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一章 回忆的影子
    夏荷见如意不舒服,赶紧伸手扶住如意,小声的询问如意可否有事,得到肯定的答复才放下心来。

    魏辛和淳于髡也很意外,怎么好端端突然差一点晕倒呢?莫不是得了什么病?

    魏辛急急地询问道:“公主,没事吧?”淳于髡也关切的看着如意。

    “我没事。”如意缓了缓,定了定神才说道。

    淳于髡这才开口道,“不是说公主困于魏宫吗?公主是如何出的宫呢?”

    “这事说来话长,我现在需要救人,我的师兄孙膑现在在庞涓府上装疯才得以生存,我怕再迟他会有性命之忧。”如意语速很快地说道。

    然后如意细细地介绍了孙膑的情况,淳于髡听了也不无惋惜的说道:“这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就这么白白糟践了。”然后义愤地说道,“他魏国不识人,我们齐国愿拜孙先生为军师。”

    “我替师兄谢过淳大人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救出我师兄,他行动不便,想要逃走很困难。”

    “这样,正好过两天庞涓邀请我去做客,我带上魏辛,争取将孙先生救出来。”淳于髡想了想说道。

    “公主放心我一定将孙先生带出来。”魏辛保证到。

    如意点点头,“多谢二位肯帮忙,我就先告辞了。”

    “公主,我们是接你回国的,随我们一同回去吧。”魏辛又说道。

    “我一定会回齐国的,不过我还要救两个人,才能走。”如意坚定的说道。

    “那五日后,我们在西门城郊处集合,到时候公主随我们一起走,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这次是淳于髡不容反驳的说道。

    如意想了想,五日也差多够用,遂应了下来。

    夏荷扶着如意又悄悄地离开的驿馆,一身黑色的披风,两人很快融入了夜色中。

    “公主长大了。”淳于髡望着早就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感慨的说道。

    如意和夏荷慢慢的走在夜色中,最近时常会回忆起一些失火前的事情,但大多数是片段,断断续续无法连贯,今天晚上还是第一次这么完整的想起一件事情来。

    一想到叶觅如意却感觉有些混乱,叶觅的样子和她在现代的好朋友非常的像,性格也想,名字也一样。叶觅在现代是一个跆拳道教练,身手也很了得。

    当原来的记忆和现在的记忆交织在一起,竟让如意有些分不清现实和回忆。

    如意回了布庄,召了刘掌柜和张仪来做最后的商议,如意不想再等了,她打算五日后动手,然后随淳于髡他们一起去齐国。

    现下苏睿卿和聂政被关在城郊一处行宫里,把守严密。

    这个消息还是赢芸送来,她对这个女人真的是越来越刮目相看了,有着不同于外表的大智慧。以后怕是赢曼也不是她的对手了。

    如意如果想救出苏睿卿和聂政,必定需要和魏罂兵戎相见。她不想和魏罂走到这一步,可是事情的发展已经由不得她。

    他们就像被命运牵线的木偶,任由命运的摆布。

    等大家都散了以后,如意坐在案几上,提笔开始写信,她不愿意被命运摆布,她也不想灰溜溜地逃走,她没有做过的事绝不认下,她是一定要走,但要明明白白的走。

    这封信是写给魏罂的。

    等魏罂接到信时,先是一阵狂喜,如意真的没有死,她还活着。可是看了信后,魏罂又心里难受。

    如意信上约他五日后城郊行宫见。虽然只有短短的一行字,但他知道这是告别信,她终归要走,他怎么留也留不住的。

    魏罂漫无目的的走出青阳殿,漫不经心的走在宫里,不知怎么就走到了韶华殿。

    如意走了以后,魏罂一直不敢来韶华殿,就怕会睹物思人,院子里,大殿里都保留着如意走前的样子,没有动过一分一毫。

    魏罂看着如意种的花都已经枯萎了,吩咐侍从搬进暖棚一定要救活。然后又走进大殿看着如意平时练得字,看的书,用过的东西,他为如意准备的东西一样也没带走,孑然一身的来孑然一身的离开。

    一阵阵的酸楚涌上心头,最后绞的心疼难忍,魏罂坐在如意的榻上捂着脸,轻轻的呜咽出声。

    魏罂哭过之后又走出大殿,离开时看见院子一角一个小侍女正在喂不知何时飞来的几只小麻雀,小麻雀叽叽喳喳的争相抢食,好不热闹。

    那个小侍女长得并不好看,长得一定也不像如意,没有如意清秀漂亮,没有如意的灵气,可是不知怎么魏罂看着那个侧脸竟有几分恍惚,那安静微笑的样子不知怎么就让魏罂想起如意曾经也这样在夕阳下喂过鸽子,那个画面静谧而美好,让他一直记在心里。

    “你叫什么名字?”魏罂走过去问道。

    小侍女吓了一跳,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后退一步才想起来行礼。

    “奴婢,春桃。负责韶华宫的洒扫。”

    魏罂在心里摇摇头,她哪点像如意啊,如意一直是镇静自若的,在自己面前更是从容的,哪有这样受惊的时候。

    但是刚才那个侧脸,罢了,不过是个影子。

    “今后你就是春长使,就住这韶华殿,选个偏殿吧,这里的一应用品不得改变,你就负责替寡人看好它们可好。”魏罂温柔的轻声说着,竟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春桃每次见王上都是远远的瞧着他来找姑娘,她只是一个末等的洒扫哪有机会见到王上,当院子里其他的侍女侍从都被安排了其他去处时,她连被安排去处的资格都没有,哪里想过能亲眼见到这么温柔低语的王上。

    春桃当即脸红耳热,心跳的厉害,有些结巴的说道,“奴……奴婢,愿意。”

    “好,好”魏罂连说了两个好字,转身走出了院子。

    春桃望着那个有些寂寥的背影,一时竟有些分不清那真的是刚才和自己说话的王上吗?

    一切又回归平静,被惊走的小麻雀又大着胆子重新回来觅食,叽叽喳喳地在地上蹦跳着,争抢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