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五章
    如意赶到莺歌坊的时候,正是莺歌坊中最热闹的时候,里面真真是销金窟不夜城,醉生梦死,纸醉金迷。

    如意掩着口鼻,里面一股混合着酒气脂粉气的怪味。

    管事妈妈见如意穿着不俗,笑眯眯的迎了上来,“这位小姐,是来找小倌的吗?有相熟要好的吗?”

    如意皱皱眉,小倌?这是当她来找鸭的啊。

    如意没理会管事妈妈,径自往后头走去。管事妈妈见状也心中生疑不会是哪家的夫人来这里找人闹事的吧,遂赶紧追过去拦如意。

    “不知这位是小姐还是夫人,你到底要找谁啊?你跟妈妈说,妈妈帮你找。”管事妈妈还不敢得罪如意,一副委屈相求的样子。

    如意回身看着管事妈妈颇有气势地说道,“我找虞娟之,相信妈妈不会不认识吧?她的身契我替她赎。”

    管事妈妈那可是见惯风月场,最为圆滑之人。今天下午主子已经让彪子传了话,那就说明是看上了虞娟之那丫头。她自然不能再把人推出来。

    管事妈妈状似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的说道,“妈妈我虽然年岁大了,但这小小的莺歌坊里装了几个人我还是知道的。我们这里真没有姑娘要找的人,想是姑娘记错了地方吧,不若去前面巷子里的翠红院瞧瞧。”

    管事妈妈说完就要拉着如意向外走,还颇为热情的给如意指点去翠红院的路。

    如意一把甩开管事妈妈的手,“既然妈妈不肯配合,那也就别怪我无理了。”说完朝身后不知何时跟进来的几个侍卫摆摆手吩咐道:“挨屋的搜。”

    管事妈妈一见这阵势,当即觉得大事不妙,赶紧吩咐身边的小丫头去找彪子。

    正在吵嚷中,楼上雅间里突然传出一道慵懒的声音,“吵什么?”

    随后出来一个身高七尺有余,面若冠玉,明眸皓齿,唇似朱砂,一双丹凤眼墨水含情。好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论俊美可能比不上魏罂,论可爱可能比不上聂政,但却也是个俊逸非凡的人物。

    如意第一想法就是难道这是齐国的第一美男子?不知道这位是徐公还是邹忌?

    管事妈妈很快便揭晓了答案,“徐公,不好意思啊,打扰你的雅兴了。”

    徐公却没有理会管事妈妈,而是饶有兴趣的瞧着如意,“姑娘是找男人还是找女?看我可还行?”

    不知道这管事妈妈会不会气吐血,这明目张胆的抢生意真的好吗?

    如意虽然对徐公很是好奇,但这么露骨的徐公还是算了吧。

    如意朝着徐公又看了两眼,然后才转头继续对管事妈妈说道,“妈妈也不想搅了生意吧,还是放人吧。”

    此时过道楼梯口已经聚了好多人,大家都不明就里的看着热闹。

    “散了散了,别看了。大家继续欣赏歌舞。”管事妈妈竭力的维持着秩序。

    此时楼上又一间雅间打开房门,一道醇厚的男声想起,“这是都看干什么呢啊?”

    如意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就笑了。原来王兄也在这里。那就好办了。

    管事妈妈见事情越闹越大,去传话的小丫头也迟迟未归。主子今日也在,却迟迟未露面。今日怕是不好善了了。

    管事妈妈正思虑着如何解决眼下的问题。

    只听楼上那道醇厚的声音又响起来,“管事妈妈不妨上楼一趟,我有事与妈妈商量,还有那位姑娘不妨也上来瞧瞧。其他人都散了吧,台上头牌银鸽姑娘正在跳舞,不看岂不是浪费了美人的心意。”

    众人一看没热闹可瞧,舞台上确实是银鸽姑娘,便都散了看头牌跳舞去了。

    徐公又看了一眼如意也回了自己的雅间关上了门。

    如意这才噔噔蹬的跑上楼梯,进了王兄的雅间,这一进来倒是出乎如意的意料,虞娟之正好端端的坐在那抚琴,见如意进来还朝如意行了礼,“劳姑娘替我费心了。”

    管事妈妈随后也跟着进了房间,这一进倒是吓了管事妈妈一跳,虞娟之居然坐在房间中央抚琴,她可是没给她安排这活啊。

    田因齐见人都到齐了,这才开口说道,“管事妈妈想必知道她是谁,”说着用手指了指虞娟之,“她的卖身契还在妈妈你那,你看看这些钱够不够。”说完把一锭金子放在了案几上。

    管事妈妈见事有蹊跷,知道人是留不住了,主子今日在却没管这事,想必这位公子也是有些来头,不好得罪。

    管事妈妈心思通透,转了几转,立刻喜笑颜开的恭维道,“这位公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这娟之姑娘也是遇到了难处,我们也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姑娘之前已经给了银子,这锭金子就不用了。今日扰了几位的雅兴,今日这顿酒就算是我这个老妈子请客了。”

