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六十九章 画娥眉
    令狐远对着镜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一脸的宠溺,眼中溢满了深情。

    如意看着镜中的男子英气凌云,就算暂时被压制了锋芒,仍难掩身上那股锐利之气。这样的男子怎能让人不动心。可是自己真的有资格接受这份深情厚意吗?

    如意的内心是焦灼矛盾的,也许是时候该离开了。离开也许会让一切变得简单。

    直到夏荷送饭进来,才打破了这一室诡异的气氛。

    两人相对而坐,吃了一顿安逸舒适的早饭。

    吃完饭,令狐远才悠悠地开口说道:“来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要躲着我?”

    如意看着神若幽潭的令狐远,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要走了?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了?如果自己这样说,怕是一定会以为自己疯了吧。

    “你多想了,能陪我去看看给孙师兄的轮椅做好了吗?”如意只能避重就轻的说道。也许时间是最好的遗忘剂,等她走了,自然就能忘记她了,现在还是先不要说的好。

    令狐远沉默地看了如意一会,轻叹了一声,才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逼你,等你愿意对我说的时候,再对我说,我一直都在。”

    如意心下愧疚,面对令狐远如此深情,她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回报。

    令狐远像是看穿了如意一般说道,“我不要你的回报,我只要你的真心。”

    令狐远说完这些才欣然地拉起如意,“走,我陪你去看看。”

    两人这才去了鲁大壮的木工房。

    走进工房,一堆木屑中间赫然地摆着一把崭新的木质轮椅。虽然没有现代的轮椅有科技感,但以现在的条件来看已近颇为先进了。

    鲁大壮还在忙活着另一把轮椅的最后制作,这也是当初和如意说好的。鲁大壮听到动静,头也没抬的说道:“你先看看那把轮椅还有什么问题没有,如果有问题,我一会修改。”

    鲁大壮依旧专心的叮叮当当的做着手上的活,直到将最后一个把手装好,鲁大壮才抬头看见进来的除了如意还有令狐远。

    “令狐将军也来了?”边说边环顾了一下四周,神情甚是戒备,然后才接着说道:“如意姑娘,你看看轮椅可还合心意。”

    如意绕着轮椅转了一圈,又坐上去试了试,喜笑颜开的说道:“甚合我意。”

    鲁大壮看着对自己劳动成果很是认可的如意也笑了,然后走到案台旁,将设计图上的木屑掸掉,又将设计图还给了如意,“原物奉还。今日你们去试试这个轮椅,如无大碍,明日我便走了。”

    如意有些意外的接过设计图,没想到这个时代就这么注重知识产权了吗?如意应了声便推着轮椅出去了,令狐远则一边充满审视的环顾着,一边慢悠悠地跟了出来。

    直到走出了一段路,如意才小声的问令狐远,“鲁大壮好像对你很戒备?而且你好像也充满了审视这是为什么啊?”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怕他会害人,鲁班门有些邪性。”令狐远简单的说道。

    “你既然怕他害人,那你为何还要找他来做?为何邪性?”如意不解的问道。

    “你的这个设计太过复杂,只有鲁班门的手艺才能做出来,所以我只能找他来做。邪性还得从鲁班书说起,据说此书受了诅咒,不害人就害己。”令狐远有些严肃的说。

    如意并不知鲁班书还有这样的说法,关于诅咒如意倒是不太信服这样的说法,所以倒也没当回事。

    两人推着轮椅进了孙膑的院落,如意大老远的就喊道:“师兄,你瞧,我给你做了一个什么好东西。”

    苏睿卿听到声音赶紧跑出来,看见如意手上推的一个两个轱辘驾着一个坐的怪东西,似肩舆非肩舆,似辎车非辎车,苏睿卿并未见过这样的东西。

    “这是?”苏睿卿迟疑地问道。

    如意笑笑并不说话,而是推进屋里,命侍从将孙膑抬过来坐下。

    孙膑坐在轮椅上也有些疑惑,“如意,这是做什么啊?”

    “师兄,你试试,摇着这个手柄看看能不能动。”如意笑着说道。

    孙膑依言试着转动轱辘,果然座椅动了起来,木质的轱辘缓缓的转动着与地面发出隆隆的摩擦声。

    如意看着走的有些缓慢的轮椅,心想如果有橡胶就好了,做个橡胶的轮胎,而且地面也不够平滑,这个时代终究是有局限的。

    孙膑却开心的笑了,这还是他失去双膝后第一次由衷的笑了出来,“动了,动了,真的能动啊!”

    苏睿卿也好奇的凑过来,瞧着孙膑慢慢的动作,虽然缓慢都是能走了不是。

    苏睿卿激动的眼含热泪,拉着如意连声道谢,“谢谢,谢谢你,如意。”

    令狐远笑得一脸温柔的看着如意,这丫头脑袋里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不过还都很有用。

    *

    轮椅做好了,聂政的内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这次如意是真的没有再拖延的理由了,只得带着一行人上路了。

    如意坐在马车上回想着早晨送行时,令狐远对她说的话,你尽管向前走,天高海阔任你游,我永远在你身后一转身的地方等着你。

    如意用双手捂住眼睛,挡住天光。怎么办?如意感觉令狐远用爱密密麻麻的编织了一个巨大的网,将她网在了其中,无论她怎样走都走不出去了。

    “小姐,你眼睛不舒服吗?”夏荷看着如意捂着眼睛的动作有些担忧的问道。然后将小窗的帘子封闭的更严实一些。

    “我没事的。”如意将手放下来,看着夏荷说道。

    “对了,小姐,这是鲁师傅临走前叫我给你的纸条。”说着从怀里拿出一纸条递给如意。

    如意蹙了蹙眉,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轮椅放心使用。没有咒语不成诅咒。若以后有需要,去来找我。”

    如意笑了笑,看来鲁大壮也看出了令狐远的疑虑。

    他说可以找他,去哪找却没说。怎么都这么神神秘秘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