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一章 过小年
    齐国春节的脚步日渐临近,齐王宫里已经开始准备年节的采买和祭祀大典的一应事宜。

    而平民百姓家里也开始挂桃符,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街市上办年货的乌压压的人山人海,各种杂货更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由于齐王还未选妃封后,节后的春祭主持尚没有合适的人选担当,只得有长公主如意担任,也正好借此机会昭告天下如意的公主身份。所以如意不久前已经搬入宫中准备。

    此时如意正在试穿司服女官为她赶制的祭祀大典的礼服。一件紫色绮绣织文左衽交领深衣配缀绣鱼纹黑缎曲裾,长裙收腰曳地,窄长袖,曲裾向后斜掩垂地展开,有宽舒之感。腰束玉钩带,左侧佩剑,外罩白色狐裘大氅,头梳左高髻,头戴宝冠。

    夏荷在一旁竟看呆了,呆呆地说道:“姑娘这下是真的要倾国倾城了。”

    如意回头嫣然一笑,“傻丫头,倾国倾城的不是容貌,而是头脑。”

    恰好此时田因齐正好走进来,也是一身紫色朝服,面若冠玉,器宇轩昂。

    “什么头脑啊?”田因齐笑呵呵说道,当看到如意的装扮时,则真心赞道:“我们的小公主真的是长大了,已经长成了一颗耀眼的明珠。”

    “王兄,你若再打趣我,春祭我就不替你主持了。看你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给我找个王嫂。”如意假装嗔怪道。

    夏荷则抿着嘴偷笑着准备茶水去了。

    “也就你有胆子威胁你王兄。”田因齐一脸宠溺的看着妹妹。

    “王兄最近怎么黑眼圈颇重。又熬夜看奏章了吗?”如意也关切的说道。

    “没什么,你只管快乐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其他的有王兄扛着,再也不让你受一点委屈了。”

    “王兄,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们是一母同胞,流着相同的骨血。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如果有事情我愿意和你一起分担。”

    “好妹妹。”田因齐欣慰的笑了,却没再多说什么。用了些茶点便匆匆的走了。

    “夏荷,你去帮我打听打听,最近前朝发生了什么事,让王兄如此忧心。”如意有些担忧的吩咐夏荷道。

    “姑娘最近忙着祭司的一众事宜,可能还不知道吧,卿大夫一派把持实权影响朝政,并不大听命齐侯。”夏荷帮如意整了整头冠说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王兄近些日子神色不郁,焦躁不安的。”如意若有所思的说道。

    两人又闲话了一会儿,如意试好衣服,带着夏荷出宫了。

    今天是小年,苏睿卿邀了如意过节。自如意搬进了宫中,她们一行人也不在驿馆梧宫里住了,而是在东北大郭找了一个三进三出的民居院子搬了进去。

    梧宫的规格太高,住在里面总要端着,不如自家自在。

    如意带着夏荷,还有一车的礼物,悠悠然地来到院门前。只见门楼上早早悬挂上了大红灯笼,门口两侧挂上了桃符。如意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两个门神,画得还真是栩栩如生。

    苏睿卿迎出门来,今日穿的颇为正式,是赵国特有的打扮,后裾曳地博带深衣,外罩貂服,长袂束发垂肩。

    “今日怎么穿的这般正式,我这身随意的打扮倒有些显得突兀了。”如意笑着说道。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要祭灶,请灶爷。所以才穿的正式一些。”苏睿卿喜气洋洋的解释道,“快进屋,外面冷。”

    屋内扑面的热气,地龙暖炉火烧得旺旺的,大家热闹的围坐在屋里更是增添了几分热度。

    众人见如意来了更是高兴,苏秦赶紧塞了个手炉给如意。虞娟之则递了碗热茶给夏荷。

    “今年的桃符是谁画的的啊?画得真好,栩栩如生。”如意笑着问道。

    “是我的画得,我自幼喜欢画画。一直也没派上用场,今日才有用武之地。”虞娟之也笑着说道。这几日的相处,虞娟之也开朗了不少,没了初见时的愁云。

    众人听了都哈哈笑了起来。和虞娟之一起的嬷嬷是个做饭高手,所以今日的饭食全靠她张罗着,一道道地道的齐国美食摆上桌来时,连如意都有些不淡定了。原来这个时代的海鲜就有这么多种吃法了。

    众人正围桌准备开始用饭,却有侍从传话说外面有个田公子。大家都面面相觑,这个时候的田公子不知是哪位?

    作为主人家的苏睿卿只得去前厅会客。

    等这位田公子进了屋,如意着实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位田公子居然是王兄。

    “王兄,你怎么来了?”如意惊得说道。

    “怎么不欢迎我?”田因齐笑着说道。

    大家这才知道这就是如意的哥哥,当今的齐侯田因齐。众人纷纷行礼让座。

    “别拘束啊,我就是如意的哥哥,其他的什么也不是,今天来只是为了感谢大家对如意的照顾。”田因齐看出大家的拘谨赶紧说道。

    如意这才笑嘻嘻地的把大家一一介绍给哥哥。侍从又添了一副碗筷,这才正是开席。

    酒过三巡,大家气氛也热闹起来了,也不再拘着君臣之礼,官家百姓的,大家都放开了喝,都是见过世面的席间高谈阔论不断。

    田因齐更是没有架子挨个的给大家伙敬了酒,感谢这些年大家对如意的照顾。

    不知是酒醉人还是人醉酒,如意喝得竟有些鼻子酸涩,眼角湿润,但是嘴角却一直是上扬的。

    多好,多么热闹的一群人,每日有这样的一帮人陪着再也不用寂寞了。还回什么现代,回现代不也就是孑然一身嘛。

    如意又轻押了一口酒,轻吟出声:“蟋蟀在堂,岁仐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除。”周围的声音渐渐静下来听着如意的轻吟。

    “你倒是潇洒啊,还劝解我们及时行乐呢。”苏睿卿半醉的说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如意谨慎的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可能是真的喝醉了,顺口就将李白的《将进酒》念了出来。

    大家听着如意激昂豪迈的吟唱是真的安静了下来了。这一次如意却醉的不省人事。

    ————————————————

    这章是不是很应景,今天是小年,在这里祝大家小年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