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四十四章 魏罂大婚
    秋日的阳光不再炙热,晒得人暖阳阳的。如意斜靠在窗边榻上看书,阳光洒满小窗。

    魏罂站在院子里,隔着窗纱望着如意看了好久。今日朝会上,那些元老大臣们又逼着他尽快完婚。而且秦国也派了使者来交换了更贴。恐怕这一次他有心想拖也拖不了了。

    他想等如意回心转意,可是时间不等人,形势不等人,魏国已由不得他任性了。他多想就这样看着如意,直到地老天荒。最终魏罂没有进屋,神色黯然,背影萧索的默默离开了。

    登基大典之后,礼官正式开始走大婚流程,但魏罂每天依然会到如意这里坐坐,有时不通报也不进来只是在廊下远远地瞧着如意,俊美的脸上却再难展笑颜,身形也日渐消瘦。

    这日魏罂又亲自送来了如意喜欢吃的点心和银耳羹。魏罂坐在案几一边托着腮瞧着如意吃得香甜。

    如意一抬头瞧着表哥形色竟有憔悴,以为是新登基有些劳累,便关心的的嘱咐道:“表哥,国事再重要也注意身体。”

    魏罂只是笑笑没有回应。

    “表哥,听说秦国使者已经来换更贴了,那你是不是快要完婚了,等你完婚我就搬出去住可好?”

    魏罂听了却突然暴怒,猛地站起来狠厉地说道,“谁跟你嚼得舌根子,我完婚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搬出去住?”

    “表哥你生这么大气干嘛?我本来也不会在宫里常住,在外面也方便,现在危险也解除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了。”如意也跟着站了起来,解释地说道。

    “你打算去哪?就那么想去找令狐远吗?”魏罂眼神冰冷得可怕。

    如意从没见过表哥发这么大火,也从没见过表哥对她说话这么凶,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魏罂以为如意不回答就是默认,心下已是一片死灰。

    魏罂突然上前一把抱住如意,不顾一起的低头就吻,如意见这架势也有些心慌左右躲闪着,嘴上说着,“表哥,你冷静点,你别这样。”

    魏罂哪还听得进去这些,打横抱起如意就向室内走去,如意使出浑身的力气挣扎着,奈何没有魏罂力气大,也没他武功高。

    魏罂将如意放到榻上,如意刚要翻身下去,魏罂立刻欺身上前压住如意,“如意,我一直喜欢你,你不知道吗?”此时魏罂已经眼神迷离。如意就是再不经事,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下一片哀凉,竟不自觉的留下两行泪。

    魏罂的吻刚一落下来,却吻上了一片冰凉,立刻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清醒过来,赶忙撑起身子,手忙脚乱的帮如意擦着泪,“对不起,对不起如意。”然后仓皇失措的离开了。

    秦国送亲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的进了魏国的边境,庞涓负责这次的接亲护驾,早已在边境上等候多时。

    庞涓下马走到送亲队伍中间豪华的马车前,只见一个小侍女跳下马车,搬下脚蹬放好,一截莹白皓腕轻挑起车帘在小侍女的搀扶下缓步走下马车。待看清来人面貌时,庞涓心下一喜。

    “末将在此恭候公主多时。”庞涓赶紧行礼,朗声说道。

    “咦?原来是你?我们在云梦镇时打过照面。”赢曼慢声细语的说道。

    “正是末将,劳烦公主还记得。”庞涓心里美滋滋的。

    赢曼端庄典雅的微微一笑,“今后就拜托庞将军了。”一语双关,今后既指后面这段路程的护送,也指到了都城完婚以后的事。

    庞涓心思活泛,立刻听出了弦外之音,“公主放心!”

    两人一见面便自然而然的搭上了关系。聪明人无需多言几个眼神便表明了立场。

    赢曼扶着彩霞又登上了马车,庞涓上了马在车队前带路。一队人马又浩浩荡荡的向都城行去。

    到了驿馆安顿好食宿,庞涓敲响了赢曼的房门。彩霞客气的将他让进屋里,赢曼则端坐在案几旁。

    “公主对食宿可还满意,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庞涓热络地说道。

    “有劳将军挂心,一切安排都挺好。”赢曼笑着说道然后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大殿下还好吗?噢,不对,现在应该是王上还好吗”

    “王上一切都好。很快公主就能见到王上了,末将口误,应该是王后很快就能见到王上了”庞涓恭谨的说道。

    赢曼听了心里高兴,但面上不显。“王上刚刚登基,千头万绪都等王上理顺,肯定很忙,不知道有没有看顾好自己的身体。”