    “管事妈妈倒是个心善的。可是这个钱我们是一定要给齐的。”如意说着转头看向虞娟之,“娟之姐姐,你说还差多少刀币,我一并给她。”

    “还差三百五十刀币。”虞娟之看着如意回道。

    如意将刀币一一清点,摆于案几上。“还请妈妈数数,对不对。”

    “不用数,自是差不了的。”管事妈妈谄媚地说道。

    几人这才出门走了。

    很快就撒旦画的代扣代缴安氏的阿斯兰的阿萨德上来的了

    啥都卡死大胜靠德或看打开的撒旦教上来的

    萨达哈是的撒的阿萨德绿撒多绿绿绿扩绿绿绿绿扩绿扩撒了撒当机立断大火卡萨丁无污是的撒对话框大睡的撒多吉林省讲道理时间弹尽粮绝撒的结论是当机立断死啦大吕大

    撒绝对是的受打击了撒旦撒来得及撒了达拉斯大酒店

    爱神的箭了撒旦多撒谎的打算大火卡萨丁看

    撒打开花洒的空间撒了件大事大塑料袋是觉得撒旦画撒旦打算大火卡萨丁时代的说的慷慨多岁的老第六季率绿伞的多少啦觉得冷sad大弹尽粮绝的萨拉丁撒的结论是觉得冷

    阿萨德解释道撒旦所阿达来的的是拉萨的撒的撒巨大的拉萨的拉萨的撒的据了解萨的卡拉达收到啦代理商对啦对啦硕大的老实交代大厦将颠

    啊收到了撒娇的啥来得及撒大声地撒多久啊是的是的上来的挨到上来的

    有人说,太公博学多闻,曾为商纣做事。商纣无道,太公就离开了。四处 姜子牙相关画作(8张)游说列国诸侯,未得知遇之君,最终西行归依周西伯[9]。有人说,吕尚乃一处士,隐居海滨。周西伯被囚禁在羑里时,西伯之臣散宜生、闳夭久闻吕尚之名而召请他。吕尚也认为“听说西伯贤德,又一贯尊重关心老年人,何不前往?”此三人为了营救西伯,寻找美女奇宝,献给纣王,以赎取西伯。西伯因此得以被释,返回周国。虽然吕尚归周的传说各异,但大旨都认为他是文王武王之师[10]。

    周西伯昌从羑里脱身归国后,暗中和太公策划如何推行德政以推翻商纣政权,其中很多是用兵的权谋和奇计,所以后代谈论用兵之道和周朝的隐秘权术的都尊法太公的基本策略[11]。周西伯为正清平,尤其在明断虞、芮二国的国土争讼后,被诗人称道为膺受天命的文王[12]。西伯又讨伐了崇国、密须和犬夷,大规模建设丰邑[13]。天下三分之二的诸侯都归心向周,多半是太公谋划筹策的结果[14]。

    文王死后,武王即位。九年,武王想继续完成文王的大业,东征商纣察看诸侯是否云集响应。军队出师之际,被尊称为“师尚父”的吕尚左手拄持黄钺,右手握秉白旄誓师,说:“苍兕苍兕,统领众兵,集结船只,迟者斩首。”于是兵至盟津。各国诸侯不召自来有八百之多。诸侯都说:“可以征伐商纣了。”武王说:“还不行。”班师而还,与太公同写了《太誓》[15]。

    又过二年,商纣杀死王子比干,囚禁了箕子[16]。武王又将征伐商纣,占卜一卦,龟兆显示不吉利,风雨突至。群臣恐惧,只有太公强劝武王进军,武王于是出兵[17]。十一年正月甲子日,在牧野誓师,进伐商纣。商纣军队彻底崩溃。商纣回身逃跑,登上鹿台,于是被追杀[18]。第二天,武王立于社坛之上,群臣手捧明水,卫康叔封铺好彩席,师尚父牵来祭祀之牲,史佚按照策书祈祷,向神祇禀告讨伐罪恶商纣之事。散发商纣积聚在鹿台的钱币,发放商纣屯积在钜桥的粮食,用以赈济贫民。培筑加高比干之墓,释放被囚禁的箕子。把象征天下最高权力的九鼎迁往周国,修治周朝政务,与天下之人共同开始创造新时代[19]。上述诸事多半是采用师尚父的谋议[20]。

    此时武王已平定商纣,成为天下之王,就把齐国营丘封赏给师尚父[21]。师尚父东去自己的封国,边行边住,速度很慢。客舍中的人说他:“我听说时机难得而易失。这位客人睡得这样安逸,恐怕不是去封国就任的吧。”[22]太公听了此言,连夜穿衣上路,黎明就到达齐国。正遇莱侯带兵来攻,想与太公争夺营丘。营丘毗邻莱国。莱人是夷族,趁商纣之乱而周朝刚刚安定,无力平定远方,因此和太公争夺国土[23]。太公死时一百余岁,其子丁公吕伋继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