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三十八章 祝由之术
    ?

    夜似墨,月如钩。

    两只鸽子扑棱着翅膀飞出了窗外。如意站在窗前一直看着鸽子飞远。

    “小姐,将军和田大哥能收到信吗?”夏荷在身后问道。

    “令狐也有自己的关系网,墨者也有自己的渠道,掌柜的一定能将信转给田大哥的。早些睡吧,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有打上门的,师父说已经来过好几波了。”

    夜色深沉,万籁寂静,当所有人都进入梦乡时,如意放进香囊中的蓝色水晶石借着月光却开始闪烁了起来,光线忽明忽暗,好在有一层布的遮挡而大家又都在睡梦中并无人察觉。

    转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山门处便一片吵嚷。

    “你说了不算,叫你师父出来见我。”一个膘肥体壮的大汉在门口喊道。身后一众持刀佩剑的江湖客。

    “我家先生在清修不会客。各位还是请回吧。”袁飞据守山门一步不让,身后是一种弟子持矛而立。

    “你个小娃娃,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好。”说话的是旁边一个长相稍显斯文,但说话却不怎么好听的中年男子。

    “还说什么清修不会客,昨天不还给百姓测字着吗?”一个长脸长眼的红衣女子刻薄地说道。

    而此时聚贤楼里平时宽敞的大厅此时正挤满了人,为首坐的是鬼谷先生,下面是一些师者和一众弟子,正在商讨对策。

    而弟子中却少了如意和张仪,如意是鬼谷不让露面的,那张仪又去哪了?

    云梦谷三面环山易守难攻,但也不是没有漏洞,鬼谷竹楼边的竹林另一侧便是悬崖,但是地势并不险恶,如有心人士想要攀爬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张仪正躺在一块靠近崖边的巨石上,头枕着双臂,屈膝翘着二郎腿,沐着晨光,一派悠闲自得。但那双似眯非眯的眼睛却时不时的撇着崖下。

    崖下正有一人借着绝佳的轻功飞掠直上,此人长脸尖下巴,腮面下坳,一双小眼细如缝却透着精光,头发花白,是一个看着已有些岁数的男人。

    这人还没踏上崖边,张仪一个鲤鱼打挺突然暴起,一把长枪直指那人面门而去。

    那人不及防备在空中转了一圈,踩着崖下一块凸起的石头借力打算向右突围,张仪哪肯给他机会,向右踏了几步一个枪花抡过再次直刺过去。那人见突围失败,便不再强行突围,踩着崖下的凸石向左平行的飞掠而去。

    张仪见他要逃,跳下巨石也向左追了过去,哪知那人一个回旋转又向回飞掠而上,站上了崖边。张仪回身两人对面而立。

    张仪见阻截失败,也不再强拦,漫不经心地说道:“师父说你内功深厚,轻功极佳,果然不假。”

    那个人没有回话,很谨慎的小心地戒备着,一点一点地向竹林里挪动脚尖。

    张仪见他不说话也不在意,继续说着而且声音很大,“你不说话也没关系,一会我也能知道的很清楚,让我想想你这身打扮会是哪个诸侯国的呢?还是哪个江湖门派。”

    夏荷从没见过如此多话的张仪师兄,正一脸惊奇地听得津津有味。如意知道这是张仪怕她们暴露在吸引他的注意力,不能再等,如意一个飞起抡圆了套索就直奔那人而去。

    那人正全身心的戒备着张仪没留心周边情况,一个套马索已然落在了身上。

    如意和夏荷一起勒紧缰绳向竹林里跑动起来,那人一下便被拽了个踉跄。

    张仪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个飞枪直掠架在那人的脖子上。

    夏荷还不放心跑过去掏出个药瓶倒出一粒丸药塞进那人嘴里。如意这时也走了过去问道,“你给他喂的什么啊?”

    “小姐之前练习时炼的丹药啊,伸脚瞪眼丸,只要他一飞立时伸脚瞪眼全身僵硬,只是这是小姐的练习品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效果也许会一命呜呼。”说得一脸惋惜的样子。

    那个人一听立刻干呕了起来。张仪在一旁看两人演戏心里直翻白眼。

    回去后几人合力将那人锁了起来,张仪这才问起如意:“你的套马索什么时候练得这么好了?”如意笑呵呵地说道:“还是之前跟瑞卿学的,不过我这也就是光有个准头,没有力量,要是真的跑动的马我还真套不住。”

