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章 诈疯魔
    孙膑夜里写了一宿,天色发白,孙膑才躺下睡了。小侍从知道先生睡得晚,早晨就没叫孙膑起床。

    一直到日上三竿,庞涓过来,小侍从才匆匆去叫孙膑起床。

    可是小侍从怎么叫也没叫醒,只见孙膑脸色绯红,睡得并不安稳。小侍从这才慌了神。赶紧出去叫庞涓进来。

    庞涓大步进来,一摸孙膑额头果然是额头滚烫,“怎么会这样?”庞涓厉声问道。

    “小的,不知。”小侍从吓得赶紧跪下,颤颤巍巍地说道:“昨天晚上先生说烧着火盆子,屋里有些闷,开了窗子,先生就一直在窗子下写字来着。后来我见屋子实在冷,火盆子都灭了,才把窗子关上的。”

    “让你照顾好先生,你是怎么照顾的?”庞涓气的不轻。

    “小的……”小侍从试图再说些什么,但被庞涓打断。

    “来人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庞涓朝外面大声吼道。

    “别,别打他,”孙膑似乎被他的吼声喊醒,有气无力的说道,“是我自己不好,一写起字来就忘了时间。”

    “师弟你醒了?好点了吗?”庞涓忙看着孙膑问道。

    孙膑眼神并无焦距,没再说话又昏了过去。

    “叫医师。”庞涓一看不好赶紧喊道。

    一阵慌乱之后,医师提着箱子匆匆赶来,把了脉,诊了病,开了药方。然后又叮嘱的跟庞涓说道,“庞将军,你可一定要好好劝劝孙先生,不能再这样熬身体了,他本来就没恢复过来呢,再这么折腾自己怕是命已经去了半条了。”

    庞涓没想到这么严重,满口答应着,然后让总管送医师出去。

    庞涓见孙膑一时也好不了,就先回去了,临走时看了眼案几上孙膑熬夜写的几张兵书,语句颠三倒四,意思也不通顺。庞涓心头浮上一片疑云。

    用过药后,病情断断续续的反复,直到第二日,孙膑才正经醒转,只是性情却大变。

    一个不顺心就破口大骂,摔摔打打。还大有不认识人的前奏,庞涓去看他,竟拉着庞涓叫张仪。

    庞涓又请来了医师,医师这次则是说,先生这是精神压力太大,怕是失心疯了啊。然后无奈的摇摇头表示心病无医。

    庞涓这次彻底傻了眼,兵书还没到手,人却先疯了。庞涓心下疑虑,时间这么巧合,怕是佯装。庞涓决定找机会试上一试,看孙膑是否真的疯了。

    庞涓在院子走着,边走边琢磨着怎么才能试出真伪,恰巧下人拉着喂猪的泔水车经过,一股腐臭味飘过,庞涓刚想呵斥,立刻想到正好可以借此试一下孙膑。

    遂叫停了泔水车,“等等,盛一些给孙先生送去。”庞涓说道。

    拉泔水的下人吓了一跳,没想到偷个懒绕了个近路就碰见了将军,真是点背,刚想下跪就听见这样的吩咐,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庞涓说完捂着鼻子,扭头走了。

    庞涓一直在窗外看着孙膑将那一碗猪食全都吃完,才不得不相信孙膑是真疯了。庞涓看着孙膑神色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管匆匆跑过来禀报说,“齐国使者来访,王上召将军进宫商讨事宜。”

    *

    “什么齐国使者来访?”如意吃惊的说道,心思却转的飞快,难道王兄是来找自己的吗?

