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四章 虞娟之
    月夜静谧,星光暗沉。

    在这还算不得早春的夜晚,空气中带着泥土特有的湿度,伴着一些回暖的迹象。但天气依然寒冷,只是没有寒冬里那么冻人。

    魏罂站在廊下好一会儿没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赢曼拿了一件夹棉披风快步走到廊下从身后帮魏罂披上。“王上小心着凉,这天气看似回暖,但夜里还是冷的很。”

    魏罂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陪自己站在一旁的赢曼,“外面天冷,王后有孕在身,别再受了寒。”

    “在屋子里闷久了,我也想出来透透气。月份还小我陪王上站一会儿不碍事的。”赢曼温柔体贴的说道。

    这个柔弱的女子哪里像是前几日向魏罂拱火进言攻打齐国灵丘的王后。

    “王上派令狐将军去攻打灵丘真的好吗?”赢曼慢声细语的说着,却字字诛心,“令狐将军和如意姑娘的关系,派他去不太合适吧,万一……”赢曼没再说下去。

    魏罂眼中已经染了墨色,有了些翻滚的情绪,语调有些生冷的说道:“令狐将军身为一国之主将,这点觉悟还没有吗?”说完甩袖进了大殿 。

    赢曼勾了勾唇,无声的轻笑了一下,才不紧不慢的也跟着进了大殿。

    而此时如意的紫竹苑也是灯火通明,田因齐怕有眼线在自己身边不敢留在自己殿里处理政务,只得搬到如意殿中。

    两人正在讨论关于三国攻打灵丘之事。

    “现下王兄刚登基,齐国内部尚不稳定,我们兵力不足不宜大战。”如意认真的分析道。

    “王妹说道在理,可是都打到家门口了,我们总不能忍着吧。”田因齐义愤的说道。

    “王兄莫急,现在魏国的军队还没到齐,灵丘那里只有赵韩两国,我们先在平陆会见赵,韩两国。也许还能挽救。”如意边说边在纸上画着,“从这里到灵丘远快于魏军到灵丘。”

    事不宜迟,两人又说了说细节,田因齐便准备动身了。

    如意瞧着王兄认真书写的样子,突然说道,“王兄,没想过要给我找个王嫂吗?”

    田因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说着说着就跳跃到这个问题上了。田因齐刚想回答没想过,但是一抹倩影却跃入眼前。田因齐摇摇头。

    “王兄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也好过每次都来我这里,我怕长此以往也骗不了多久。”

    田因齐这才认真的考虑了起来,那天那个在寒风中如玉兰花一般绽放的女子。

    数日后,如意听闻令狐远因为灵丘一役被魏罂开罪降了级,现下魏国已是庞涓一家独大了。如意没想到魏罂会这么糊涂。魏国的霸主地位怕是要从此凋敝了。看来历史一直在沿着既定的轨迹踽踽前行,从未偏离。

    灵丘之战解决了之后,田因齐继续着荒唐的生活,只是这次又加了一条沉溺于酒色歌舞。

    这日如意带着夏荷出宫去看苏睿卿,这些时日苏睿卿的孕吐反应有些大,每日只能靠酸梅子压着,她最爱吃的就是城南一家果脯铺子里自己酿制的酸梅干。

    如意绕道先去买梅子,还没到卖梅子的铺子,却先在一家当铺前看到了虞娟之走了进去。如意立刻示意马车停了下来。

    “咦,公主,那不是虞姑娘吗?”夏荷也瞧见了虞娟之,疑惑的问道。

    “是她,别出声,等她走了,我们进去瞧瞧。”如意放下夏荷挑起的车帘。等了一会儿,见虞娟之从当铺出来,脸上泪痕未干,心中更是疑惑。

    等虞娟之走远,如意和夏荷才下了马车进了当铺。掌柜的一见如意的穿着打扮心知肯定是大户人家,必有大买卖,遂格外殷勤。

    “掌柜的,刚才那个姑娘在你这里当了什么?”如意转了一圈假装不在意的问道。

    掌柜的一听赶紧将刚才那姑娘当的东西找出来,别说刚才那姑娘当的那块玉佩还真是好玉,雕工也好。绝对是上品,只可惜是个活当。

    “姑娘你瞧,就是这块玉佩,东西真的是个好东西。但是那个姑娘当的是活期当。还没到期,还不能开价售卖。姑娘看看也就罢了。”掌柜的隔着布端上来了一块鸡蛋大小的玉佩,上面雕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玉兰花。无论是玉的成色还是做工都绝对是上品。

    夏荷瞅了一眼如意,接着问道,“当了几个月的活期?”

