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四十七章 又起战事
    金秋十月转眼已近尾声,满眼的绿色已经披上了金黄的外衣,天空中的云也越飘越高。

    如意这几天有些焦虑,听说前朝已经因为对韩赵用兵一事吵起来了,而且令狐远因为此事还被勒令回去养伤不必早朝。

    如意有些担心令狐,因为自己的缘故,最近令狐远一直受王上排挤。

    而战事恐将再起,如意几次想要见魏罂劝说都被挡在了门外。

    如意也只能从孙膑那里了解一些情况。

    这日如意突然收到了一张孙膑的密信,约她在后花园太湖边假山旁面谈。

    如意虽然觉得这不像是孙师兄的作风,但又担心时局紧张真的有要紧的事,遂决定还是去赴约。

    “小姐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夏荷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事的,我自己去吧,孙师兄可能有要紧的事要说。”

    傍晚时分,太阳沉向了西方,大地上的一切都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神秘感。

    如意在假山边等了好久,才见孙师兄匆匆跑来,然后气喘吁吁地说道:“宫门要落钥了,这么晚师妹找我什么事?”

    如意一听,心里电光火石之间明白怕是中了圈套。

    “我们怕是中了圈套,我也是收到了师兄的密信才来的,师兄快走。”如意尽量冷静的说完。

    如意回身就要走,去不知怎么脚底一滑向后倒去。孙膑还有些懵,但一看师妹要摔倒,赶紧去接,一步上前刚好接住如意,但冲力太大,两人还是同时倒地,只是这次是孙膑半个身子垫在了底下。

    摔得孙膑闷哼一声,如意挣扎地想要撑起身子。

    却听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惊呼道:“师弟,师妹你们……?”

    来的这么巧,时间算得真是分毫不差。如意咬咬牙,撑起摔得生疼的手臂起身,然后又从容的将孙膑扶起来。

    这才抬眼向说话人看去,只见魏罂一脸寒霜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在刚刚降临的夜色中显得越发诡异。而旁边站着的正是他们的好师兄庞涓。

    孙膑还没大弄懂现在的状况,拂了拂身上的灰,礼貌地见礼,“参见王上。”

    剩下三人都没有说话,而魏罂只看着如意,如意亦不卑不亢地坦然地回视着魏罂。

    然后还是庞涓打破了沉默,“王上勿怪,师弟和师妹原在山上也很投缘,经常一起交流问题,想是交流的投入忘了时间。”

    这番话听上去倒像是替他们辩白,可是魏罂刚刚有些松动的表情却瞬间变得越发冷了。

    魏罂一个健步上前拉起如意就走,然后冷声吩咐还站在那的两人,“你们都先回去吧。”

    如意手腕被魏罂拽得生疼,使出浑身力气想要甩开桎梏,“放开我。”

    魏罂戛然止步,一个回身将如意圈在怀里,声音充满无限痛苦的说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行,为什么他们都可以,就我不可以。”

    如意听到此,才停止挣扎,冷静地说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吗?表哥,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放手吧。”

    魏罂身子一僵,双臂缓缓地垂了下来,俊美的脸上充满了惊痛,“我不会放手的。”说完转身大步地离开了。

    转天韶华殿又增派了侍卫,出入门禁很严,限制了如意出宫,即使在宫内也有大把侍卫跟着。

    而此时前朝上正式下召,出兵韩赵两国,由庞涓任大将军统率大军,不日出发。

    魏国大军势如劈竹,捷报频传。一路攻克多个城池,又有秦国大军压境做支持,魏军很快败韩于马陵,败赵于怀。

    如意漠然地听完夏荷的叙述。有些事想要阻止却一定会发生,也许这就是命运使然。

    “小姐许多人都说这场战争打的好,保住了魏国的独立。”夏荷说道。

    “但是至此魏国也将陷入孤立境地,三晋联盟彻底破裂。”

    “不是还有秦国的支持吗?”

    “秦献公之前流亡魏国时确实与武侯盟过誓,但是他的支持是为了自己修养生息,秦国的初行为市和初租禾已经初见成效,国力大增,过不了多久就该着眼河西地区了。”如意说的不无叹息。秦国最终的强盛是历史的必然,她阻挡不了。

    过了一会儿,夏荷说道,“小姐,听说将军又要回防桂陵了。”

    “这么快吗?”如意也没想到令狐远这么快就又被远派了,果然还是被自己连累了。她的想办法出去见见他。

    如意想了一会儿想出了主意,从贴身的香囊里翻出了两张人皮面具,这还是之前吴名给她的一直没有用武之地,正好今天试用一下。

    如意把两张面具铺平展开,一张是男,一张是女。选了女的那张,又将男的那张叠好放回去。人皮面具虽然薄如蝉翼,但是很有韧性,如意不小心手指被划出了血珠。如意赶紧从香囊里抽出手查看,只是划了一道小口,血珠已经被蹭掉。

    如意没在意,继续嘱咐夏荷去找个斗笠和鱼钩去,就说自己要去太湖钓鱼。然后跟着一帮人去了后花园的太湖。

    如意嫌人多惊扰鱼儿不上钩,让侍卫们都站的远一些,自己则带着斗笠坐在岸边。不多时,如意说要出恭,夏荷和另外一个侍女陪着她去了

    一会儿又回到了湖边继续钓鱼。侍卫们看着带着斗笠衣着身形都差不多,也没怀疑,依然站在外圈守着。

    然而此时如意已经贴上了面具换上了一身女官的衣服,悄悄地向宫门去了。

    到宫门处,如意正发愁没有腰牌怎么办,就远远地瞧着令狐远从廊下走了过来也要出宫。

    如意赶紧拦住令狐远,拽到隐蔽的墙角。令狐远反应更快一把抓住如意的手腕反剪其后,厉声问道:“什么人?要做什么?”

    如意赶紧出声,“是我。”

    令狐远一听是如意的声音赶紧松手,但仔细看那张脸却是一张陌生女人的脸。

    令狐远依然戒备着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

    如意看出令狐远还在戒备,在心里暗暗赞叹吴名的面具真是逼真,“真的是我。”然后从怀里掏出月牙形的玉佩,递给令狐远看。

    令狐远见玉佩,是如意没错,便放松下来。“你怎么这个打扮出来?”

    “说来话长,你先把我带出宫去吧。”如意催促道。

    “好,你就装成我的侍女跟着我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顺利的走出了宫门。

    魏罂还有些不适应这个陌生女人的脸,带着如意找了个食肆,要了个包间。

    进了包间两人才细细分说了近况。令狐远气的一拍桌子,“我没想到王上会限制你的自由。”

    “他现在是王,不再是原来的大殿下了。”如意说完两人都沉默了。如今身份关系都变了。如果魏罂强留如意在宫中,还真的很棘手。

    “放心,我赌他不会。”如意坚定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