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一章 陷害
    如意回宫跟魏罂禀明了聂政的事,魏罂不置可否。

    其实如意倒是有些喜欢聂政这孩子,除了嘴巴硬些,本性倒是并不坏,可能更多的是受他义父的误导,才误入了歧途。如意倒是有心教化他。

    这日如意睡得晚了些,第二天早晨起来的迟了些。刚刚洗漱完毕,就见夏荷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小姐,不好了,王上遇刺了。”

    “怎么回事?”如意一把抓住夏荷的胳膊,“别急,慢慢说。”

    “王上受了些轻伤昏迷了,并不大碍,刺客也已经被抓到了,只是这个刺客竟然是聂政。”夏荷有些说不下去的看着如意。

    如意缓缓地松开了夏荷,“这不可能,聂政的目标一直都是我,这其中一定是有所误会。”

    话刚说完,只听院外一阵嘈杂,“快,将这个院子围起来,一个也不能放出去。”

    如意和夏荷对视一眼,一前一后走出了韶华殿。围了院子的正是王后身边的姜总管。

    “姜总管,这是何意?”如意冷声问道。

    “姑娘别跟老奴使声,敢作就得敢当。”姜总管嘲讽地说道。

    “我敢做什么?”如意皱着眉头问道。

    “你个刁奴,竟敢欺主。”夏荷厉声喝道。

    “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哈哈,老奴的主只有王后,你们又算什么主,怕是一会就是阶下囚了吧。”姜总管嚣张地说道,“别看王上平时护你,但这次铁证如山怕是有心也无力了。来人,拿下。”

    几个侍卫上来就要反剪如意的手臂拖走,如意挣了两下,威压的说道,“放开我,我自己走。”

    几个侍卫吓得立刻松开手,就连见过大世面的姜总管也吓了一跳,只得低声嘟囔一句:“让她自己走。”

    如意原以为会把她和夏荷押解到天牢或者地牢,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押解到了一处冷宫。

    侍卫将她们推进去便锁了院门。整个院子破败萧条,处处透着阴森恐怖的气息,推开斑驳残破的正殿大门,扑面而来的尘土呛得人直不起腰来,到处都是蜘蛛网,挡都挡不掉。

    屋角有个没有腿的床榻,案几也只剩下了三条腿。剩下屋里再无一物可用,只剩堆着的稻草和一些破碎的布条。地面上一些深褐色的痕迹不知道是残留的血迹还是什么分泌物的痕迹。

    总之看的人阵阵作呕。

    “这里怎么能住人啊?我去找他们。”夏荷委屈的就要跑去叫门。

    “别去了,没用的,她没关我在天牢地牢,而是选了这么个地方,就是为了恶心我。”如意冷淡地说道。

    “小姐,你说的是王后?”夏荷还有些不敢置信这是赢曼的作为,“虽然王后不太喜欢咱们但怎么也是旧识,不至于吧。”

    如意只是冷笑一声,“恐怕不是不太喜欢,而是恨之入骨啊。”说完如意环视一下四周,然后又放松下来,轻笑着说道,“好了,我们找找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收拾一下。”

    “小姐……”如意小可怜似的望着如意。

    如意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吓到了吧。没事了,我们不还在一起嘛,总会过去的。”

    夏荷这才阴转晴不好意思的笑道,“小姐说的我跟小孩似的。”

    “好啦,赶紧忙活起来吧,一会天该黑了,这天气一天冷似一天了,到了晚上就更冷了,得赶紧收拾个遮风避寒的地。”如意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将蜘蛛网扯了下来。

    夏荷一看小姐都不怕,她还有什么可怕的。也赶紧出去找水源准备将仅存的床榻和案几擦一下。

    院子里有棵大槐树,树叶已经落得差不多了,地上堆满了枯叶,风一吹沙沙地响。

    夏荷出来时赶上一阵风吹过,夏荷缩了缩脖子,正好看见被风吹走的落叶下掩埋着水井的一角。

    “小姐,这有一口水井。”夏荷高兴地跑过去,扒拉开堆在上面的落叶露出了井沿,由于年久失修,井上的辘轳已不知所踪,但不管怎么说有个水井总是好的。

    夏荷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水桶,最后在井沿处找到一个栓绳子的铁棒,下面垂着根绳子一直垂到井眼里,估摸着绳子下应该就是水桶了。

    夏荷使出浑身的力气才把桶拽上了,里面还有半桶水,夏荷高兴的刚想招呼如意,却“啊”的一声将桶扔在了地上。然后哆哆嗦嗦的向后挪着。

    如意听到叫声赶紧跑过来,“怎么夏荷?”

    “死……死人。”夏荷哆嗦的说话都不利落了。

    如意定睛一看水桶里居然飘着一个骷髅头,白骨让水泡的更加惨白,不停的在晃动的水中浮动着。

    如意也着实吓了一跳,但很快定下心来。若世间真的有鬼,也应该没什么可怕的吧,还有什么比人心作怪更可怕。

    魏罂醒过来的时候,看见赢曼坐在榻边,眼里含泪珠,嘴里念叨着什么,手里端着药碗轻轻的搅着。

    魏罂张了张嘴轻声地说道:“辛苦你了。”

    赢曼惊喜地说道,“王上你终于醒了,不辛苦。”然后转身冲着外间喊道:“医师,快来瞧瞧,王上醒了。”

    医师进来重新号过脉,然后说道:“王上无大碍,那一剑只是擦伤了心脉上的皮,虽然看似凶险,但只是皮外伤。王上晕倒主要还是最近身体有失调理,积劳所致气血不足。坚持服药定会好的。”

    一番话说完,魏罂才慢慢回想起了今天早朝后他经过后花园突然碰上那个跟着如意的小刺客。二话没说,上来就刺了自己一剑。

    他当时就觉得的那少年表情怪怪的,没想到抬手就是一剑,一点防备也没有这才被刺中,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晕倒了。

    魏罂挥退了医师,问着赢曼道,“那个小刺客哪去了。”

    “在牢里看压着呢。已经招供了。”赢曼回道。

    “如意还不知道吧?她若知道她那么信任的孩子不值得相信,一定会难过的。”魏罂惋惜地说道。

    “如意姑娘恐怕一定也不难过,只会恨他没有完成任务。”赢曼一字一句的说道。

    魏罂皱着眉头,脸色瞬间冰冷,“你什么意思?”

    赢曼起身后撤一步跪在地上,“王上,有所不知,大司寇已经都审问清楚了,聂政已经招供,他是受如意姑娘指使来行刺王上的。”

    “不可能。”魏罂猛地坐起身,胸口一阵钻心的疼,赶紧用一只手捂住胸口。

    赢曼见状跪着向前挪了两步,忧心地说道,“王上别动,伤口又该渗血了。”

    魏罂哪里肯听,缓了缓,就要下地,嘴里念叨着,“我不信,我要亲自去问。”只是一阵头晕又不得不坐到榻上。

    赢曼哀哀地看着魏罂,有些悲切地说道,“王上就这么对如意姑娘有信心吗?多日来的情形,王上心里一点也不打鼓吗?”

    魏罂听了这话像被施了定身咒,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动弹不得。

    难道如意真的恨我了吗?恨不得让我去死?魏罂面上哀伤,心里更是疼得厉害。

    “王上若不信明日召大司寇一问便知,今晚还是好好养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