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四十一章 见家长
    到了将军府门口,夏荷跑去叫门,禀明了原由,夏荷原就是将军府的人,管事的都认识她。

    “小夏荷,今日可不同于往日了,瞧这出落的亭亭玉立的。”老管事老张头笑呵呵地夸赞道,还不时上下打量着夏荷。

    夏荷被看的不好意思赶紧说道:“张管事还是快去通传吧,我家小姐还等着呢,怠慢不得。”

    老管事这才乐颠乐颠的向里通传。

    没一会儿,如意就被请进花厅等候,如意心情放松,细细品着香茗,正背身欣赏着多宝阁上陈列的摆设,就听见脚步声渐进。

    如意心想这么快就伤势痊愈健步如飞了,遂扬着笑脸转身刚想调侃两句,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并不是令狐远。而是样貌颇为相像,岁数年长的令狐远的父亲,令狐达大将军。

    如意赶紧站好行礼,“见过令狐达大将军。”

    令狐达却站在那一时恍惚,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快起来,快请坐。”

    如意虽然已经从师父那了解了一些令狐达大将军和母亲的一些过往,但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初次见面还是有些尴尬。

    “你比远儿小上几岁,我就托个大,你就喊我一声伯父吧。”令狐达慈爱地看着如意说道。

    “是,伯父。”如意笑着应了。

    “你的事,远儿都和我说了,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想来你母亲在天之灵也会很欣慰。”令狐达由衷地说道,随后又转为一声叹息。

    “伯父,你……”如意还没说完就被令狐达打断。

    “我没事,就是听说你来找远儿,过来瞧瞧,以后就当这是自己家。随时过来玩,住在这都行。”边说边递过一块点心,“来来,吃点心,你尝尝这桂花糕正宗不正宗。”

    如意笑着接过桂花糕,咬了一小口赞道,“这味道真的很正宗。”其实如意对桂花糕并无特别喜爱,但想来应该是母亲的所爱,所以吃得香甜。

    令狐达看着如意吃得香甜也笑开了花。

    令狐远进来时正看见爷俩聊得开心,心中不觉一动,如果这一幕能成为以后的日常该多好,为了这个目标看来还得多加把劲。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令狐远笑呵呵地走进去坐在了如意边上。

    “聊你小时候的糗事呢。”如意开心地回道,边说边递了盏茶给令狐远。

    令狐达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很是欣慰,遂也高兴地起身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聊天了。你们说话,我回去歇着了。中午就在这吃饭吧。”

    “伯父。”如意忙站起来叫道

    一向严肃的令狐达大将军居然冲如意挤挤眼睛,“我再待着下去那小子该不高兴了。”

    “父亲,你……”令狐远无奈地笑了。

    待到晌午用膳时,仍是父子二人加上如意。大将军夫人那边只是派人来传话说身体不适就不过来了,让令狐远好好款待如意。

    而老夫人那边也派人传话说,年龄大了吃饭毛病多就不过来吃了,等用完膳请如意姑娘过去小坐。

    令狐远怕如意多心,解释道:“我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一般都不和我们一起吃,用的都是药膳。”

    “没关系,我理解的。”如意安抚地笑笑。

    吃过午膳,令狐达回房午休,令狐远陪着如意去老夫人屋里请安。如意怎么觉得她今天来的有点不是时候,怎么看怎么有点像见家长的意思。

    令狐远见如意走的有些慢,以为她是紧张,为了缓解故意调笑道:“别紧张,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没想到自己正好一语戳中如意的心思。

    如意突然停住脚步,脸色爆红,“你……你说什么呢?”

    “我就是逗着玩呢。”令狐远没想到如意反应这么大,有些摸不着头脑。

    直到进了老夫人的院子,小丫头在门口迎着,如意才恢复淡定。

    老夫人倒是很喜欢如意,一直拉着如意的手说东说西,说自己一直希望有个孙女,但他们令狐家三代单传,只得了一个孙子。今日和如意一见如故,倒是大有认如意做孙女的意思。

    令狐远一看忙拦住道:“祖母,做你孙媳妇不更好吗?”

    如意不好意思地白了令狐远一眼,当着老人家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令狐远装没看见继续说道:“老祖母,您先别忙着认亲,早晚还不是一家人。”

    老夫人一听倒是开心,“那敢情好,你说你都多大了还不成亲,你祖父像你这么大时都有你父亲了。”

    直到从认亲大会里走出来后,如意才觉得松了一口气,“我今天真是失误,怎么就想起跑来看你。”

    “看我有什么不好,我家人都喜欢你,都认可你,以后你嫁进来不更好相处嘛。”令狐远笑嘻嘻地说道。

    “你再说,再说我就不理你了。”如意嗔怪道,说着故意加快脚步向院外走。

    令狐远见如意生气了赶紧追上来,“好,我不说了。”还故意做了个闭紧嘴巴的动作。

    如意一看噗嗤笑了出来,阳光打在如意的笑脸上,就像一朵盛开的太阳花,明媚而不娇柔。

    令狐远一时看痴,情不自禁抬手抚上如意的脸颊。

    在还差一寸的距离时如意跑开了。

    令狐远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一时失了分寸。

    出了将军府,如意发现夏荷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了?找原来的小姐妹们玩的不开心?”如意拉起夏荷的手问道。

    “也不是,挺开心的,只是张伯、李嫂一直要给我说媒,我不同意,他们还说要跟小姐来说。小姐,你会把嫁人吗?”夏荷担忧的问道。

    如意这才意识到夏荷今年已经十六七岁了,在这个时代早就该嫁人了。

    “女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如意顺手捋顺了夏荷被吹乱的鬓发,甚有长姐的风范。

    “可是我舍不得小姐,我想一辈子和小姐在一起。”夏荷撒娇地说道。

    “我答应你,等你遇到喜欢的人再嫁。”如意笑着说道。

    “喜欢的人?就像将军喜欢小姐,小姐喜欢将军一样吗?”夏荷调皮的说完,又向远跳了几步。

    “你这丫头越来越皮了。”如意假装生气的追上来。

    如意刚一动就听“嗖”的一声,是箭羽与空气的摩擦声。如意赶紧后退,只见一只冷箭破空而来。

    “小姐,小心。”这时夏荷也发现了不对,奈何武功低微救不了小姐。夏荷只来得及抬头看见一个黑衣胡服的蒙面人,手持弩箭在屋顶上飞檐走壁的跑远了。

    “啊”如意闷哼一声,便跌坐在地上。

    夏荷赶紧跑过去,看见一支冷箭横躺在地上,箭头沾着血。“小姐,你伤到哪了?”

    夏荷想要扶起如意,才发现如意小腿处透出了血红,撩开一看,血流顺着小腿滴下来。

    “小姐,你等着,我去找人。”好在是离将军府不远,夏荷赶紧跑回去求救。

    如意咬牙坐起来,查看了一下伤口确实有点深,皮肉外翻,血流不止,如意迅速地抽下自己的腰带绑在伤口上面约一寸多的地方,然后翻出香囊找出瓶止血药洒在伤口上,钻心的疼痛让如意不得不咬紧牙缓了缓,然后又掏出绢帕把伤口包扎上。

    待一切做完,如意才缓了两口气,就看见令狐远形色焦灼的大步的跑了过来。他自己的伤还没有痊愈,医师说不让剧烈运动,而他却完全不顾自己的伤亲自跑了过来,如意心中一阵感动。

    而令狐远看到那个已经包扎好仍在渗血的伤口,心里一阵心疼,这得多么坚强的女孩,自己去包扎伤口,还能泰然处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