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五十八章 蛊香引
    如意回到布庄,想来想去,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一定要把孙师兄、苏睿卿和聂政救出来。

    如意找到张仪说了自己的想法,她不想再等下去了,她怕再等下去,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张仪琢磨一下,解决问题确实不宜久拖,遂也同意了如意的想法,不过需要商议一个万全之策。

    竖日清晨,夏荷还在睡梦中,如意便起来了,迎着曦光,便悄悄地出了城。马车微微颠簸,如意一手挑起帘子,另一只胳膊肘搭在小窗边望着道路两旁的风景。

    晨风有些冷冽,但并不刺骨,倒是瞬间叫人清醒不少。

    虽然已经深秋时节,没有青山绿水的景色,但也别有一番趣致。

    如意来这个世界已经很多年了,还没有仔细的瞧瞧这个世界,一直忙活着,都没时间游山赏水。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pm2.5,有的只是一些最原生态的景致,不像现在的风景区,人工的痕迹那么重,虽然秀美却失了本真。

    如意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儿,便瞧见前面有个村庄,庄子里已经升起了袅袅地炊烟。

    如意的马车还没进村,村里便涌出了很多人站在村口,各个是短褐粗布衣,有的又套了件短褐斜襟兽皮来御寒。

    如意见状赶紧下车,深深地行了个大礼。

    “姑娘这是干什么?”为首的中年男子赶紧扶起如意。

    “要各位同我去冒险,我真的是过意不去。”

    “姑娘不必说这些,巨子交代过,待您如同待他一样。”另一名年轻男子说道。

    “是啊,姑娘,你就说去做什么吧?”

    “这一次进城,风险很大,是要去救人。”如意看着这群质朴的汉子,心里一暖,也给了自己莫大的鼓励。

    “姑娘就是怎么干吧,我们都听你的。”一众附和声。

    如意知道田让虽然毫无保留的把他的力量借给自己用,但是自己有责任保证他们的安全。遂将详细的计划和周密的部署安排说与他们听。

    “姑娘,你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把人救出来。”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谢谢大家。”如意深鞠一躬。

    如意回去时没有再挑着帘子看风景,而是翻出了自己的香囊,师父曾给过她一个锦囊,让她救孙师兄用。

    如意打开锦囊,上面只有三个字:“诈疯魔“。

    难道如今师兄已经很是危险了吗?她明明听刘掌柜的说师兄被照顾的很好,伤也好了大半。

    如意决定回去先让张仪师兄去庞涓府上一探究竟。

    如意轻轻摩挲了一下手感冰凉的蓝晶石,自那次开机后,还一直没有机会探寻个究竟。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一直没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待将人救出来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进了城,如意顺着帘子缝突然发现了昨天那个人坐的破旧马车。

    如意虽然记忆力绝佳,但若是马车毫无特点也很难找,如意之所以能一眼认出来,就是因为马车的车帮上有个火焰标志。

    如意不动声色的吩咐车夫跟着那辆马车。不靠近,远远地跟着。

    前面的马车七拐八拐,眼看就要跟丢了。车夫回身问车内的如意,“姑娘,还跟吗?”

    “不跟了,回去吧。”如意刚说完,前面的马车却停了下来,像是等着他们一样。如意暗道,看来是被发现了,既如此就去打个招呼吧。

    如意吩咐马车跟上去。前面的马车又开始走了,直到走到一个药铺跟前才停了下来。巫尤缓缓地下了车。如意也干脆的跳下了马车。

    “跟着我干什么?你师兄没告诉你我的手段吗?你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巫尤平板的说道,听得人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不杀我了?”如意静静的问道。

    “我没说不杀你,只是先缓一缓,想杀你的时候随时可以杀。”巫尤轻松的说道。

    “你是不是给聂政下了蛊?”如意又问道。

    “是。”

    “好,我们交换一个条件。你解了聂政身上的蛊。你可以在我身上下蛊,想杀我时随时可以杀我。这样可好?”

    巫尤审视的看着如意,他有些看不懂这个女孩了。

    “你这样做值得吗?你不想活着吗?”巫尤疑惑的问道

    “我认为值得就行了。我想活着,但我想活得坦荡一些。”

    巫尤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倒了一粒药丸给如意,“你把这吃下。”

    “这是什么?”如意问道。

    “怎么不敢吃了?”

    如意一仰脖子,便将药粒咽了下去。

    巫尤这才解释道,“这是蛊香引,我的蛊虫闻着这个药味随时可以找到你。”

    “解蛊的方法?”

    巫尤又从怀里掏出了另一瓶药,然后又掏出一把匕首划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滴在药丸上。待血慢慢融进药丸,才将药递给如意。

    “给他喂下,蛊虫会自己爬出来,一刻钟后自然会清醒。”

    如意转身就上了马车,不再多做停留。

    巫尤则进了药店,继续去抓药。

    *

    齐国都城。

    田因齐这些日忙的很,新王登基,大权不稳,除了忙着整顿政务,还要搜查前齐侯余孽。

    但每当夜深人静时,田因齐就开始思念母亲和妹妹。这么多天过去了魏辛怎么还没有消息。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田因齐批完奏章,走到窗前望着月亮发怔。

    一道黑影突然闪进大殿,抱拳单膝行礼,说道:“公子,不,不,王上,公主找到了。恭喜王上。”

    田因齐顾不得其他,一把拉起魏辛,“慢慢说,妹妹在哪?在哪找到的?母亲可还好?”

    “月后她已经去了。只剩小公主一人现居魏都安邑城。”魏辛说道。

    “什么?母后已经……”田因齐说不下去,踉跄了两步。然后又强自己镇静下来。

    “那公主怎么没跟你回来?”田因齐又急切的问道。

    “公主遇到些麻烦,现在被困在魏宫中。”魏辛回道。

    “怎么会到了魏宫?”魏罂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派使者出使魏国。无论如何要将公主带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