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三章 路转
    赢芸每天早晚都会去王后的宫里请安,很守规矩,风雨无阻,这几日去的更勤一些。

    赢曼看着赢芸的殷勤,以为她是终于想明白还得靠自己才能得到王上的恩宠,投靠如意不成又来投靠自己。

    “芸长使,听说昨天你去求见王上了。”赢曼一边磨着自己的指甲,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是想着王上受了伤,去探望一下。”赢芸应道。

    “王上倒是挺喜欢跟你说话的,一聊就是大半个时辰。”

    “都是臣妾的错,一说起话来就忘了时间。”赢芸边说边作势要跪下。

    “罢了罢了。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王上伤势未愈,受不住累,我怕累得王上休息不好。下次注意。”赢曼摆摆手说道。

    “臣妾知道了。”赢芸说着还没跪下的身子又站了起来。

    而此时彩霞匆匆从偏殿走过来,附在赢曼耳边低语了几句。赢曼点点头。彩霞又匆匆出去。

    “时辰不早了,你也回去歇着吧,别光在这陪我了。”赢曼下了逐客令。

    赢芸不敢多留,站起来福了福身,说道,“得空,我再来看姑姑。”

    “别姑姑,姑姑的叫着了,一个宫里住着,现在是人少,以后宫里来的人多了听着也不像话,还是该叫什么叫什么吧。”赢曼淡淡地说道。

    “喏,王后。”赢芸行了礼,小碎步后退着出了凤平殿正殿,刚一出门,就见彩霞端着一盆血水匆匆的去了后院。

    走出凤平殿的院子,赢芸边走边思量着说,“彩月,你看见刚才彩霞端着什么了吗?”

    “看见了啊,一盆血水啊。”彩月不解的回道。

    “那不是血水,而是满满的一盆血,没有掺水的血。”赢芸无比肯定的说道。

    “还真是,奴婢疏忽了。”彩月低头认错。

    赢芸没有接彩月的话,而是继续思索着说道,“王后宫里又没有人受伤为何会有那么多的血,或者说要那么多血有什么用?”

    “长使这么一说,确实很奇怪,要不要奴婢去打探一下。”

    赢芸回身看着彩月叮嘱道,“小心些,千万别被人发现。”

    “喏,奴婢知道分寸。”彩月机灵着说道。

    赢芸则慢悠悠自己回了寝殿,自从封了芸长使,宫里人也少,王上就赐了长乐殿给自己,殿虽然偏远点小一点,但胜在是自己独住。

    而且她喜欢这个长乐殿,光殿名她就喜欢,长长久久独乐后宫。

    赢芸进了长乐殿不久,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彩月就匆匆跑了进来,而且神色还有些慌张。

    赢芸赶紧挥退了其他丫鬟侍从,独留主仆二人,在殿中这才让彩月开口。

    “长使,我打听到了,那血是养虫子用的。而且我还听说王后宫里最近要了好些补气血的药。”彩月说着还有些哆嗦。

    赢芸蹙着眉慢慢思索着这几句话的联系,难道那是人血,所以才需要补气血的药,王后在用人血养虫子?这又是哪一出呢?

    彩月见赢芸一门心思的想着事,没有说话。才哆嗦的提醒道,“长使,这恐怕是巫蛊之术啊。”

    赢芸一惊,转头看着彩月,“你识得?”

    “奴婢倒是不识得,但我小时候听我外婆说过类似的事情,我外婆的外婆家是楚国的,当时她们那有个女子看上了一个江湖浪子,她为了留住他,就用自己的血养了一条虫子喂给了那个男子,然后那个男子就真的留了下来。直到那个男子死,才在他的尸体里发现了虫子,身体都被掏空了。”彩月说着还有些害怕的哆嗦了一下。

    赢芸脸色变幻不定,过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严肃地说道,“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不管王后在做什么,我们终归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如果她出了事,我们未必不受牵连。”声音里透着警告的意味。

    “奴婢……奴婢知道轻重。”彩月害怕的低垂着头说道。

    魏罂下了早朝会到青阳殿的书房,气的把案几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今天朝会上大司寇司徒盛竟说按律当处死如意和苏睿卿,孙膑处以膑行。

    “康寿,你速去查明,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喏,属下这就去。”

    康寿走后,康明端了碗莲心茶给魏罂,“王上,喝口茶,消消火。”

    “三人如果一个也不处理,怕是难赌那些元老的悠悠之口,三人刑法最轻的还有余地的也就是孙膑的膑刑。就先执行这个吧。”说着笔一挥在奏章上批准了。

    “王上,你可想好了?”康明迟疑的接过奏章。

    “现在能帮如意拖一时是一时吧。”魏罂无奈的说道。

    很快,孙膑行刑的消息就传到了庞涓耳朵里。

    庞涓当时正在府中的练武场上练射箭,当即咚咚咚三箭连射,箭箭命中靶心,然后将弓随手一扔,“哈哈哈”大笑着回了书房。

    书房中门客齐生已等在了书房中,“恭喜将军。”

    “喜从何来?”庞涓虽是问着,但脸上的笑容却掩都掩不住。

    “王上果然如将军推演的一样,最后避重就轻,选择了最轻的一个。”

    “本来也没指望王上能处死如意,当然我也不希望王上杀了睿卿,所以我的最终目标本来就是孙膑。当然如果顺带除了如意就更好了。”庞涓笑着说道。

    “那王后那边呢?”

    “她要对付如意,就看她自己本事了。”庞涓勾着嘴角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的笑出了声。

    如意这边还不晓得事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也没想到这是一个连环套,不仅仅是针对自己,连带着还有苏睿卿和孙膑。

    如意和夏荷好不容易才挨到了晚上,子时后角门准时响起了猫叫和三声扣门声,然后如意回应了三声扣门和一声猫叫。

    门缝里塞进来是几块点心,和一个火石。

    “天气越来越冷了,拿着火石能取取暖。”赢芸在外面说道。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如意接过火石问道。

    “情况越来越复杂已经牵扯了孙先生夫妻,孙先生已经处以膑刑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然后赢芸简短的将这几天的事情说给了如意听。如意听后心下震惊不已。

    如意下定决心,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她们被抓的急,什么也没带出来。现在也只能试着拼一下。“能帮我去城南织锦布庄捎句话吗?就说,北边的布卖没了,南边的还有吗?”

    赢芸应道:“好,我会带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