    “是啊,王上忙的睡觉的时间都很少,不仅要忙前朝的事,还得照看如意姑娘的安危,帮如意姑娘抓刺客。”庞涓有些心疼的说道。

    赢曼紧紧抓紧手中的帕子,指甲都掐进掌心的肉里了而不自知,过了一会才松开手,云淡风轻的说道:“如意姑娘也在都城啊。不是在云梦谷吗?这个如意姑娘倒是蛮厉害的。”

    “可不是,我这师妹可了不得,不仅破了我师父不收女徒的例,而且还颇得王上赏识呢。”庞涓兴致勃勃的说道。

    庞涓这番话说的甚是巧妙,听上去像是在夸赞自己的师妹,可是咂摸咂摸却不是那个味道。

    接下来的几日,赢曼时不时就会找庞涓聊上几句,打听一下魏罂的喜好,探听一下魏罂的习惯。庞涓都事无巨细的跟赢曼汇报一番。

    这日魏罂刚刚下了朝会,换完朝服,端着一碗银耳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康寿匆匆来报,“王上,秦国公主进了安邑城了。”

    “速度倒还挺快。”魏罂说完就愣愣地看着那碗银耳羹不再说话。

    康寿等了半天也不见魏罂说话,只得再次请示道:“王上,秦国公主要怎么安排?”

    魏罂这才木木地抬头目光困惑有些不解的说道,“安排?按着礼制接待就是。”

    “喏,属下明白。”

    康寿看着神思不属的主子无奈地转身走出了青阳殿,心里一声叹息。主子喜欢如意姑娘,明眼人都知道,之前主子为了娶如意姑娘所做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可是命运就是要这样安排。不过主子现在已经是王上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要留个姑娘在身边又有何不可呢。

    如意自那日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魏罂,不见面倒也轻松,不然她还真不知道两人要如何自处。

    如意正在写一副书法字,纸上写着“勤政爱民”四个字。

    夏荷匆匆进来通报道:“小姐,王上来了。”

    如意顿了一下才抬头,见魏罂已站在门口,两人对视,如意复又低下头。

    魏罂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如意,我来是想告诉你,我要成婚了。”

    如意沉默了一下,才微笑着说道:“恭喜你啊,表哥。”然后抬笔沾了沾墨汁,继续写道:“琴瑟和鸣”,然后拿起来轻吹了两下递给魏罂,“表哥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愿你今后能勤政爱民,祝你和王嫂琴瑟和鸣。”

    魏罂接过整副字,绢纸虽轻于鸿毛,掂在手上却重于千金。魏罂心里堵得慌,明明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却说不得碰不得。

    魏罂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魏罂挥退了身后跟着的侍从,一个人捧着一幅字,走在偌大的魏宫里,这里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意的地方,亦是他失去如意的地方。

    整个宫苑像一个巨大的蜜糖充满诱惑与甜蜜,诱惑着人去争抢。而对于身在其中的人来说,整个宫苑又像是个巨大的蜂窝,将人困在其中,动弹不得。

    魏罂迎风走着,眼睛一阵酸涩,两滴泪落在了纸上,氤氲开一朵墨花。

    五日后,魏国新君魏罂大婚,迎娶秦国公主赢曼,举国同庆,七国瞩目,各国纷纷派来特使前来朝贺。

    按照周礼礼制,六礼已走完“纳彩,下达,问名,纳吉,纳币,请期”只剩最后一项亲迎。

    大婚当日,魏罂穿着大红色崭新的礼袍,骑着高头大马,带着用红绸装饰一新的驷马高车,亲自去驿馆接新娘。

    新娘也是一身大红色新衣,头戴凤冠珠帘,由媵女扶着走到马车跟前。新娘抬头看向高马上的魏罂,羞涩的浅浅一笑。

    魏罂却震惊的僵在马上,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国公主竟然就是他无心搭救的盈曼姑娘。盈曼即赢曼也。

    迎回魏宫后,新君大宴四方宾朋,八方来客。但凡有敬酒的宾客,魏罂都是来者不拒,没有敬酒的,魏罂就挨桌去敬。宴到尾声,魏罂已是叮咛大醉。

    大家都道是魏罂娶了秦国公主心里高兴的,公主不仅身份贵重,还与秦国重修姻亲之好,政治地位得到巩固,而且还是个美人。

    可是殊不知,魏罂被掺回青阳殿时倒头就睡,连新娘都没看一眼。

    赢曼只得自己拆了凤冠珠帘,换了大红礼服,坐在榻边,神色晦暗不明地看着一旁呼呼大睡的魏罂。

    新婚之夜,夜沉似墨,月朗风清,唯独床前人,心绪难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