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四十三章 一年之约
    ?

    三日后便是魏罂的登基大典,随之大婚之事也将提上日程。

    朝会上,主张即刻完婚的不在少数,只有部分人认为时局不稳,不宜过于高调行事。

    魏罂听得头大,不想理会这些所谓的元老倚老卖老之词,但一抬头又正好看见令狐远低头不语,想起那日如意说她有喜欢之人,不免有些气息上涌道;“令狐将军,有何高见?”

    自那日魏罂急召如意进宫,令狐远便知道他与魏罂自小那点情意已经开始出现裂痕且不可修复。“臣下一介武将,对礼制上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这恐怕要问礼官。”令狐远答得不卑不亢。

    魏罂不发一言的盯着令狐远。

    恰逢庞涓引孙膑进殿觐见,魏罂赶紧走下高台迎接,拱手为礼,礼数甚全。

    饶是孙膑再清高,一看这阵势也赶紧拜倒,“臣乃村野匹夫,承蒙君上礼遇,不胜惭愧。”

    “先生于兵法之造诣连鬼谷先生都连连夸奖,寡人一直盼先生来,先生肯来,寡人已是大慰平生。”然后转头对庞涓说:“寡人欲封孙先生为副军师一职与你同掌兵权,你意如何?”

    “庞涓不敢托大,上有令狐将军,臣自知才疏学浅。”庞涓谦逊地说道。他以为令狐远对分了他的兵权肯定会有意见遂将球抛给令狐远。

    “令狐将军可有异议?”魏罂转身看着令狐远问道。

    “臣没有异议。”令狐远眼观鼻鼻观心地说道。自知魏罂是有心打压。前几天刚分了部分兵权给庞涓,如今又这么说自是想要进一步分权。

    庞涓见令狐远不接话茬忙拦道:“臣与孙膑兄,同窗数载,孙兄长于臣,岂可兄长为副。不若拜为客卿,待兄有功绩之时,臣自当让位,甘居其下。”

    “卿说得在理,拜孙先生为客卿,赐宅邸一座,黄金千两。”魏罂朗声说道,转身走回高台王座。

    “什么?只是客卿?”如意问道。

    “谁说不是呢,小姐。以孙师兄的才华怎么能是客卿呢。”夏荷撇撇嘴说道。

    “客卿不过是外面看着优崇,那是半个宾客,不以臣礼加之的。庞师兄怕是担心分了他刚得到的兵权吧。”如意愤愤地说道。“不行,我去找表哥说去。”

    “小姐,你还是别去说了,今天君上是有意打压令狐将军。才闹了这么一出。”

    如意一听不得不重新坐回坐上,令狐远是被她连累的。她若再去说,怕是会适得其反。只能先委屈孙师兄了,择日再说。

    早朝后,魏罂亲自过来,头戴前后各十珠帘的平天冠,一身红色宽袖长袍的朝服,腰系黑色龙纹钩带,脚穿黑色长靴,俊美的脸上,已隐隐有了君王的气势。

    这是如意第一次看见魏罂穿君王的朝服,竟一时有些不适应。都说欲带王冠必承其重。不知这其中的分量,表哥可有体会。

    “表哥,穿这身还挺好看的,头冠重不重?”如意笑着问道。

    “我来得急,忘换衣服了。”魏罂说着摘下了王冠,随手放在了案几上。

    “什么事这么急?”

    “上次在街上行刺你的人,抓到了。”

    “真的,在哪?我能见见吗?”如意急切地问道。

    “可以,不过此人武功不弱,压在了天牢,你一会随我去看看吧。”

    如意和魏罂说好要单独见一见这个刺客。她感觉这件事怕是和那两件东西有关,有些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当如意走进天牢时看到的是一个俊美的少年,虽然困于牢笼,但一身铮铮傲骨却尽显眼前。

    “你叫什么名字?”如意清朗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天牢里。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聂政。”聂政傲然地说道。

    “你为什么要刺杀我?”

    “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偷了别人的东西,还栽赃与别人,你还好意思问我?”少年冷哼一声。

    “我偷了谁的东西?”

    “你偷了我义父的东西,我劝你赶紧把东西交给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不然你逃不过我们的刺杀,不死不休。”俊美少年轻蔑地说道。

    “我偷了你义父的东西?不死不休?让我猜猜你义父是谁?”如意饶有兴致的说道。要说前面她还没联想到谁,此时说得这么明白,也只有河图门能干出这事,他义父想必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你义父是范天寿。”如意说得是肯定句。

    “我就说你知道,一开始还跟我装糊涂。你现在想明白还不晚。”少年讥诮地说道。

    “我猜到是因为这确实是你们河图门,你义父的风格啊,信口开河,纠缠不休。”如意看着少年一字一顿的说道。

    少年立刻气急败坏,“你……你说什么?”

    “别急,我来跟你讲讲你义父的光辉事迹。”如意悠哉的扯出桌旁的一把椅子,慢条斯理的坐了上去,又整了整自己的裙摆,才悠然地开口,“你师父就是个卑鄙小人。他在利用你。”

    “你血口喷人。”少年气愤地吼道。

    “是你师父想偷我的东西,偷鸡不成蚀把米,你们河图门里其他人没告诉你实情吗?难道你们河图门内部最近没发生什么事吗?你师父没受伤吗?”

    少年突然有些沉默,眼里闪过一丝危险光芒,“你怎么知道?是你设计的?有内应?”

    “你义父说什么你都信是吗?你还有家人吗?”如意没记错的话历史上的聂政是有母亲和姐姐的,是个极其孝顺的忠义之士。虽然这个历史有些错乱。不知道还和原来的历史能不能对上,但她依然想试一下。

    “我没有家人,义父就是我的家人。”少年冷声说道。

    “你还有个母亲和姐姐呢,你义父只当你是颗棋子。你不妨用心感受一下,我们立个一年之约,一年之中你可以跟着我,看看我是不是如你义父所说,你也可以观察你义父,看他是不是如我我言。”

    俊美少年犹豫了一会说道:“好,一言为定,你放我出去。”

    天牢之外,魏罂有些生气的说道:“什么放了他?不行,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工夫才抓到他,再说他若是再刺杀你怎么办?”

    “表哥,你放心,我相信他是一诺千金之人。”如意好言劝解道。

    “你倒是相信他。怎么不问问我。”魏罂虽然脸色不好,但已有所松动。

    如意赶紧趁热打铁,又是撒娇又是说好话,魏罂才勉强同意,但必须要加派人手看着聂政。

    如意只得同意,然后去牢中亲自去放了聂政。

    “你真的放我走?”聂政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相信你也是千金一诺之人。”如意说得慷慨。

    “好,我虽不是君子,但也不是那无信之徒。我答应你便是,我暂时不刺杀你,我会时刻跟着你的。”

    如意暗自发笑,自己倒是多了个小跟班。

    魏罂倒是不放心,又加派了很多的侍卫,时刻看着聂政,保护如意。

    令狐远知道这个事情后,倒是不太在意,他相信如意,相信如意看人的眼光,既然她觉得没问题,就应是问题不大。何况他现在不能一直保护她,多个杀手跟班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