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四章 梦境再现
    一路上很是颠簸,路很不好走,一会儿到了齐国边境还需要更换马车,由于各国道路宽窄不同,马车种类繁多,车轨尺寸更是混乱。出行很是不便。

    如意想着等到了齐国一定要劝谏王兄统一齐国的车轨道路。但要想六国统一车轨道路怕是还要等到秦始皇的时候了。如意胡思乱想着竟渐渐的睡着了。

    睡梦中如意竟然梦到了失火后母亲带着自己逃亡的日子。如意像一个漂浮的魂灵在梦中努力的想要看清当时的情况。安氏曾说过母亲是为了照顾昏迷不醒的她才日夜操劳得了伤寒。自己为何会昏迷不醒?难道那段日子还发生了什么?

    只见当年的自己因为叶觅将自己推出来后没能出来而撕心裂肺的的哭喊着,母亲强拉着自己向火场外逃去。作为一个漂浮在梦中的梦灵,如意听得那哭声都觉得心下酸涩。

    母亲一边劝慰着自己一边强拉着自己跑着,却没有瞧见前面的路,大火将房梁上的椽木烧断,压倒下来,母亲只顾得看顾自己,去没有瞧见上面压下的椽子。

    如意着急的想要叫母亲躲开,可自己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梦灵,任她怎么拉怎么喊母亲,母亲也听不见。正在如意束手无策的时候,当年的自己抬头看见了那个倒下来的椽木,一把拉住母亲,一道蓝光乍现。

    梦里的如意被那刺眼的蓝光照的睁不开眼睛,再睁眼,就看见当年的自己已经昏迷在了母亲的怀里,而地点已到了行宫外的树林里。回头看去,还能看见行宫里冲天的大火,熊熊的火光。

    梦里的如意瞧着令狐远的父亲还是年轻的样子,还有安氏都匆匆的朝着母亲这边跑来。

    梦境像旋涡一样旋转着越来越远,做为梦灵的如意挣扎着想要留在梦境里看的更多,可是梦境却一点点抽离。

    “小姐,你醒醒。”夏荷在一旁拿着手帕不停的擦着如意满头的大汗。

    如意睁开眼睛瞪着马车顶子上的漆木花纹。

    夏荷见状吓得更是厉害,“小姐,你别吓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如意这才寻声缓缓地转头看着夏荷,小声的说道:“我没事。别担心。”

    “小姐,你吓死我了,是梦魇了吗?”夏荷担心的问道。

    “嗯,做了个真实的梦。现在没事了。”如意笑着拍了拍夏荷的手。

    如意安抚完夏荷,开始回忆刚才梦境。她想不明白那道蓝光是怎么回事?也想不明白自己和母亲是怎么到的树林。那段失去的记忆里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段内容。

    如意前所未有的想要快点想起之前的事情,以前不在乎是觉得没什么重要的,但现在想来,似乎有什么关键的东西被自己遗忘了。

    自己难道是那个时候穿越过来的吗?奶年曾说过自己昏迷了两个多月,她穿越过来时,母亲已经死了,而她也失忆了。奶娘这才谎称自己是她娘亲的,带着她一路讨生活。如果真的是那道蓝光让自己穿越来的,那么是不是找到它便能穿越回去了。

    如意一想到这种可能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但随之又沉默起来了。

    走了几天的路,路上如意一直都很沉默,大家都以为如意是因为长途跋涉而劳累过度,也都没多想。

    直到进入桂陵镇,如意这才话多起来。

    从她穿越而来便随奶娘来到了这里,从这里长大,这里承载了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大部分时间和记忆。她记得这里的每条街巷,也认识这里的很多人。若说这么多年生活下来,对这个世界没有感情那是假的,当回去的可能摆在眼前,若说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那也是假的。

    一行人去了进了将军府,青墨早早等在门口迎着他们,并将他们一一安排妥当。

    如意还是住在原来的院子离着令狐远最近的院子,里面的一应物品都还保留着她走前的样子。

    安氏早早的等在了如意的院子里,指挥着人将屋子重新打扫干净。

    母女俩一见面便未语泪千行。两人泪眼婆娑的拉着手诉说着这段时间的离愁与相思。过了好一会,如意才发现屋里只剩下了他们娘俩。夏荷早就跑出去和秋霜春雨叙话去了。

    “娘,这次随我一起回齐国吧。你不是早就想回齐国了吗?”如意靠着安氏的肩膀说道。

    “娘年纪大了,经不起长途的折腾。再说这么多年在这里也过惯了。娘就不去。”然后回身讲一个布包递给如意接着说道:“这里有两个护膝,和两个我亲手缝制的里衣,你带给你哥哥,也算我替你母亲尽尽心了。因其这孩子从小就是闷葫芦有事就爱闷在心里。你多开导他。”

    “娘,你为何不愿意跟我一起回齐国啊?跟我回去不好吗?王兄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在外面过惯了,不习惯宫里的生活了。在这里,没有宫里的暗潮汹涌更自在,而且你早晚不也得回来,你不也能照顾我?”安氏笑着说道。

    “娘……”如意撒娇的摇着安氏的胳膊,“娘瞧你说的,我都听不懂。”

    “你什么都懂,娘知道你心里有数。令狐是个好孩子。别等错了方知后悔。”安氏语重心长的说完拍了拍如意的手背。

    安氏走后,如意瞧着院子里新种的的梅花,枝丫上已经有花骨朵冒出来了。这还是自己当初的一句感慨说自己还没见过真的梅花。在现代自己生在北方没见过梅花,一直很是向往诗中描绘的暗香浮动。

    令狐远知道后便命人栽了这棵梅花树,虽说桂陵也不算很靠南,并不一定能成活。但看现在长得好好的梅花树,令狐远应该是费了不少功夫,花了不少心思。

    如意心里很感动,令狐远的感情就像涓涓细流一直萦绕在你身边,并不热烈奔放,但却润物细无声。就像空气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却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一道醇厚的男声自身后响起。

    如意轻轻地一笑,扬起明媚的笑容回身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