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四十章 改名出师
    ?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九月的天气渐渐凉爽了起来山上尤为明显,除了晌午还有些热,早晚已是很凉快。

    这一日,突然来了一辆驷马高车停在了云梦谷的山门处,车前车后共四名护卫骑在马上。右前方的侍卫翻身下马指挥余下三人开始卸车,自己则进去送了拜帖。余下三一人搬着一个箱子也跟着进了山门。

    聚贤厅里三人打开箱子,箱子里皆是黄金白壁,闪得人眼花。领头的侍卫将拜帖递给鬼谷,又将一封信递给了孙宾。

    如意进来时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康侍卫,这是?”来人正是康明。

    康明转身看到如意,“如意姑娘,主上有信给您。”

    如意接过信,只见信上写的俱是愧疚之情,满纸的歉意,情真意切。如意倒不是不原谅魏罂,迟迟没回去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

    孙宾看完信又将信呈给了鬼谷,给孙宾的信是庞涓写的,信上写的:兄一见魏王,即蒙重用,多年同窗之情,铭心不忘。今特荐于魏王,求即驱驰赴召,共图功业。

    鬼谷看完没有表态,只是对康明说道:“康侍卫,山高路远,舟车劳顿。你们先暂且歇下。魏王求贤之心我已明了,其他的容后再说。”然后吩咐人带四人下去休息。

    大厅里只剩下如意和孙宾二人,“你二人随我回竹楼。再细细分说。”

    路上如意已问了孙宾的态度,如意倒是希望孙师兄能和自己一起去魏国,孙宾的态度倒也不似原来那把坚决。

    到了竹楼,鬼谷让孙宾取山花一只。

    正值九月,菊花盛开之时,孙宾见案几上的瓶中供有一只,遂取之呈给师父,又不忍其离水而枯萎,随即又插回瓶中。

    鬼谷看着孙宾的一串动作,轻声叹息了一声,才说道:“此花虽被折断,但性耐岁寒,霜寒不坏,此去虽有磨难,但不为大凶。一时不能得意,终有功成之时,你的功名,在故土。”

    孙宾虽有疑惑但也未敢多言。

    鬼谷看看孙宾,接着说道,“我为你改个名字,意图进取。宾字左边加个月为膑,日后你就叫孙膑。”

    “谢师父赐名。”孙膑郑重地跪地拜谢。

    “你且去收拾收拾准备下山吧。”

    孙膑走后,如意才说道:“师父是担心孙师兄?”

    如意虽然没有专业的历史知识,但是她记得孙膑为庞涓所害失去了膝盖。如意之前还奇怪为何孙宾师兄的名字和历史书中不同,原来还有改名一说。师父给师兄改名怕是也是知道师兄有灾。

    “今庞涓书信中无一字问候我之语,怕是个刻薄忘本之人,庞涓生性骄妒,孙膑今去岂能两立,怕是不会容他。今后你也要小心,对于你庞师兄不必心慈手软。”鬼谷前所未有的郑重嘱托道。

    临走时,师父给她一枚锦囊,嘱托说,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拆开,若孙师兄有难亦能帮他一把。

    如意心情有些沉重,不知道让孙师兄下山是好是坏。由于想着事情并未注意到迎面走来的苏秦和张仪。

    苏秦叫了好几声“安师兄”,如意才听到。“苏秦,张师兄你们也在这啊。”

    “听说你和孙师兄要走了,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们啊。”苏秦有些撒娇得说着“过段时间我和张师兄也要下山了,以后再相聚就难了。”

    “以后你们可以去魏国看我和孙师兄啊。”如意也很舍不得小苏秦。

    “你们会一直在魏国吗?”苏秦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一定。”如意想了想说道。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如意就打算去齐国找她王兄的。

    张仪打断苏秦的追问,看着如意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遵从己心,道亦有情。”

    张仪说的郑重,苏秦听了却没什么反应,因为平时张师兄就喜欢说些神神叨叨的话,如意倒是听进去了,但也没多想,只是以为是临别赠言。

    “我会的,张师兄,谢谢你。”如意真心地道谢。

    晚风徐徐地吹来,不时的将窗前的金银花香送进屋来,这株金银花还是从师父的药铺移栽过来的,刚开始长得并不好,今年才开的花。如意最喜欢金银花的香气,甜甜的味道暖人心坎。

    如意已经将行李打包好,就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这株金银花。

    “小姐实在喜欢这株花,要不我们就带着它。”夏荷在一旁说道。

    “橘生淮南则为枳,有些东西离开了原来的土壤就不再是原来的它了,可能为了生存也能顽强地活着,但终究失去了它本来的面目。还是让它在这肆意地生长着吧。”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先生,舍不得云梦谷?”夏荷小心翼翼地坐到如意身旁,轻轻地挽起如意的胳膊,“无论在哪,我都陪着小姐。”

    真到下山的那一天,送行的人很多,师兄师弟们排满了山口。孙膑和如意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山门,师父前一天晚上已经替他们送过行,白天就不再过来了,不知为何如意就是有一种错觉,怕是以后见不到师父了。

    如意强忍着眼泪登上了马车,怕再一回头就会忍不住跑回去。

    昨夜师父的话还犹在耳旁:“人总是要学会独自行走,独自面对风雨,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莫要羁绊住自己的脚步。”

    马车走了几日终于看见了安邑城门,这次再来魏都,如意的心境完全不同于上次。表哥马上就要举行继位大典了。许多人与事,许多关系也将变得复杂了。

    这一次如意不想进宫住韶华殿,打算和孙膑一起住驿馆。魏罂拗不过也只得同意。

    如意在驿馆放好行李,就带着夏荷出了门。康明本来要带如意进宫见魏罂的,一转身就不见了人影,无奈只能自己回宫复命。

    如意这么着急出来其实就是不想进宫,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魏罂,但现下在街上闲逛也不是个事。如意走了一会儿,便有了注意。

    “夏荷,你知道大将军府怎么走吗?我们去看看你家将军。”如意笑着问夏荷。

    “将军可不是我家的,那是小姐家的,刚一进城小姐就急着见将军,可见是日思夜想的。”夏荷调皮地说着,边说边赶紧跑开几步。

    “小丫头,学会拿我打趣了,看我不堵上你的嘴。”如意笑闹地追上去。

    两人谁也没留心后面跟着一个一身黑衣胡服的俊美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