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三章 分道扬镳
    聂政醒来后,迷茫的环顾四周,他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做了一个冗长的梦。聂政慢慢的转动着脖子,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才发现边上站着的两人。

    “你们……你们看着我干啥啊?”聂政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人。

    如意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问道,“聂政,我问你,你那天在后花园为什么要刺杀王上?”

    “什么?刺杀王上?我没有啊,我刺杀他有什么用,我的目标是你啊。”聂政说着,还带出些不屑的味道。

    魏罂也没有计较只是安静的听着如意的问话。

    “那我有指使过你去刺杀王上吗?”如意继续问道。

    “我都没有刺杀过他,怎么会有人指使我呢?再说我凭什么受你指使。”少年有些不满的看着如意。对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有些不耐烦。

    如意没有回答聂政,转头看着魏罂,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魏罂,“王上,也听见了吧,这个局我相信王上应该也看出来了。不知王上现在可相信我是清白的了。”

    “如意……,我从来没有不相信你。不然我也不会把他们两个保护起来。”魏罂稍一犹豫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个局主要就是利用了一个时间差,你犹疑的那一瞬间这个局就成了。你我心里都清楚事情的经过是什么,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我也不怪你。但是该还我的清白必须要还我。”如意坚定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意……”魏罂有些惭愧的叫了一声如意。

    如意比了个手势挡住了魏罂接下来的话头,然后接着说道,“现在我和聂政的清白都有了,然后是孙膑和苏睿卿的清白,我知道那个孙府的管家已死,但是我有他与人勾结的证据,他名下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房契地契,以及一张未来得及销毁的鸽信。”

    如意说着将一张字条递给魏罂,魏罂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将这封信混入苏的家书中,一起呈报王上。”

    魏罂脸色瞬间变黑,胆子太大,这是公然的把自己当猴耍啊。

    “虽然我还没有查出幕后的人是谁,但是这些证据自证清白已经足够了。”如意说道。

    几个呼吸间,魏罂将一众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会是谁呢?整个事件中看似并没有特别受益的人,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实很难推断幕后之人。

    聂政蹙着听完了两人的对话,心想着看来是出了大事了,然后不经意间一低头瞥见一地的死虫子,瞬间觉得恶心的想吐。聂政捂着嘴,跳出那一地虫子的范围内。

    “这是……?”话没说完,晃了两晃晕了过去。

    两个人这才转头看向晕倒的聂政。如意过去替聂政把了把脉,然后掏出银针扎向聂政心脉的几个大穴。过了一会儿才将针拔出来,对魏罂说道,“叫人送些水来喂给他吧。”

    魏罂迅速吩咐门口的守卫送些水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屋子,这两天冷的出奇,寒风瑟瑟,不知何时屋外已经飘起了细碎的雪花。小冰晶一样的雪花落在脸上凉凉的。

    如意仰着头看着这混沌的天地,心里有些闷闷的,但这丝丝的凉意又让人清醒。

    “表哥,我要走了。”如意没有回头,望着前方自顾自的说道。

    魏罂就站在如意的身后,看着如意的背影,心里一阵一阵的舍不得。但是如果注定他只能站在如意的身后,那他也只能默默地祝福她了。

    如意转头看着魏罂,缓缓地说道:“临别前我有几句话想说,别再穷兵黩武了,武侯时候一直在南征北战,看似版图扩大了,兵强马壮了,但是也是在四面树敌,内政积弊甚多,恐怕盛极而衰。”

    魏罂盯着如意的眼睛看了很久,这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清晰的映着自己的影子,可是她的心里却真的一丝自己的影子都没有,就连临别赠言都是家国天下之事。

    “你就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魏罂失落的问道。

    “我刚才不是对你说的吗?”如意有些疑惑。

    “你的心里真的一点也没有我吗?除了家国天下,对我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如意一下子明白了魏罂的意思,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希望你能幸福。”

    如意带着苏睿卿和聂政离开了行宫,几百墨者跟在其后护送她们。

    如意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便策马向前奔去。

    魏罂就站在宫门前直直的望着如意的背影,那个飒爽的英姿没有一丝留恋的走了,空留他一人困在这里。

    如意带队一直到了城东约定地点和淳于髡汇合后才停了下来。简单的和苏睿卿说了说孙膑的情况,苏睿卿抽抽搭搭哭了好半天才停下来,一副愤恨的样子扬言要报仇。如意无奈只得安慰她,让她好好休息。

    如意征求了大家的意见愿意跟她去齐国的,便一起走,不愿意去的便就此别过了。孙膑要去齐国,苏睿卿要跟着孙膑,夏荷自然要跟着如意。最后只剩下张仪。

    张仪摇摇头,“我们就在此别过吧,师父云游,我们也算是正是出山了,我打算先周游列国,将学以致用。遂不能同行了。”

    如意有些舍不得,但人各有志也不能挽留。还有师父突然就去云游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说好的云梦谷永远是自己的家,可是师父不在还怎么能算是个完整的家呢。

    张仪像是看出了如意的心思,笑着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缘自会相聚的。”

    如意听了也笑了,自己都再活一世了这点道理怎能不懂,遂点点头,“以后师兄记得去齐国找我啊。”

    “恩。”张仪笑着拍了拍如意的头,然后翻身上马,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马儿吃痛,向前疾驰而去。而张仪并没有回头只是在马上摆了摆手。

    如意一直望着张仪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那边,才悄悄的抹掉眼角的湿润,转身带着一行人朝着齐国边境行去。

    夏荷看着如意闷闷的,赶紧掏出今早收到的鸽信,由于如意早晨出发的早,夏荷就收下。

    如意拆开信,上面写着一行刚劲的字,“盼能一叙。”

    如意嘴角轻轻上扬,无声的笑了,这个令狐消息倒是灵通,就算他不邀请,如意也打算路过桂陵时去看看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