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四章 待花明
    赢芸走后,如意和夏荷回到屋里。夏荷很是沮丧,事情怎么会发展成了这样。

    “小姐你说睿卿姐和孙师兄不会有事吧?”夏荷小心翼翼地问道。

    如意这才从自己的沉思中回神,孙膑的刑罚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会与自己有关,以这种方式受了刑。

    “应该会没事吧。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去救大家。”如意坚定的说道。

    “我们怎么出去?”

    “只能拼一下了。这里有火石,屋里又有这么多的稻草,寅时是人最困倦的时候,我观察过了,这个时辰也是守卫最少的时候。后角门再偏西一点有一段比别处围墙要矮很多的一段。”

    “小姐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们自己放火,然后趁乱翻墙出去。”

    “能行吗?”

    “能不能行也只能试一下了,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我们先把墙这边的梯子搭好,待火势一起,外面的侍卫一跑进来,我们就跳出去。”

    “好。”

    说着两人搬着仅存的床板,案几,便去了后角门处,顺着后角门找到了那段矮墙,墙真的很矮,只有一人多高,脚底下垫上点东西便可以看到院外的情形。

    墙角正好就有块大石头,如意踩着块石头向外望去,后墙这边有三个守卫。

    而前门那至少有两个守卫,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

    “我们出去以后,就向西跑,我记得我听人说道,西侧是侍从的居所,那里守卫要宽松一些。那里也有单独出入宫的宫门,也许我们更容易混出去。”如意叮嘱地说道。

    “我知道,我会紧紧跟着小姐的。”

    “我们没有计时器,只能大概估摸个时间了。一会儿后墙的守卫变成两个大概就是他们寅时换岗的时候。到那时候就准备行动。”如意说道。

    两人躲在墙下,天气本来有些冷,但两个人谁也没觉出来。两个人不时的轮流着站在石头上朝墙外看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在两人都有些睡意的时候,如意再一次查看墙外的情形,发现三个守卫已经换成了两个守卫。

    不能再等,如意迅速的点着火石,扔到屋中草垛上,然后跑回矮墙边爬上两人搭的梯子等待着。

    不多时就有滚滚浓烟从屋子里冒出来,火苗也从窗户里窜出老高。

    不一会儿只听前门开始呼喝,“走水了,走水了,快来救火。”然后就是咚咚砸门,开锁的声音。

    如意猫着头,看着后墙的两个侍卫听见喊声快速地跑向前门。如意低低地说了一声,“跳。”

    两人同时跳下,如意稳稳地落地,夏荷似乎被什么硌了一下脚,但夏荷没吭声,两个人迈步就朝着西边跑去。避着人多的大路,抄小路,一路向西。呼呼地冷风灌在耳朵里,衣服里,但是两人都没觉得冷,眼见着前面到了侍从居所,如意才回头看了一眼。

    火光映红了半边天,锵锵锵的敲锣声,震破夜空。这似曾相识的场面使如意一阵恍惚。如意一阵头晕,险些踉跄倒地,幸得夏荷及时扶住。

    “小姐,你怎么了?”夏荷一脸焦急的问道。

    如意揉揉太阳穴,甩甩头说道,“我没事,快,咱们继续走。”

    两人都没来过这边,跑着跑着不知怎么就跑进了浆洗衣服的浣衣坊。

    两人躲进存放脏衣服的储衣房,两人赶紧从衣服堆里找了两件侍女的衣服换上,如意这才发现夏荷脚脖子肿了一片。

    “都肿成这样了,你还忍着不说。”如意心疼的说道。

    “我没事,明天就好了。”夏荷不想让如意担心,赶紧把脚缩回来。

    如意去外面打了一桶井水,把衣服打湿了替夏荷冰敷。敷了好久红肿才消下去一些,疼痛减轻了一些。由于没有药物,也只能暂时静养。

    然后两人在小山一样的衣服堆后面躲了半宿,不知那边的火势何时扑灭的,两人也不知何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直到一阵嘈杂声才将如意吵醒。

    “我不要洗这堆衣服,这堆是王后宫里的,最近不知怎么回事,衣服上常有血迹,洗不干净还会被骂的。”一个年轻些的小侍女撅着嘴说道。

    “就你事多,现在后宫里人还少,以后人多了,哪还由得你挑。”一个年长些的妇人笑骂道。

    待两人走后,如意摇醒夏荷,两人打算悄悄地溜出去。

    到了西宫门两人发现虽然门禁松一些,但也需要出宫令牌。两人不得不再次折返。

    由于如意之前听见那两个浣衣女对话,如意故意接近那两个侍女,“两位姐姐,妹妹,我们是王后宫里的杂役,我妹妹摔伤了脚,王后不但不给医治,还要她继续做工。我气不过,偷偷的带着妹妹出来,想去宫外治疗一下,无奈出来的急了,忘带出宫令牌。不知能否借二位的令牌用一下。”说着还撩起夏荷的裙角漏出摔伤的脚脖子给两人看了看。

    年轻一些的侍女听完如意的话立刻气愤填膺地说道“就知道这个王后是个刻薄的主,不然怎么会衣服上常有血迹呢,你放心这个忙我们帮,”

    年长些的妇人却忙拦住年轻侍女的话头,“我们浣衣坊位低,全坊只有一个令牌。在芳姐那保管,不过你今天来的还真是巧,前天芳姐刚被调走了,保管令牌的人选还没选出来,现在令牌就在右侧第二间屋的抽屉里。”

    如意谢过两位之后,带着夏荷去取令牌。

    “小姐,她们明明想帮我们,为何那个姐姐还要让咱们自己来取令牌呢。”

    “那个姐姐想必也是看出了我们出去就不回来了,也不想受连累。真查问起来就说丢了或者被人偷了,只要咬定没见过,也就没事儿了。其实这样也好,如果真连累了她们,我还会过意不去。”

    如意这边顺利的出了宫。而宫里却炸开了锅,魏罂怎么也不相信如意已经被烧死了。翻遍了半个魏宫来找,却依然没有找到。

    魏罂怒气冲冲的去了凤平殿。

    “为什么如意被关押在冷宫?而不是天牢里?”魏罂冷声质问道。

    “这个是大司寇说怕她与刺客串供,最好分开关押,而且我想着虽然是冷宫,条件怎么也比牢里好,而且地方大相对宽敞自由,我真的也是一片好意啊。”赢曼说的楚楚可怜,眼角竟还有几分湿润。

    魏罂见赢曼说的也不无道理,而且说的情真意切,便也不好再过多责备。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如意会死。那么多大风大浪她都过来了,这一次也一定会没事。

    魏罂心想,如意一定是现在还不想见自己,躲了起来,只要如意平安,他怎样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