    “三个月。那姑娘舍不得当宝贝的很,咬牙说了三个月。”

    如意笑着点点头,“那好,掌柜的,我们三个月之后再来,若那个姑娘没来赎就卖给我们。”

    掌柜的自然是满口应下。

    出了当铺,如意有些心绪不好。也不知道虞姑娘这是又遇到了什么难事。也不肯跟她们说,硬是要打碎了牙往肚子吞。

    如意买了酸梅子便去了苏睿卿家,问起虞姑娘被告知出门还未归。

    此时的虞娟之正走进了临淄城最大的一间歌舞坊——莺歌坊,里面真真的是纸醉金迷,莺歌燕舞,这不才刚到申时,里面已经热歌曼舞,好不热闹了。

    虞娟之穿过前厅,刚到后面楼梯过道处,管事妈妈便迎了出来,“怎么样想通了吗?你说要三日时间,我们也给你了。现下是不是该履行我们的契约了?”

    “我知妈妈最是心善,我还没凑够钱只有这些。妈妈再容我两日,我自会想办法把钱给你。”虞娟之说着掏出一个钱袋,百十两银子的样子,递给了管事妈妈。

    管事妈妈却没有伸手接,只是看着虞娟之说道,“我们这里是做正经生意的,当初是你自己卖身救父,你说要将钱送回去还了赌债,我们也容了你时间,虽然你父亲最后还是被逼死没能救成,但我们也是真金白银花了钱的。”

    “我知道,我不是想赖账,我一定会筹到钱将卖身契赎回来的。”虞娟之郑重的说道。

    管事妈妈倒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看着虞娟之说道,“虞姑娘,你还是认命吧,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已经宽限了你这么多日子。若是大家都这样我这里岂不成了善人堂。”

    管事妈妈话刚说完,后头进来一个彪形大汉,“花娘,你跟她费什么话,让老板知道你又充好人,仔细你的皮。”

    管事妈妈吓得一哆嗦,也不敢再说什么,彪形大汉朝手下使了个眼色,便将虞娟之围在了其中。

    “妈妈,你信我,我一定能筹到钱的。”虞娟之看着管事妈妈动容的说道。

    管事妈妈摆摆手,“你也听到了,我也做不了主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说完扭头向前厅走去。

    四个壮汉将虞娟之五花大绑嘴里还塞了布,拖着就向后院去了。虞娟之挣扎呜咽着,却无济于事。

    天色已晚,烛光摇曳。

    而如意和苏睿卿这边久等虞娟之未归,也有些坐不住了,吩咐了侍从去请房嬷嬷过来。

    等人的间隙,如意这才将路上所见告诉了苏睿卿。

    苏睿卿一听便急了,“怎么不早告诉我。这都多少个时辰过去了。别再是出了什么事。”

    “我想着她准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才去当东西,想着私下和她说一下,也好全她的颜面。谁知道会这么晚还没回来。”如意紧锁着眉头,一脸紧张的说道。

    正好这时方嬷嬷进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哭嚎着说道,“两位公主、夫人,可要救救我家小姐啊。”

    “嬷嬷请起,慢慢说,怎么回事?”如意扶起方嬷嬷让到坐上。

    “这事要从我家老爷迷上赌钱说起,我家夫人去的早,我家老爷没再娶每天就迷上了赌钱,将家产家底全部输光了,最后还欠下了一大笔债,赌坊天天来催债,逼得我家老爷实在没法几次想要自杀。最后小姐将自己卖身莺歌坊换了大笔银子来还债想要救老爷。可是送银子回去的路上老爷便以被逼自杀,银子又被赌坊的人搜刮走了。”

    “后来呢?”苏睿卿急切地问道。

    “后来我们在返回莺歌坊的路上就遇到了你们,小姐一直在筹钱给自己赎身。今天是最后期限,但是银子应该是没筹够。现下小姐恐怕已经被莺歌坊的人抓起来了。”方嬷嬷说完抽搭地哭了起来。

    如意和苏睿卿对视一眼,事不宜迟赶紧救人。

    “睿卿,你在家坐镇,我带些人去莺歌坊救人。”如意说着又朝夏荷说道,“夏荷,你去找魏辛,叫他多带些人来。”

    本来苏睿卿是不放心如意自己去的,但听如意又让夏荷去找魏辛这才放心。

    苏睿卿叮嘱道,“一定要小心。”

    如意和夏荷兵分两路去了莺歌坊。莺歌坊在东郭大城最热闹的中心区。而孙膑他们住的靠近西南小城。夏荷先到了宫中,询问之下才知魏辛随着齐侯出宫了,不在宫里。

    夏荷急的直跺脚,心里暗想要是现在聂政在多好,他会飞檐走壁还能节省时间。这个死小孩关键时刻不在,非要过年头回河图门,至今还没回来。

    夏荷只得上了马车去找如意,车夫的马鞭子摇的啪啪响,在黑暗的街道上听着有些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