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章 齐都临淄
    冬夜,寒风呼啸,裹夹着碎雪冰晶。

    安邑城已经下了一日的雪了。雪不大,像冰晶一样,但终归也是雪,染白了大地,染白了屋檐,天地间焕然一新一派静谧景象。

    魏罂站在韶华殿院中,望着院中一株被雪覆盖的桃树枝,记得春天时如意还指着这株桃树说要等它结了果子,一起品尝。可是结果儿时如意不在宫中,当时想着还可以等到来年结果子再一起品尝。可是如今看来是遥遥无期了。

    春桃隔着窗户看见站在树下的王上,吓得赶紧披上外衣走到院中。

    “臣妾不知王上来此,怠慢了王上,还请王上赎罪。”春桃说着战战兢兢的就要跪下请罪。

    魏罂一把搀住意欲跪下的春桃。“地上都是雪,小心着凉。”

    一双温热的手掌瞬间融化了小宫女的心。

    一阵踩在碎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打碎了春桃的美梦。

    “王上。姑娘已经出了魏国,进入了齐国地界。我们不好再跟着了。”康明低声朝着魏罂汇报道。

    魏罂沉默了一会儿,才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说道:“去凤平殿。”

    *

    如意一行人一路向东北方向行进,穿过大片的平原区、山地,跨国齐国长城。快到渤海之滨时终于看见了齐国都城临淄。

    临淄城东临淄河,西依系水。东、西、北面都是辽阔肥沃的平原,东北距渤海百余里,南面为稷山。

    临淄城规模宏大,由“西南小城”和“东北大郭”相连而成。大城为平民所居,小城位于大城的西南隅,是齐侯居住和官吏办公的地方。

    城内更是恢弘大气,繁华热闹,不愧是泱泱大风。八街九陌,十里长街;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声鼎沸,摩肩接踵。

    东北大郭街上商铺林立, 码头樯帆云集。

    夏荷挑起车帘新奇的看着临淄城,“姑娘,这临淄城可比安浥城大得多也热闹的多啊。”

    如意借着夏荷挑起的车帘看出去果见一个繁华大都市的样子。

    “还真是,没成想临淄竟这般繁华。”如意也点头赞道。

    聂政和如意坐了同一辆马车,聂政挑起另一侧车窗帘子也向外看着,突然大喝一声:“停车。”

    未等马车停稳,聂政一跃而下。

    只见路边两个军爷正辱骂一个老迈妇人和一个跌倒在地上的年轻女子。“老不死的,长不长眼,连我也敢撞。我这衣裳你赔的起吗?”

    “对不起,官爷,路滑,我不是故意的。”老妇不停的鞠躬道歉。

    其中一个军爷调笑的看着跌在地上的年轻女子猥琐地说道:“二哥,你看这妞还不错哦。”

    另一个军爷抬脚就要朝着老妇踹去。聂政一把捏住那人的腿骨。

    那人杀猪一般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哪来的小兔崽子。”

    聂政没理他,扶起老妇又去扶地上的女子。

    此时如意他们也都跟着过来了,两个小兵一看如意他们人多势众,又各个穿着不俗。遂两人赶紧拖着伤腿逃走了。

    苏秦询问了二人的去处。一问之下才知道,二人是主仆,家里遭了难。仆妇带着自家小姐逃了出来,到都城投奔亲戚。

    “那亲戚家在哪儿?我们送你们过去吧。”苏睿卿热心的说道。

    年轻女子低低的说道:“亲戚已经不在都城了。兵荒马乱的不知道去哪儿了。”

    只见年轻女子一副清秀佳人的模样,虽遭了难但依然冷静持重,就算不是大家闺秀,也定是一个小家碧玉。

    这下大家犯了难,没有去处,还怎么送过去。

    最后还是如意开口,“要不然先跟着我们走吧。”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如意。还是仆妇先反应过来,拉着她家小姐对如意一通道谢。

    众人又重新回到马车上,这次那个年轻女子和如意同车。

    “还不知道姑娘的姓名?”如意问道。

    “吾姓虞名娟之。”年轻女子毫不扭捏地回视着如意答道,“今天多谢姑娘肯收留我们。我会尽快想办法的,不会打扰太久的。”

    “姑娘不用放在心上,我们也是初来乍到。能帮到姑娘也是一种缘分。”如意笑着说道。

    当马车停到一处宫殿门口时,只见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大字“梧宫”,走进去院内长满了高大的梧桐树。宫殿巍峨,高台相连。

    就连苏睿卿都赞叹道,“齐国的驿馆都这么壮观。”

    一众人安顿下来,如意才乘着轻车一路进了宫。

    田因齐早已久盼多时。直到见了如意,田因齐还觉得有些不真实,妹妹居然已经长这么大了,遗传了母亲的美貌,倾国倾城,而性格又颇似父王,冷静理智,有谋略。

    “王妹可还安好?”田因齐急切的拉着如意上下打量一番。

    “王兄,我一切都好。”如意笑着回道。

    如意也没想到,兄妹两人并没有因为久未见面而生疏,相反依然熟络。王兄眼中的关切做不了假,对自己的关心更是真挚万分。如意的心又再一次出现动摇。在这里她得到了亲情爱情友情。自己真的要抛下一切的离开吗?

    田因齐差人送来了如意原来爱吃的糕点吃食,依然把如意当做小孩子一样的宠着。

    兄妹俩聊着这些年的经历,不知不觉便到了烛光初上时。

    “王妹,住到宫里来吧,这里才是你的家啊。”临走时田因齐殷切地说道。

    “我会回来住的,只是我还有好多朋友需要安置。等我安置好再进宫陪王兄。”

    田因其也不好勉强如意只得同意,他并不要求如意事事都听自己的,他更希望如意能快乐。

    而此时在齐国边境上则出现了一些身穿五彩衣黑色束腿裤,外罩黑色斗篷,头戴黑色兜帽的一群人,行动整齐划一,各个功夫了得。

    “小巫,我们已经进入齐国地界了。”兜帽遮掩了容貌,只能听声音辨别是一个男子向为首的的人汇报道。

    为首之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站在山岗上,目视远方,望着远处的重峦叠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