    刘掌柜的点点头,说道:“今天使者进的宫,正式递交了国书。这应该是一次正式的出使。”

    如意心想不管使者是来做什么,反正她也要去齐国,不如提前联系王兄。也省去很多事情。

    如意打算一会儿去驿站拜访一下。

    “姑娘,还有一个消息,孙先生疯了。”刘掌柜的有些担忧的说道。刘掌柜的并不知道孙膑的脱困计划,还以为是真的。

    “掌柜的,不必忧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意倒是不太担心。她还真佩服孙师兄,说疯就疯了,假装的还挺像,把大家都骗过去了。

    “我们已经找到苏姑娘和聂政了。城郊郭家村里的墨者也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姑娘一声令下了。”掌柜的说到最后还有些激动。他们都蛰伏太久了,太久没遇到过这样的大事了。

    “太好了,真的找到了吗?”如意高兴的说道。如意想着,看来要赶紧联络一下齐国使者。

    *

    天刚一擦黑,由于天气一天冷似一天,初冬的傍晚很少有人出门了,都早早的躲进家里,一家人围炉取暖。

    但也有人顶着寒风悄悄的出门了。

    如意和夏荷裹着厚厚的披风,带着兜帽。匆匆的行在小巷里。本来如意不想让夏荷跟来,她的脚刚好,怕再出现什么反复。

    但夏荷不放心如意独自一人出门,非要跟出来。

    “咦,小姐,你怎么跑驿馆来了?这岂不是自投罗网吗?”夏荷站在驿馆门前疑惑的问着如意。

    如意笑了笑,怕在前门停留太久引起注意,赶紧拉着夏荷转到驿馆的后门。如意到后门处,三短一长轻敲了四下,里面回应了一短一长,然后后门被轻轻拉开,里面闪出一个侍从,“姑娘,你来了,我接到刘掌柜的信一直在等。”

    “辛苦你了。”如意说道。

    “在二楼左侧第三间。姑娘上楼吧。”

    “谢谢你。”如意拉着夏荷向二楼走去。夏荷还有些没搞清状况。

    小侍从探头到门外左右瞧了瞧,这才重新将门栓上。然后也向楼里走去。

    夏荷拽了拽如意小声的说道:“小姐,你这是去见谁啊?”

    此时已经走到了二楼左侧第三间,如意没出声,而是用口型告诉夏荷,“齐国使者。”然后敲响了房门。

    “姑娘是?”魏辛打开房门走出来,又在身后虚掩上房门。

    如意一看对方警惕性这么强,心里倒有些底了。

    “我是田如意。齐国公主。”如意一字一句的说道。

    魏辛很是惊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找到公主了呢?他们白天进宫。淳于髡大夫还向魏王施压,想要接走公主。魏王当时还表示不可能很生气的。怎么到了晚上公主就自己跑来了,不是说公主困在魏宫里吗?

    魏辛心思转了两转,扫了一眼如意和夏荷说道,“姑娘稍等。”然后退进屋里,又重新关上房门。

    夏荷有些不高兴魏辛对如意的态度,嘟囔道:“这什么人啊?”

    如意倒是无所谓,安抚的捏捏夏荷的手背,人家怀疑她也是正常的,这个时代又没有身份证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只能多方考量权衡才能确定下来。

    大约一柱香的时辰,魏辛打开门请如意她们进去,屋内是淳于髡见了如意虽未说话但先行了礼。如意虽不认识他但也都了解清楚了,“淳于髡大人。”如意客气的还了礼福了福身。

    “不知姑娘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这张脸难道不像先王后吗?”如意一边说一边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淳于髡还没开口,魏辛倒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还请公主莫怪属下刚才的无礼。”

    如意赶紧扶起魏辛,然后蹙着眉看着魏辛,突然恍然大悟道,“你是王兄身边的暗卫。”如意说完却突然捂着头,闭上眼,微微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

    如意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想起失火前的事情,那时还在齐国,父王指了魏辛做王兄的贴身暗卫,当时的魏辛还是十一二岁的孩子,黑瘦黑瘦一副小大人的严肃样子。父王也给自己指了个暗卫名叫叶觅的女孩,也是十一二岁,打扮的像个男孩子,酷酷的样子。当年他们娘仨能从齐国逃到魏国,还多亏了他们两个。后来叶觅为了从火里将她救出来自己却再也没有出来。

    如意想到此,眼角竟有些湿润,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