看见什么,但是她就是感觉这个帐篷有人进去过了,遂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根木棒,远远地挑开帐帘。

    夏荷没发现有人,但还是小心地挪着步子朝帐内走,刚到帐口头顶一盆凉水兜头就砸了下来。夏荷快速后退,但还是湿了大半的衣裳。只见一个小男孩从角落里走出来哈哈大笑。

    夏荷没好气的朝小男孩行礼,&ot;见过太子,不知太子怎么在这。&ot;并在心里庆幸被洒到水的不是如意。

    小韩武见只有夏荷一人进来有些不大高兴,他想捉弄的人没捉弄了,也不回答夏荷的问题。两尺多高的小男孩故意摆出威仪,半仰着脖子高傲地问道:&ot;怎么就你自己?你家公子呢。&ot;

    &ot;公子被懿侯请走了,太子还是请回吧。&ot;夏荷淋了水心情不好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小韩武看看夏荷,并不走反而往里走到案几旁坐下,&ot;我在这里等他,不需要你伺候,还是你请便吧。&ot;一番话说的很是不客气。

    夏荷无语也不想再理这个小孩,自己走到最里面的屏风后开始换衣服。

    等夏荷换好衣服出来时,看见小太子正在案几旁拿着一张纸在看。不知怎么夏荷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夏荷赶紧端起水壶故作镇静地走过去说道,&ot;太子,喝点水吧。&ot;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故意瞄了一眼那张纸。不瞄还好,这一瞄夏荷立马心提到了嗓子眼。

    小太子端起水小泯了一口,然后疑惑地说道:&ot;咦?你家公子的字怎么这么像公孙哥哥的字?&ot;

    夏荷一颗心砰砰乱跳。居然被发现了。

    夏荷因为紧张一时语塞,支吾地说道:&ot;可能是好看的字都相似吧。&ot;

    小韩武眯着眼睛打量着夏荷,那神情就和韩懿侯眯着眼睛时一模一样。夏荷尽量不去看他,但一颗心已经乱做一团,只希望小姐能快些回来。小姐总是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ot;你很热吗?怎么脸上全是汗?&ot;小韩武声音清冷的问道。

    这声音犹如一盆数九的冰水瞬间浇醒了夏荷,必须要震惊,不然小姐辛苦经营的一切就全完了,而且还有可能把命搭上。

    &ot;这天太热了,难道太子不热吗?我去给太子端碗冰盏解解暑。&ot;夏荷故意讨好的说道。然后走到里侧屏风后迅速自衣袖里拿出一包,放入碗里,舀了勺果酒,放了些碎冰,端了出去。

    &ot;太子尝尝,这是我家公子自制的解暑汤,酸甜可口,可好喝了。&ot;夏荷故意说的殷勤。

    小韩武再怎么精明毕竟是个孩子心性,喝了一口确实好喝,遂一碗都喝了下去。

    &ot;确实好喝。&ot;话刚说完小韩武就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夏荷迅速把韩武抱起来放到里侧塌上等如意回来处置,然后又把碗倒掉,屋子里的水擦净,里外收拾妥当看不出任何问题来才停了下来。也不知如意何时能回来,药力能不能坚持那么久。

    如意回来时,就看见夏荷正焦急的在帐里转圈圈,不时朝里侧塌上看看。

    &ot;小姐,你可回来了。&ot;夏荷看见如意高兴的就差蹦起来了。

    &ot;就这么一会儿不至于这么想我吧。&ot;如意调笑道。

    夏荷顾不得说笑,赶紧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如意听,如意越听眉头蹙的越紧。这小孩定然是起了疑心。但是现在人晕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意想了一会计上心头。

    如意迅速掏出针包拿出三根银针扎在小韩武的头上,如意于医道还算不上精湛,但也得了一些鬼谷的真传。

    &ot;夏荷,你快去找田大哥,让他来一趟。&ot;如意边扎边吩咐道。夏荷立刻出去了。

    不一会夏荷带着田让过来,路上夏荷已简短的向田让说了一遍。

    田让进来也没有再问多余的,只是等着如意吩咐。&ot;田大哥,一会你悄悄把太子送出去,我现在已经把他伪装成伤风高热引起的昏迷。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ot;可是他的帐篷太靠近主帐,而且侍卫把手众多啊,把他丢在稍微偏远些的粮草棚吧。&ot;田让说道。

    &ot;也好。那里也定会有人发现的,只要不害了他性命就好。&ot;如意说道。

    田让走后,如意才想起来问夏荷,&ot;你什么时候还随身备着药包了?&ot;

    &ot;就是上次小姐在宫里出事,中了林夫人的计以后,我就随身常备着一些药包,都是小姐在云梦山练习配药时留下的。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用,紧张死我了。&ot;说完夏荷心有余悸的顺了顺自己的胸口。

    如意被夏荷的样子逗笑了,真心夸赞道,&ot;你倒是越来越机灵了,这次办的好。&ot;

    傍晚时分,听说韩懿侯传遍军中的医师也没能让太子醒来,但每个人都诊断是伤寒高热引起的昏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