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二章 峰回
    如意和夏荷两人简单将冷宫一角收拾了出来,将干稻草堆在榻上,两人蜷缩在其中勉强抵御着夜晚的清寒。

    晚餐只送来了些残羹冷炙,两人都没用下多少。就着这寒风更是饥肠辘辘。

    “小姐,你说王上会相信我们吗?”夏荷小心翼翼地问道。

    若是从前如意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夏荷,他会相信我们。但是现在她还真有些不确定了,人心会变,魏罂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带着她观星赏月看日出的可亲可近的表哥了。他现在是君王,掌人生死的君王。

    “端看今晚吧。”如意目光悠远的望着窗外说道。

    如果今晚魏罂来救自己,那么就说明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如果没来,那么就说明他心中已经存了疑。只能靠自己救自己了。

    窗外依然星月明亮,只是那个一起观星赏月的人却不在了。

    如意彻夜未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如意的心也一点点冷下来。

    现在她必须想办法出去,只有出去才有希望。

    直到天色蒙蒙亮,如意才勉强睡着,但睡得并不安稳。梦中有些片段竟然是失火前母亲带着哥哥和自己逃亡的日子。看来记忆正一点点恢复。

    如意醒来时,已经天色大亮,夏荷已经从门口取来了饭菜,依然是剩饭剩菜,好在天气已冷倒没有馊味。

    如意想着必须要先吃饱活着才能想其他,遂拿起碗筷准备吃饭。却听见门口有大门打开的声音,夏荷一下子高兴地站了起来。如意却坐着没动。

    进来的是一身雍容华贵的王后,身后跟着的是芸长使。夏荷的高兴瞬间熄灭。

    “呦,如意妹妹怎么吃得是我的剩饭呢?”赢曼看着坐在那拿着饭碗的如意,笑得一脸恶略的说道。

    “你别欺人太甚,当初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就是个蛇蝎。”夏荷一下子像点燃了的炮仗炸了锅。

    “主人还没说话,狗倒先叫了,果然是条衷心的好狗。”赢曼轻蔑的看着夏荷说道。

    如意见夏荷受不住激,这才放下碗筷,站了起来,拉了拉夏荷的袖子,然后拉着夏荷无视的从赢曼身边走过,然后转头对夏荷说道,“你让狗咬了一口,难道还要咬回去不成。和畜生一般见识不是自降品格嘛。”

    夏荷一听噗嗤乐了,自家小姐平时看似温和有礼,但这骂人的段数也是够高的。

    赢曼见自己的示威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气的涨红了脸,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如意的背影说道,“别指望王上来救你了,他早就不信你了。”

    如意也没回头也没停顿,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从来没指望过别人。”

    赢曼气不过,这样的境遇如意还能一副高洁的样子从容淡定,她一定要让如意低到尘埃里。整个过程赢芸却没有说一句话。

    赢曼带着怒气甩袖就走,却没有看到赢芸在转身时从袖口里掉出去了一张纸条。

    如意回来时正好看见地上的纸条,捡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菜里有毒,子时屋后角门见。”

    夏荷也凑过来看,“这会是谁写的呢?”

    “刚才进来的就两个人,一个恨不得我死,一个没说话。你说还能是谁。”

    “这倒是,我刚才还奇怪芸长使平时那么爱说的人,今天怎么一句话也没说呢。”夏荷快人快语的说道。

    “小姐,你觉得她是真的想帮我们吗?”

    “应该有多一半是真的吧,至少她是不想我死。”如意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我们就晚上会会她,听她怎么说。”

    夜半子时,如意和夏荷等在后角门处。夜里天气很冷,两人不时跺着脚,搓着手。

    夏荷还小声抱怨着,“不会是骗咱们,故意整咱们吧?”

    话刚说完,就听角门外传来轻轻的一声猫叫,随后是三下扣门。

    如意透过两个门扉之间的门缝看出去,果然看见赢芸站在门外,连侍女都没带。

    如意也轻扣了三下门扉,学了一声猫叫。

    然后就见顺着门缝塞进来四个馒头,夏荷赶紧接过馒头。就听外面小声说道,“以后别吃送来的饭菜,里面有*。子时这班岗的侍卫,我已买通,我每天会这点给你们送吃的。我会想办法救你们出去。”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如意问道。

    只听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不想让你死,因为你死了将会永远占据王上的心,别人就再也没有机会走进去了。我和王后不同,我只求一份感情。”说完那边就再也没有声音。

    如意透着门缝只来得及看见一个转身离去的倩影。

    “小姐,你相信她吗?”夏荷犹疑地问道。

    “她是一个明白人。我相信她。”如意说的肯定。

    第三日早晨,魏罂依然没来,如意知道这一次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容易破局了。

    而此时的魏罂其实也很焦虑,早朝上大司寇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自汇报了案情和审问的情况。案情又有新的情况,又牵扯出了孙膑的新婚夫人—赵国郡主苏睿卿。

    据孙府老管家的供词,找到了苏睿卿与吴名的往来书信,而有一封信就是让她去刺杀魏罂。而苏睿卿由于和如意交好,两人勾连做了刺杀这个局,三人再一起离开去齐国。虽然苏睿卿说自己没有见过那封叫她去行刺魏罂的信,但是证人证物具全,很难自证清白。

    而据管家说,孙膑早有投齐国之心,并且收到了齐国的家书,还与如意相约一起回齐国。

    而如意行刺的目的自然就是离开魏国投奔齐国。

    本来魏罂想的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如意放出来的,可是这么一闹,文武百官都知道了,又有老臣不停的劝谏,事情发展的连魏罂都无法左右了。

    现在苏睿卿也被关押了起来,而孙膑也嫌疑在身,暂时拘押在府中。

    事情的牵扯面越来越广,魏罂虽急得焦头烂额,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魏罂想去看看如意,但又害怕面对如意时不知该怎么说,害怕面对如意失望的目光。想到此魏罂只得颓然的坐下。

    那天晚上因为自己的疑心错过了最佳解救如意的机会,而现在事情已经发展的不受控制,即使他现在相信如意,他现在也破不了这天衣无缝环环相扣的网,在没收网之前,他没有出手,在收网之后,他出手已来不及。

    魏罂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殿外却传来芸长使求见的声音。魏罂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长使。自如意拒绝了赢芸之后,魏罂就再也没有召见过赢芸,她既不能打探到如意的消息,也就没有用了。

    可是此时赢芸又来求见。魏罂有些心烦不想见,挥挥手让侍从打发了。

    赢芸像是知道魏罂不想见她一般,在殿门外就开口喊道:“王上,我有如意姑娘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