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六章 刺客的觉悟
    聂政这几日身体渐渐恢复了,医师们说他幸亏救治及时才能得以保全性命。

    但是聂政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怎么生病的。每每问起,大家都是闭口不言。

    这日聂政实在憋不住,等在孙膑和苏睿卿的院子里,他知道苏睿卿是他们那几个人中最爱说,最能说的。

    可是等来等去却只等来了独自被抬回来的孙膑。一个傲娇,一个沉默寡言,两人都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只能相对无言。

    “你身体好了?”孙膑没话找话的说道。他知道聂政这几日坐车一直都是昏睡的,自己也是略通医理的,他知道聂政的五脏六腑被轻微的腐蚀了,怕是要调养很久。

    要说孙膑是否怪聂政,孙膑还真没多想,他近几日时常回想起师父临行前给自己的忠告,师父早就看出自己会有磨难,早就劝告自己功名在故土,只是那时并未听进去。

    莫说孙膑如此,很多人都是如此,对于别人的劝告往往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有些人甚至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聂政看了一眼孙膑的双腿,然后点点头,“还死不了,你的腿?”聂政知道初到安邑城时,孙膑的腿还是好好的,怎么自己没有记忆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

    “我这也还死不了,没了膝盖不能走路了。”孙膑淡然的说道。

    “这段时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聂政看着孙膑认真的问道。

    孙膑想起如意嘱咐过不要对聂政说,遂没有接话。

    聂政见孙膑不说话,遂换了种方式问道,“孙先生,我知道你是好人,你跟我说实话,我是不是得了绝症,马上就要死了。”聂政越说越哀伤,原本的唇红齿白,因为受伤而唇色苍白,俊美的眸子充满了自怨自艾。

    孙膑没见过这架势,赶紧安慰道:“怎么会死呢,不过是中了蛊,好好调养就好了。”

    聂政猛然地睁大双眼看着孙膑,“什么?中了蛊?”

    孙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无奈的摇了摇头。

    聂政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赶紧追问道:“谁给我下的蛊?已经解了吗?”

    孙膑无奈只得说道:“如意帮你解了蛊,幸亏解蛊及时,蛊虫还没有伤及你的五脏六腑,好好调养很快就会好的。”

    聂政这才断断续续从孙膑的叙述中了解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想到整个事情的起源居然是自己中了蛊受人摆布,对于一个武学高手这是不能容忍的。

    聂政当即暗下决心,一定要精进武艺,决不能再受人摆布,只是他不知道这中蛊和武功高低没有必然的联系,就算你是绝顶高手中了蛊依然无法自已。

    聂政心下倒是对如意有了新的感观,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意还想着要救自己。他们做刺客的最懂得知恩图报,这个人情聂政暗自记在心里,将来一定要还。

    聂政了解了前因后果,也不等苏睿卿了,直接起身告辞道:“先生的腿因我的由头而断,他日先生若有需要,聂政定不推辞。”说着抱拳一礼,干脆利落的就走了。

    聂政回了房间,就开始练武,聂政的想法很简单,不想因为自己再牵连别人,也不想再欠下如意人情。

    如意去看聂政时吓了一跳,只见大冬天的俊美少年脸上满是汗水,一套剑法舞的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你伤还没好,怎么就跑出来做这么剧烈的运动了?”如意赶紧制止聂政。

    聂政哪里肯听,直到舞完剑法才停下来,“我伤还没好?那你倒是说说我的伤哪里来的?你不用再瞒我了,我都知道了。”

    如意不说话只是看着因运动脸色红润的少年。

    “谢谢你,这个人情我记得,一定会还你。”聂政有些别扭的说道,眼睛都不看如意。

    如意勾了勾嘴角,无声的笑了,这个别扭的孩子,不告诉他就是怕他多想,这不还是多想了。正因为如意知道聂政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所以一开始才不想让他知道,怕他有心理负担。

    “随你了,不过你若不养好再练,更是给我添麻烦,你自己想想吧。”如意假装不在意的说道,说完转身就走。

    只留聂政愕然的看着如意的背影,这是关心吗?这是威胁吧!

    聂政立刻觉得确实不能再添麻烦了,还是先养好伤再从长计议。

    从聂政那出来后,令狐远有些吃味的说道,“怎么我觉得你关心的人太多呢,那我排在第几位啊?”

    如意笑着说道:“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跟个孩子还计较。等他好一些,我们就得走了,淳于髡已经先回齐国跟王兄汇报去了。”

    “跟我在一起时,能不能不要无时无刻的都想着离开我,你这样会让我很受伤的。”令狐远无奈的的抓起如意冻得的发红手搓了搓,“天这么冷,总不记得带手炉。”

    “哪有那么娇弱。”如意嘴硬,但心里却喝了蜜似的甜。

    两人说笑着,一路边逛边慢慢聊着天。

    隆冬已至,一场霜降之后,空气中寒意更胜了几分,这几日更是绵绵阴日。

    令狐远将如意的披风上的风帽给她带上,风帽上一圈狐狸毛柔软的贴合在如意的脸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更是平添几分灵气,如意就仿佛那误入人间的精灵。

    “天气太冷了,我们回去吧。”令狐远担心如意受凉。

    “好。”

    令狐远多希望两个人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可是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不免也有些伤感。

    如意倒是没看出令狐远的心思,接着聊到,“秦国从雍城迁都栎阳,怕是后续会有大动作,我总觉得那个赢曼怕是不简单,将来河西地区怕是保不住了。魏国怕是会战事不断,刀剑无眼,你可要小心些啊。”如意叮嘱着。

    “你知道的。现在庞涓风头正劲,怕是这些要紧的战事也轮不到我,你就放宽心。不过若有一日,我们战场相见怎么办?”

    “到时候不必客气,各为其主,尽管放马过来。”如意知道许多事情不是他们能左右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令狐远笑了笑没有说话,心想可是我却舍不得你受一点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