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八章 开机了
    冬日的夜晚总是来得早一些,如意刚走进一个偏僻的院落,天色便黑了下来。

    月上枝头,繁星隐现。

    在星河之间有五色光萦绕其中一闪而过。快的让人难以发现。

    如意打开平板电脑,电脑上居然闪现出了一个对话框。“你好,茹意,我是这台电脑曾经的主人,现在你已经是它的新主人了。”

    “你好,为何电脑会自己开启?”如意快速的在屏幕上打下一行字。

    “这个平板电脑是dna验证开启的。电脑密码早就已经更换成你的dna了,你随时可以开启,蓝色晶石即为开启键,这块蓝色晶石可以收集月光能转化为电量为平板电脑蓄电。”

    “你在哪?我们为何可以联络?”如意快速的回复道,如意有多久没有打过字了,没想到来了这里还能有用电脑打字的机会。

    “我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你应该知道电脑是可以作为即时聊天工具的。”屏幕上很快闪现出一行字迹,对方的打字速度惊人。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如意有些惊诧的写道。

    “我知道,我刚才可是叫得你茹意,你不会连这个名字都忘了吧?”屏幕上快速的闪现出一行一行的字,如意本来久未打字速度就有些慢,而对方的速度又实在是太快。

    “你打字速度太快了,我有些跟不上。”如意不得不回复道。

    “打字?”这一次对方停顿了好久才继续回复道,“你不会是还不会用这个电脑吧?不需要打字啊,你只要手指接触晶石,想你要说的话就可以了。”

    如意用手触上晶石试了一下,脑海中想到“怎么更换成我的dna的?”果然这行字就闪现在了屏幕上。

    “血液里有dna,你应该知道吧?晶石可以采集血液中的dna,而且只对成功采集并第一次成功使用者认主。所以不要有疑虑,你现在就是它的主人了。”

    “我们是老乡吗?你是鬼谷的师父吗?你没死?”如意回复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可这一次对方却沉默了很久才回复道,“我是鬼谷的师父,我们只能算是半个老乡。我没死,我离开了。”

    如意迅速的抓住了关键词,“离开?你又回到了现代?那这么说我也能回去?”如意心怦怦乱跳,因为这一重大的发现,手竟有些颤抖,险些拿不住晶石。

    对方又默了一会儿才回道,“能”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如意兴奋不已,“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回去?”

    可对方只回复了一句,“信号不好,下次再联系。”就再也没有回音。不论如意发什么,都再也没有收到回复。

    如意有些失落的看着手中的平板电脑,心绪一阵阵起伏。鬼谷的师父,她的师祖,半个老乡,居然没有死,而是回去了。半个老乡?为何会是半个老乡?

    如意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再想了,反正应该还会联系她的,早知道刚才就应该问问这两样东西到底要怎么用了。

    如意看看天色不早了,心想夏荷应该等着急了,遂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却不想由于刚才太专注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脚都有些麻了,如意揉了半天小腿肚才缓过来。

    如意活动活动腿脚,这才慢慢的往回走。

    今天的事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如意直到回了房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夏荷看着如意这样以为是累到了,赶紧拿来热毛巾给如意,又倒了杯热茶递给她。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在外面一天冻坏了吧?明日还是我去盯着吧。”夏荷忧心忡忡地说道。

    如意喝了口热茶,这才觉得现实的真实,刚才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的虚幻。

    “我没事,我好好的,可能是累了。”如意说的有些敷衍。然后走进里屋换衣服去了。

    如意一晚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用过晚饭,早早的就说要休息了。就连令狐远来看她,如意都叫夏荷挡回去了。

    如意熄了灯躺在塌上,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先是看到了失传的鲁班书,而且书中的内容让人非常震惊,然后平板电脑又莫名其妙的开机了,而且还有个来了又走了的半个老乡和自己聊了半天的天。如意觉得这一天过的可真是梦幻。

    接下来的几日,如意有意无意的都在躲着令狐远,如果她真的要回去,还去招惹一些情债,岂不是伤人又伤己。与其到时候难受,倒不如趁着萌芽就掐断。

    令狐远也发现了如意这两天的反常,时常自己陷入沉思,一开始还以为如意是因为要走了而有些焦虑,可后来令狐远发现如意在躲他,自从两人那日表明心迹后还不曾发生这样的事情。

    令狐远想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想不明白就无需再想,直接行动就好。

    这日令狐远天还没亮就早早堵在如意门口,不让她再有机会以早出晚归的方式躲着自己。

    冬日的清晨,寒意逼人,站一会儿就会觉得冻手冻脚。令狐远又不想打扰如意休息,但又实在太冷,只得在院子里开始练剑,一套剑法刚舞上几个招式就觉得浑身暖和了起来。

    一套剑法练下来更是觉得身上暖洋洋,汗津津的。夏荷开门时,看见的正是刚舞完最后一个剑花,站在那擦汗的令狐远。

    夏荷张大嘴巴,有些愕然的叫了一句,“将军。”

    令狐远回头冲着夏荷笑了笑,说道:“你家姑娘可起来了?”

    “起来了,正准备用早饭,将军要不要一起?”夏荷问道。

    “好,多备一副碗筷。”令狐远笑着回道,然后大步的走进屋去。

    如意坐在妆镜前刚挽了一个斜髻,想要将一个流苏发簪插在发髻上。

    令狐远瞧见了一把接过发簪轻簪在如意的发髻上,左瞧瞧右瞧瞧又觉得有些素淡,从案几上有挑了一个红宝石梅花钗插在了如意的发髻上。

    如意从铜镜中看着令狐远的一连串动作,没有说话。

    令狐远则冲着镜子中的如意笑了笑,然后又拿起案几上的眉黛石在石砚上磨出粉,兑上水调和一下,拿起一只兔毫小叶笔沾了沾砚台上的黛墨,轻转过如意的身子,替如意画起了眉。

    如意看着这只兔毫笔想起自己穿越前看得那个战国展览当中就有一只1954年在长沙左公山出土的战国时期的毛笔,那只毛笔确实是兔毛制成,是现存最早的毛笔了。如果自己回去时带上两根是不是也就成了文物古董。

    如意还在胡思乱想,冰凉的触感沿着自己的眉骨轻轻滑过,如意抬眼望向令狐远。令狐远则直直的看着眼若黑玉,唇似点降的如意,一瞬间,似乎就能夺人心魄。

    令狐远看得着迷差点忘了动作,直到黑玉般的眸子里映出自己的影子。令狐远才又缓缓抬笔画上了另一边。

    等画好眉,如意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肤白眉黛,唇不点自红,脸颊上一抹红晕恰似胭脂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