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六章 浮出水面
    来得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张仪师兄。

    “师兄,怎么知道我在这?还找了来?是师父让你来的吗?”如意高兴的给张师兄奉了茶。

    “师父去云游了,临行前让我两个月后来魏都找你。来了之后才知道你们都出事了。”张仪严肃地说道。

    “别担心,我哪里出事了?这不是好好的。”话没说完声音就低了下去,“不过孙师兄出事了,睿卿也还在牢里,还有那个孩子。”

    “你们这是中了计了。孙师兄那倒好说,苏睿卿那倒也应该还能救,现在怕是最最危急的人是你。”

    “怎么是我,我现在好好的啊?”如意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早些年在拜鬼谷先生为师之前,曾拜过蜀国的大巫贤为师了一段时间,我当时的大师兄后来被逐出了师门自立了门户,现在我这个前大师兄也来了魏都。目的就是要致你于死地。我这师兄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阴狠手辣。”张仪缓缓说道。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

    “蜀国的大巫贤?是巫族吗?”如意问道。

    由于夏荷是蜀国人曾经跟她科普过关于蜀国巫族的事情。古人都是敬畏神灵,敬天敬地的,对一切理解不了的事物,都会渲染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就像巫族的存在,这是一个自古就有的古老部族,但也是极少数的存在,他们大多数族人是隐居在山野之中,但也有极少数效力朝廷的,或是在民间为百姓治病救人的。效力朝廷的被黄帝封了祝由一官职。在民间的则被百姓唤做巫医。

    “正是。”张仪带着敬畏的说道、

    “那你那个前大师兄自立的门户是什么?”

    “蛊真人。专于用蛊之术。蛊术只是巫术的一个分支。”张仪解释道。

    如意立刻想到现代流传的云南的蛊术,看来应该就是这个前大师兄开创出来的,难怪后世人都习惯将巫蛊之术连在一起说,但各自流行之地又有所不同。

    “你的前大师兄为什么要杀我?”

    “这我还不得而知,只有见过我那师兄才能知道。我与大师兄有些交情,我会尽力说服他的。”

    “我怎么才能自救呢?”

    “我会想办法救你的,最近先不要出门。用蛊需要真实的接触被施蛊之人。他找不到你自然无法在你身上下蛊。”

    “好,师兄,此事我听你。那聂政是不是也是因为中了蛊所以才会去行刺魏罂?”

    “我没有见过聂政,但八九不离十。蛊虫可以害命也可以控制人心,即使在巫族这也是一门禁术,只有极少数人经过层层考验才可以学习这门术法,当年我大师兄也正是因为未经允许就擅自偷学了这门禁术才被逐出师门的。”

    两人聊了很久才散。刘掌柜的又给张仪安排了一间房间。三人就暂时在织锦布庄住了下来。

    而孙膑这边还把庞涓当成了救命恩人,以为事情真如庞涓所说的那样,是庞涓力求王上救下的孙膑改判的膑刑。

    而庞涓这几日对孙膑也是殷勤备至,照顾有加,请最好的医师来替他医治腿伤。

    孙膑心里一直感念庞师兄,却无以为报。

    这日庞涓又来看望孙膑。

    “师弟,住的可还习惯,一应用品有何短缺的告诉师兄,师兄差人去才买。”庞涓说的甚是亲热,然后又拿出几本兵书递给孙膑,“师兄知道你好看兵法,这是师兄替你搜罗来的,聊以打发时间吧。”

    孙膑听得很是感动,“师兄的大恩大德,师弟无以为报,但凡师兄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说。”

    “师弟,哪里的话,师兄只求你别像以前那样总自己一个人闷着了,咱们师兄弟能经常论论兵法,排排兵布布阵,也算帮了师兄的忙了。”

    “师弟再也不会自暴自弃了,以后全凭师兄安排,只是我的妻子苏睿卿可有消息?”

    庞涓心里暗喜他等的就是孙膑的这句话,但是后半句他又不太喜欢,明明苏睿卿差一点就成了他的妻子了。

    “我知你的心思,我尽量帮你打点呢。暂时还没有消息。咱们先别想那些糟心事呢,你与师兄说说孙子兵法的内容吧。”

    孙膑以为师兄是好意分散他的注意力,不想他想起苏睿卿伤心难过,遂顺着他就说起了孙子兵法。

    庞涓一听这兵法博大精深,光听不足以深入参透其中的奥妙。遂说道,“师兄愚笨,说一遍记不住其中奥义,不知师弟可还记得原文,能否默写给师兄?”

    孙膑并未多想,还以为师兄是想给自己找些事情做,才不至于老是闷着。遂痛快的答应了。

    而牢里的聂政没了蛊术的控制,没了蛊虫的给养,突然痴傻了起来,不言不语,目光呆滞,只是静静的坐着。任魏罂用尽办法也没法让他再开口。

    “王上,这个刺客怕是已经痴傻了,问不出来了。”狱头吓得哆嗦的说道。

    魏罂却没有理会狱头,而是突兀的自己思索着,如果他没记错,聂政刺杀自己时就是这副表情,他当时就觉得怪异的很。他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见过相似的记载,这好像是一种巫术,能控制人心。

    “康明,康寿,随我来。”魏罂突然叫道,说着站起来大步的就超外走去。狱头赶紧挪了挪,瞅着魏罂的背影擦着额上的冷汗。

    魏罂边走边低声和康明交代,,“你速去查查最近宫里有没有混进来的生面孔。一定要严查。”

    “王上出来了什么事情?”康明问道。

    “先不要问,速去查。”

    “喏。”康明应了一声,迅速的消失在了长长的地牢巷道里。

    康明走后,魏罂才放缓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地牢口。当重新看到阳光的时候竟觉得有些刺眼。

    如果这孩子真的是受人控制,那背后的主使又是谁呢?怎么就刚刚好攀咬出了如意,孙膑和苏睿卿三人。整个事情就像是精心布好的局,等着他们一步步走入局中。

    不对他还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孙府的老管家,那个所谓的证人。

    “康寿,速去将孙府的老管家带来见我。”魏罂急急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