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三十六章 初露锋芒
    转天一早,韩懿侯再次派使者去和赵成侯商议,赵成侯仍然坚持杀掉魏罂,割地给他们。

    韩懿侯不同意,双方意见依然不统一,韩懿侯一怒之下撤军带着儿子看病去了。

    “公子请见谅,这几日多有怠慢。如若公子不嫌弃且随我回韩国吧。”韩懿侯殷切地说道。

    “懿侯莫要挂怀,有缘自会相见,我等还要回师门复命,且在此别过了。”如意说的情真意切。

    “公子说的是,那我们就先在此地别过吧,代我谢过鬼谷先生,吾等在韩国敬候公子造访。”懿侯谦虚地说完,然后又转身对田让说道:“吾自知才德浅薄,自是留不住巨子,但吾真心慕之,随时恭候巨子。”说得更是谦逊,然后挥手叫人送上礼物。

    如意和田让客气地推却了一番便也就收下了。然后挥手送别韩懿侯的人马。

    “小姐,懿侯撤兵了,是不是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待懿侯的人马看不见身影后夏荷问道。

    “算是吧,至少目前韩赵联盟是瓦解了。”如意说道,“田大哥,这次真是多谢你了。”如意又诚挚的向田让道了谢。

    “你我之间何须多言,日后有事尽管找我。”田让如是说道。

    几人话别后,如意带着夏荷回了令狐远的营地。

    “大殿下,韩国大军已经撤军了。”康明匆匆走进书房汇报。

    “真的?”魏罂忧虑的神色一点点淡去,欣喜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做出又生出了另一番愁色。“她还好吗?”

    康明以为大殿下问的是令狐远遂回道:“大将军已日渐好转,大殿下且放宽心。”

    “哦,那如意还好吗?”

    康明这才反应过来,大殿下挂心的一直都是如意姑娘。“如意姑娘也很好,现如今已经返回了令狐将军的营地。如意姑娘的计策还真是有效,一举让韩懿侯撤了兵。”

    “那就好,计策也很好。”虽然说得是好字,但魏罂声音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苦涩。

    “大殿下,令狐将军伤势过重不易移动,杜奕副将军请旨暂缓两日拔营。”

    “准。”魏罂神色不豫但又无奈的说道。魏罂心知多留两日,如意和令狐远就多些相处时间,自己本来就胜算很小这下就更加渺茫。

    浊泽魏军大营里,令狐远已经能扶起来靠坐一会儿了,此时,杜奕正在向令狐远汇报近期发生的事情。

    “如意还好吗?”令狐远虚弱地说道。

    “如意姑娘很好,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这次真是多亏了如意姑娘。”杜奕由衷地说道。

    令狐远嘴角勾起,温柔地说道:“她有这个本事的。”骄傲的语气好像夸得是自己一样。

    话不多时,外面便有人来报,如意姑娘回来了。令狐远紧张地全身紧绷,只见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利落地掀起大帐的帐帘。来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如意。

    “令狐大哥,你能坐起来了。太好了”如意惊喜地先说道。

    “你回来了。”令狐远却答非所问痴痴地望着如意,一句话包含了万千情感。

    “我回来了。”两人似心有灵犀,如意缓缓地笑着回道。

    杜奕见二人有话要说,悄悄地退出了大帐。

    气氛有些凝滞,如意有些受不住令狐远温柔地似要滴出水的目光,寻思了个托词,“我去看看你的药好了吗?”说着就要向账外走。

    “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声从床榻的方向传来,如意不得不回头,“怎么咳嗽了?”

    “水。”令狐远有些虚弱地说道。如意倒了碗水递过去,令狐远就势喝了几口。

    如意刚一转身,令狐远又在身后喃喃道:“疼,疼,胳膊疼。”如意不得不坐到榻边轻轻地帮他按摩。“好点了吗?”如意边按边轻声地问道。“好多了。有你在就好多了。”令狐远闭着眼轻轻地说,耳根儿有些可疑地红晕。

    按了一会儿如意看令狐远闭着眼不说话,以为他睡着了,遂悄悄地站起来准备出去。

    令狐远又在身后嗫嚅道:“饿,如意帮我拿点点心好吗?”

    如意赶紧端来点心递给令狐远,心里纳闷的想:怎么受个伤这脾气秉性还变了呢。

    令狐远看着如意忙前忙后,在大帐里忙的团团转,心里暗戳戳地想着,看你还能往哪躲。

    直到吃过午饭,如意才从大帐里出来,捶着肩膀回自己的营帐,回想着刚才吃饭时,青墨向令狐远汇报《战国策》的事。

    如果她没记错,《战国策》是汇编而成的历史著作,作者不明,非一时一人之作。其中所包含的资料,主要出于战国时代,包括策士的著作和史臣的记载,汇集成书当在秦统一以后。原来的书名不确定,西汉刘向考订整理后,定名为《战国策》。

