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七章 是你非你
    那边搜宫才刚刚开始,一辆破旧的马车已经出了侍从居所的西宫门,不急不缓的在路上行驶着。途径一段热闹的街市,行驶更是缓慢了下来。

    小商小贩不停地叫卖着,形形*的人川流不息,很是热闹。

    在经过一家食肆门口,一股浓厚的羊肉汤的香气飘散在空中,小二在门口吆喝着,“正宗羊肉汤泡馍,羊骨熬汤,小火慢煮,足足熬制十二个时辰,配以新鲜现杀现宰的羊肉,羊肚,羊肝。再配上现烤的馍。那真是人间哪得几回闻,此味只应天上有。”小二吆喝的卖力,说得更是天花乱坠。

    马车里的人轻敲了下车壁,马车慢慢的停在了食肆门口。一只惨白惨白的手挑开车帘,下来一个同样脸色惨白的青年男子。眉挺目利,塌鼻梁高颧骨,不算英俊,看上去还有些吓人

    小二见有客人来,忙热情的招呼道,“客官是初到安邑城吧,客官选我家就对了,我家店是老字号,味道绝对正宗。吃一次想二次。客官里面请。”

    男子听完小二的介绍,撇了眼门楣上的招牌“喜乐肉汤馆”。

    堂厅不大,食客众多。楼下一层已近坐满,店里引路的小二客气的说道,“客官请上二楼,二楼位置好,风景佳。”

    男子没说话,随着小二上了二楼,坐在了一个临窗的位置上。窗外街道上的景致一览无余。

    “客官吃些什么?我们这的招牌是羊肉汤泡馍,还有一些酱货卤味,比如酱羊腿,卤羊肝。”

    “这三样,一样一份。羊腿羊肝切片。”

    “客官真是讲究。好嘞,马上来。”

    不一会小二上齐了三样饭菜,说了声,“客官慢用。”便退了下去。

    二楼三面都是私密性好包间,只有临街这边有几桌散客。其他桌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而食。只有这个男子是独自一人用饭,显得有些突兀。也可能是这个男子身上的散发的冰冷的气质,不时吸引着其他几座人探寻的目光。

    但男子并不受影响,一箸一箸的夹着菜吃着,不急不缓,吃相甚是优雅。

    约一炷香的时辰,一间包间的客人用完餐,打开门出来,未见其人先闻一道清脆的女声说道,“师兄,今天的吃得可好,这家店可是方圆百里做羊肉汤最地道的。”。

    “以后还是少来吧,不安全。”一道男声严肃的说道。

    “这不是有师兄跟着我啊,总躲着也不是个事,如果能把他引出来岂不是更好。”女声话没说完已走出了包间抬头就见一道强烈的视线直直的看着自己。包间里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如意和张仪。

    男子停箸看着走出来的两人。

    张仪走出来顺着如意的目光看去,心下一惊,没想到还真让这丫头一语成戳,他的前师兄真的就做在对面。张仪下意识的挡在了如意前面。

    男子看着张仪的动作轻勾起了嘴角。然后又夹一箸羊肝放进嘴里,抿着嘴嚼的香甜。

    由于这个男子面相过于冷冽,如意并没看出勾起的嘴角是笑,但张仪熟悉他这个师兄,他知道那就是嘲笑,对他的嘲笑,意思就是你以为把她挡在身后我就不能下蛊了吗?这个距离我想下蛊早就下完了。

    张仪走到男子面前,拱了拱手,欠了欠身,说道“巫师兄。”

    被唤作巫师兄的男子这次才真的停了箸,支肘在桌上,微抬着头看着张仪,慢声说道;“你还能认我这个师兄?”

    “师兄自然是认的,同窗之恩不敢忘。”张仪有些恭谨的说道。

    “可是你已经恩将仇报了啊?叫我如何信你?你今天叫我师兄难道不是为了你身后的姑娘,想让我放她一马。”男子面无表情的说完一大段话。

    “师兄,当年的事真的是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走后我也离开了。”张仪恳切的说道。

    “不是哪样?可惜就算是误会,我也不会放过她,我杀她与你无关,你高估自己了。”男子冷冷地说。

    其他桌的客人一见这边情况不妙,纷纷起身结账走人。现下楼上大厅里就剩他们三人。

    “好,就算是我自作多情,还请师兄示下是何原因?我知道师兄是光明磊落之人,不是无名宵小不屑做那暗地里杀人的勾当。今日肯当面示人定是想告知缘由。”张仪继续耐着性子说道。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是原来的我了,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哪还有一点光明磊落的样子。我肯露面只是好奇,想看看你为何要保护她。不过现在见过了,一见不过如此。”男子说完,慢慢地起身,将饭钱放在桌上就准备走。

    如意见这就是要杀他的人,杀得还这么无缘无由且理直气壮,心下窜起来一阵无名之火,不顾张仪的暗示,站了出来,“阁下,还是把话说清楚吧,死也要让人死个明白不是。”

    由于身高的差距,男子微低头看着不远处的如意,目光充满的审视。

    如意不卑不亢也直直的看了回去,目光里也满是探寻。

    男子过了好一会,突然流露出一丝困惑,然后避开目光,慢慢地说道,“是你非你,是福是祸,皆在一念。”说完不再停留,不急不缓的走下楼梯。

    如意和张仪两人面面相觑。这个要杀她的人,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这是何意?

    如意琢磨着这句话,心里却有些起了波澜,是你非你?难道他看出来我并不是真的如意了吗?他知道了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张仪也百思不得其解,但他知道师兄天赋异禀,定是看出了什么才会这样说。那师兄这样说然后走了是同意放过如意了吗?张仪不得而知。

    两人也各怀心事的走下了楼梯,出了食肆。

    而青阳殿里魏罂气得暴跳如雷,一挥手将案几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

    “死了?怎么死的?”魏罂厉声说道。

    康寿赶紧回道:“昨天夜里孙府老管家外出喝大酒,喝得酩酊大醉,回府的路上经过护城河边不慎失足落水,今晨被人发现时已经溺水身亡。”

    “怎么会这么巧?我一找他,他就死了?”魏罂恨声说道。

    魏罂在房里踱着步,“你速去将牢里的聂政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要让别人知道。”

    康寿领命出去。

    魏罂颓然的坐下,现在就看康明那边的消息了。

    冬天的脚步越来越近,太阳西斜的早,屋里早早就暗了下来,没有了阳光,屋里阴冷阴冷的,一个小侍从匆匆进来点上了地龙,又燃上了一个手炉捧给了魏罂,“王上天冷,这样坐着会冻坏的。”又拿了件厚披风给魏罂披上。

    魏罂目无焦距的看着前方虚无的一点,囔囔的说道,“她最怕冷了,不知道她可有冻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