    “原来是唬人的花架子啊!我说之前有好多次机会,你怎么偏偏等人站定以后再下手呢。”张仪也笑了。

    “小姐还故意让我说那是什么伸脚瞪眼丸。其实不过是粒锁功丹。”夏荷笑嘻嘻地补刀。

    如意也笑了但是没解释,伸脚瞪眼丸还是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叫《活佛济公》的电视剧里面的,济公穿着一身破衣裳,摇着一把破扇子嘴里念叨着,“伸脚瞪眼丸,只溶在口不溶在手”,活人吃了伸脚瞪眼死了,死人吃了起死回生。可是这些只能回忆一下,没有人能交流。

    “确实有伸脚瞪眼丸,又称要命丹。危重疾病服下人会伸脚瞪眼,病即刻痊愈。”张仪倒是认真的解释道。

    这下轮到如意惊奇了,这不是电视剧杜撰出来的吗,怎么会真的有,真有这么神奇的药。只是再问,张仪就不再回答了。

    “我们还是说说现在怎么办吧?他什么也不说,我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夏荷发愁地说道。

    “这个其实也好办,只是……”张仪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听得夏荷干着急。

    “师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都听你。”如意赶紧打消张仪顾虑。

    张仪从师父的药筐里挑了几味草药,拿上纸笔,几人又回到竹楼后的柴房。

    张仪先将草药融在一碗水中,然后喂给了那人喝,等了一会才拿出纸笔,在纸上写着似字非字,画着似符非符的咒语,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将符咒置于火上点燃,绕着那人转了一圈。

    那人本来坐靠在柴堆上,堵着嘴瞪着惊恐的双眼看着张仪,而此时却突然头一歪昏了过去。

    如意正看得惊奇,夏荷却突然跪在地上拜倒了下去,敬畏地拜道:“大巫贤。”如意不解地看向夏荷。

    张仪朝夏荷比了个噤声,然后朝着如意说道:“我们还是赶紧问吧。”然后朝着那人问道:“你是哪国人?”

    那人并未睁眼却悠悠地张嘴回道:“我是燕国人。”

    直到此时如意才恍然大悟脱口而出:“催眠术。”

    张仪却淡定地接口:“不过是祝由之术罢了。一会儿醒过来,我也别无他法了。”

    祝由之术上古巫术,战国时期正是巫术鼎盛之时,可是即使在鼎盛时期会者也是极少数者。师传徒,口传心授,学会者寥寥无几。

    如意来自现代对这种近似封建迷信的做法本是持有怀疑的,虽然一些书中也曾提过巫医同源,但她一直觉的那些术法更像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心理疗法。不过今天亲眼看见了还是觉得很是震撼,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赶紧审问要紧。

    几人合力这才审问明白,原来此人正是当年看到师祖宝贝并将此事传扬出去的那个人。想到师父之前的猜测,果然此人内力、轻功都绝佳,而且目力极佳。此人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爬现已是江湖最大门派河图门的右副使。

    这个门派如意不清楚,张仪却很清楚,其背景错综复杂,在多国都有势力渗透,分堂遍布各国,其主要业务就是杀手行当。若是让这样一个门派纠缠上怕是再无宁日了。

    如意心想,自己的师祖这半个老乡也是够倒霉的,被这样一个门派纠缠的无奈之下只能躲到深山里去了。

    可是现如今要是再被纠缠上怕是就没那么容易摆脱了,得想个办法。

    “师兄,有办法改变他的记忆吗?”如意一脸期待地看着张仪。

    张仪无奈的摊摊手,“你当师兄是神仙吗?师父的针灸之术了得,你不妨等一会儿师父回来问问师父。”

    一直带着敬畏神色站在后面的夏荷却突然说道,“大巫贤是可以改变人的记忆的,我小时候见过。”

    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夏荷,夏荷却不敢直视张仪的眼睛,低头敛眉轻声说道,“我小时候,部族有个大巫贤非常神通,有个族人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就疯癫了,说话颠三倒四,记忆很混乱,大巫贤就像刚才张师兄那样一番念咒后,那个族人就突然恢复清醒了。”

    张仪轻蹙了一下眉,“你是楚国人?”

    “是,我是后来被卖到魏国的。”

    “我不是大巫贤,只是略懂一二。”张仪说道,却看着如意。

    如意以前也听说过湖南的赶尸人,云南的蛊术,四川的巫术,而四川恰好是现今的楚国的大片地方。只是她觉得那些更多像是传说。现在看来确实自古就有了。

    “师兄,你真是见多识广,这次多亏了你了。”如意真心地说道。

    张仪笑了笑,才说道:“师妹,也很见多识广啊。不过今天的事还请二位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师父。”

    鬼谷回来后看着昏睡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审问的痕迹,几个徒弟却都说已经问清楚了,心里存了几分疑虑,但也没说什么。

    如意问鬼谷能否改变这个人的记忆,鬼谷没说能也没说不能,只是让他们先回去休息,他要再想想。

    待如意他们走后,鬼谷看着地上残存的一些纸灰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