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五章 又一村
    如意带着夏荷出了宫就直奔城南的织锦布庄。

    如意边走边扶着夏荷安慰道,“再坚持一下,到了地方就有药医治你的脚了。”

    “我还能走。”夏荷咬着牙,脸色憋得通红,但仍不想拖累如意。

    “上次你去城南织锦布庄,可否联系上田大哥?”

    “掌柜的说最近田大哥都没消息。”夏荷说道。

    城南织锦布庄是一家老字号布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到了布庄门口,如意和夏荷整了整衣服,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了进去,小伙计正低着头算账,见有客人来忙迎道,“客人来看布吗?喜欢哪批我拿给客人。”

    “听说北边的布都卖没了,不知道南边的布还有吗”如意看着小伙计一字一句的说道。

    小伙计一听,忙道:“贵客,稍坐,我去请掌柜的。”

    不多时,刘掌柜的颠颠的从后院小跑了过来。“二位快请里面请。”说着引着如意和夏荷向后院去了。

    “如意姑娘可是遇到了麻烦,怎么亲自跑一趟。”刘掌柜的疑惑着问道。

    “刘掌柜的,一会儿慢慢细说,你先找个医师看看我妹妹的脚,肿的厉害。”如意扶着夏荷坐在榻上。

    刘掌柜的立刻吩咐下去,又去取了热敷袋来缓解肿痛。

    如意这才和刘掌柜的细细分说近日情况。如意了解到赢芸还没有来过,估计昨晚的大火让宫里已经乱了套了吧。当然如意也没说的那么详细,毕竟刘掌柜的不是田大哥,虽说应该不至于,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意捡要紧的几件说与了刘掌柜。刘掌柜听得惊心动魄,才知这是出了大事了。

    “孙先生的事,我已经听说,真是惋惜地很。不过现在孙先生在庞将军府上养伤,应该不会有危险吧?”刘掌柜的也将了解的情况一一说给了如意。

    “在庞将军府上?不好,怕是孙师兄已被庞涓控制。孙师兄被害,庞涓怕是也出了不少力。”如意恨恨地说道。

    “是这样?”

    “刘掌柜能帮我打探一下我孙师兄的情况吗?还有苏睿卿的情况?”如意恳切的请求道。

    “好,我这就吩咐下去。”刘掌柜也是个爽利人,说着起身就要走。

    “刘掌柜,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如意犹豫地说道。

    “如意姑娘请讲,巨子早有交代,待您就和待他一样。没有什么不情之请。”刘掌柜真诚的说道。

    “我想请你再打听一下那个小刺客的情况。他是否还活着?”如意有些为难的说道。

    “好,你放心,我会尽力。”刘掌柜的答应了即刻出去安排。

    刘掌柜的走后,医师正好也来了,给夏荷开了药,外敷内用,静养个把日应该就能恢复了。

    如意见夏荷没有伤到骨头,便也放下心来。如意送走了医师,正好瞧见院里枣树枝子上停了一只白鸽,瞧着甚是眼熟。如意招招手,鸽子果然飞了下来。

    如意从鸽子腿上绑着的信筒里取出纸条。又去找了些玉米粒喂给了白鸽。这只白鸽应该是找了自己好久了,才在这里找到了自己。令狐远训的信鸽还真是有能耐。

    如意打开字条,只见字条上是令狐远苍劲有力的字,“告诉她,王兄已经夺回齐国的王位。”

    王兄找到了,如意很高兴。如意想了想,自己是该动身去齐国了。待这边事情一了结,就去齐国找王兄。

    如意回房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夏荷,正好伙计送来新衣叫两个人换上。如意这才瞧了瞧自己和夏荷的衣服确实很是狼狈。尤其是夏荷衣服的前襟居然还有一块血迹。

    如意迅速想到了那两个浣衣女的对话,难道夏荷这身衣服是王后宫中侍女所穿。那为何会经常有血迹,确实很是可疑。

    宫里确实已经乱了套了。魏罂连早朝都没去,甚至强行带走关押在牢里的苏睿卿。魏罂想着自己早该这么做了,若是早这么做,如意或许也就没事了。

    而凤平殿里,赢曼独自去了后院的一处偏房里。虽然是白天,但屋里很暗,窗户都是糊上封死的,屋里熏香味很重。在里榻的阴影处坐着一个人,看轮廓应该是个男子。

    一向高傲的赢曼进了屋也客气的唤道:“大巫贤。”

    “跟你说多少次,我不是大巫贤,我们蛊真人早已和巫族分了家。下次莫要再叫错。”男子冷硬的说道。

    “是,真人。”赢曼忙应下。

    “你来何事?”男子冷冷说道。

    “我来是想问,那个如意是否还活着?”赢曼低低地问道。

    “活着。怕是早已不再宫中,正好王后今天来了,我就顺便辞了行。今日我便要出宫了。”男子缓缓地说道。

    “真人为何要走,这是要撒手不管了吗?”赢曼急切地问道。

    “王后别忘了,我来找你本来也不是帮你的,我是来做自己的事情的,只是恰好我们目标一致,才联手了一段日子。现在人已经不在宫里,我自然要出宫去寻,继续完成我未完成的事,其他的与我无关。”男子冷声说道。

    “真人,那接下来的计划怎么办?”赢曼问道。

    “那是你们的计划,我的计划只有一个,那就是让那个女孩死。”男子已经有些不耐烦,斜着眼睛看着赢曼,仿佛只要赢曼再多问一句,他就先杀了她。

    赢曼讪讪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赢曼缓缓地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神色愉悦地向前院走去。她今天来本来也没想真留,就是来探口风的,既然得了肯定的回答,有人会去不死不休的追杀如意,那自然省了她的事。

    不过赢曼也很好奇,如意是怎么得罪了蛊真人,蛊真人非要致如意死地呢?

    一阵北风呼呼地吹过,刮起地上残存的一些落叶,竟有些阴森诡异的感觉。

    赢曼不敢多做停留,快走几步,心想送走这个可怕的瘟神也好。

    而此时城南锦缎布庄也来了一位稀客。如意正高兴的招待着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