    而现在才是西周末年不可能现在就出现了《战国策》这本书。而且据说这本书已经流传了很久,还有传说得此书者得天下,各国诸侯都意欲得之。

    如意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这个历史似乎和认知里的历史有些不一样。到底是历史久远,现代人对历史时间掌握上出现了偏差,还是……难道是有人在她之前也穿越过来了,而且历史很好默写了《战国策》这本书,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如意心砰砰乱跳。

    如意突然回忆起当初丽娘来云梦山时,情急之下喊出的那个“战”字。当时就有人窃窃私语提到战国策,只是她当时一心想要知道母亲死亡的真相,并没在意。看来师父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想到此如意定下心来,想快些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回云梦谷问问师父。

    两日后,大军拔营回安邑,所经之处百姓皆夹道欢迎,其热烈程度不亚于见君王。百姓们都知军中出了一个女军师,是她使魏国免于分裂的下场,更是免于了战火。

    由于令狐远伤势未好坐的淄车,如意也随令狐远坐在淄车里,车外是百姓震天的呼喝声,“女军师万岁”“女英雄威武”……不时还有瓜果香囊顺着车窗抛进来。更有甚者,有漂亮的姑娘追着马车要送香囊的,还有俊俏的少年扒着车窗硬塞苹果给如意的。马车好不容易才穿过熙攘的人群的。

    令狐远拾起一个抛进来的苹果,用手擦了一下果皮就放嘴里咬了起来,然后朝如意笑着说道:“别说,还真甜,你也尝尝。”说着就要把自己咬过的苹果递给如意。

    如意假装生气道,“令狐远,你也嘲笑我是不?”

    令狐远立刻举起一只手假装投降道,“我哪敢啊,军师大人,不过这苹果真的很甜啊,也是人家少年的一片心意嘛。”说道心意两个字不知怎么多了点凉飕飕的感觉,随即“嘎嘣”一口流出饱满的汁水。

    如意无奈的往里面靠了靠,躲开窗口的位置,也躲开不时飞进来的不明物体。

    本来觉得那些瓜果香囊有些碍眼的令狐远,看着靠坐的离自己这么近的如意,心里又暗暗高兴起来,希望这瓜果飞进来的更多一些。

    如意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才露尖尖角,就已惊艳四座。

    而此时赵国去往韩国的官道上一队车马不同于如意她们的龟速,正疾驰而去,卷起滚滚尘烟。中间的淄车上斜靠着的青年正是公孙欣,少了几分往日的恣意洒脱,此时正眉头紧锁,隐含怒气。

    公孙欣此时正恼怒不以,本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下了许久的大棋就快收盘时,不知怎么就杀出了一个安平。安平,我知道你是谁。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等公孙欣见到韩懿侯时,韩懿侯正宣遍宫中医丞救治他的宝贝儿子韩武。

    “懿侯的决定是不是有些草率啊!”公孙欣冷脸沉声问道。

    “公孙先生,你来的正好,快看看韩武是怎么回事。”韩懿侯顾不得其他,拉着公孙欣先到榻边查看韩武的病情。

    公孙欣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又切了切脉搏说道:“太子并不大碍,明日便会醒来。”

    “真的吗?太子都已经昏睡三天了。”韩懿侯有些不信的反问道。

    “句句属实。”公孙欣有些不耐烦的回道。

    韩懿侯一看公孙欣有些冷脸,赶紧将公孙欣让到客座上,自己坐到主坐上,摆出一副慈父的面容说道,“我也是过于忧心武儿的病情了,情急之下才撤的兵。再说之前我们通信,公孙先生也是赞同的。”

    公孙欣要紧牙关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才不至于破口大骂,“懿侯不防将书信与我一看。”

    当公孙欣看完书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暗骂道,“一群蠢货。”

    “懿侯,这书信并非我所书写。”说着将一打书信甩在案几上。

    “怎么会?”懿侯愕然的盯着那一叠书信。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韩懿侯自知自己上当了,但承认又很没面子遂清了清嗓子说道,“虽然书信是仿造的,但本候觉得书信上面说得甚有道理。”

    公孙欣懒得理会他,很不给面子的说道。“安平怕是正是猜中了懿侯的心思吧,才能这么快就让懿侯撤了军,现在满大街的人都知道懿侯让一个女娃娃给骗了。”

    “你放肆!”韩懿侯双目圆睁,眉毛高挑,一张方脸憋得通红。“公孙欣,我被骗了?那你呢?我这的书信是假的,难道你那的是真的?”韩懿侯不顾形象的低吼道。

    公孙欣在心里暗自摇了摇头,这暴躁的脾气确实是难成大事啊。

    “再说之前晋国那片地方还时常暴乱还没有解决,以现在韩国的国力哪还有余力去想其他。”韩懿侯继续说道。

    此时的公孙欣已对韩懿侯彻底失望,遂点点头轻描淡写的说道,“懿侯说得甚为在理,倒是鄙人考虑的不甚周全。不过现在大局已定,魏国定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反扑的,懿侯还是好自为之吧。”

    次日,公孙欣举家迁移,不知所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