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六章 夜探
    聂政听了如意的问话,蓦然的睁大双眼看着如意。真相?确实他知道了很多真相,不知道如意问得是哪一个真相?

    聂政有些黯然的复又低下了头,继续擦拭着自己宝剑。

    过了好久聂政才缓缓地开口,“不知道姑娘问得是哪一个真相?”

    如意一听,这还有很多真相吗?她也只是旁敲侧击,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只得说道,“你愿意告诉我的真相。”

    聂政又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整理思路,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姑娘说对了,我确实还有母亲和姐姐,不是什么孤儿,都是师父骗我的,他将我拐走,编造了我的身世,骗我入了河图门,做了杀手刺客。我就是他的一枚棋子。”

    变故来得有些突然,没想到不到半年的时间,一年之约还没有到,如意到了齐国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帮聂政找亲人,他自己就知道了真相。

    倒使得如意有些不知如何接口。

    好在聂政也没打算让如意接话,又继续说道:“我知道姑娘是个好人,当初在魏国没有弃我而去还救了我,到了齐国又救了虞姐姐她们,现在夏荷姐姐失踪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如意看着聂政的那亮晶晶的大眼睛期盼的看着自己,那可爱认真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一只萌萌的忠犬。

    这变化来的有些突然,由一个随时准备刺杀自己的刺客,变成了一个时刻保护自己的守卫。如意突然觉得压力有些大,自己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吧?

    “那还有别的真相吗?你知道夏荷姐姐是怎么失踪的吗?”如意试探着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聂政抓了抓头说道。

    “那你说的很多真相是什么?”

    “我还知道了师父脱离了河图门,与巫族勾结意欲对姑娘不利。不不,是范天寿。”聂政有些愤慨的说道。

    如意倒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真相。巫族?如意立刻想到了巫尤,但是他已经脱离了巫族很久了。难道是真的巫族?

    如意倒是没有害怕,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他们巫族与巫尤都要对付自己,想要致自己于死地。

    “那还有别的真相吗?”如意继续冷静的套话。

    聂政倒有些不自然了,“有人在背后盯着你,随时要杀你,姑娘不害怕吗?”

    “害怕也没用啊。”如意叹口气说道。

    “别的真相倒是跟姑娘没什么关系了,是我们河图门内部的事了,我们门主在齐国呢。”聂政说完好像卸了一大块包袱一样轻松了不少。

    如意看着这个颇受打击的少年,站起身走到聂政身边拍了拍聂政的肩膀,“以后有事就跟姐姐说,别一个人扛。”

    说完如意出了房间留下聂政一人,聂政看着如意的背影,竟有些眼圈泛红。

    转天如意乔装打扮了一番带着聂政又去了莺歌坊,本来如意还觉得带着一个未成年去这样场所不合适,可是到那以后聂政比她还熟门熟路的,俨然一副熟客的样子。

    如意心情有些复杂,“你小小年纪就常来这种地方吗?”

    聂政楞了一下有些没明白如意的意思等想明白,连耳朵根都红了,“我没有……没有,我从小就是在歌舞坊长大的,所以才熟悉。我们河图门为了掩人耳目,隐藏在各个行业中。”

    “我说呢,原来是这样。”

    “燕国最大的燕春楼,我就是在那长大的。”聂政说完神色又有些黯然。

    “没事的,我会帮你找到母亲和姐姐的。”如意拍了拍聂政的肩膀安慰道。

    管事妈妈又殷勤的招呼道:“两位公子是看舞还是会友?”

    今日如意带的是那张男的人皮.面具,虽然容貌稍显平凡,但也是一副俊逸小哥的模样,再加上一身奢华的锦缎衣裳,定也不会叫人看轻了去。

    “妈妈备些酒菜,我们是来看舞的。”如意压低声音改变声线的说道,然后将一大吊刀币递给妈妈。

    “好,二位公子稍等片刻。”管事妈妈笑得花枝乱颤的说道。

    如意坐在舞台下偏右侧一些的地方,临近舞台后的化妆间。如意和管事妈妈的情形正好让化妆间里的银鸽瞧见了,银鸽蹙了下秀气的眉毛,然后继续擦粉涂脂。

    如意来的早,大厅里的客人还不多。如意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大厅的进口,观察着都有哪些人来莺歌坊。

    很快酒菜上齐,大厅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如意夹了一筷子老醋蜇头很是爽口,遂夹了好几筷子给聂政。

    聂政有些不好意思,刚想跟如意说不用给他夹菜,抬头却见一个冷艳美人翩翩欲仙地站在一旁。聂政看着她没说话。

    如意顺着聂政的目光一看,可不正是那日说的什么头牌银鸽姑娘。

    “呦,银鸽姑娘今天不跳舞吗?怎么有空在下面闲逛。要不陪公子我喝一杯。”如意说着还故意做出一副猥琐的表情。看得聂政一阵恶寒。

    银鸽瞥着如意,眼里的厌恶一闪而过,但说出来的话却软糯的很,“这位公子仪表堂堂但却面生的很,还劳烦公子认得奴家,不知公子名讳,奴家日后也好记得公子。”

    “姑娘说笑了,你乃莺歌坊头牌,全临淄城都认得,在下田随意无名之辈,不足挂齿。”

    “公子谦虚了。”银鸽还要说些什么,就听后台有人叫她,“银鸽姑娘准备准备该上台了。”

    银鸽应了一声,朝如意二人福了福身便抱歉的走了。

    聂政盯着银鸽的背影小声的跟如意说道,“这女子武功了得,功夫不在我之下。”

    “这女子不简单。”如意点点头也若有所思的说道。

    如意观察了一晚上朝堂上大小官员都有涉足莺歌坊,即使一些大人物走得是偏梯暗门,直接进了雅间,但是他们的侍从也偶有在外晃动的。

    这一晚上如意可算是开了眼。各色人等,鱼龙混杂,这可真真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如意也愈发觉得这个莺歌坊幕后之人不简单。

    如意和聂政喝了小半壶酒,外面夜色渐深,便打算回去了。这时候的酒水还很清淡,没有现代的提纯技术,几乎就相当于米酒一样

    如意并未觉得醉,刚一站起来却听身后一道慵懒声音,“两位公子醉的不轻,不若我送送二位?”

    如意听得耳熟回身一瞧可不正是昨日的徐公。

    如意拱拱手谢道:“多谢公子好意,我二人并未喝醉,他日若再见定要好好喝上一杯,以谢今日之情。”

    “在下姓徐名靖康,京都人都叫我徐公。他日若有事尽管来找我。”徐公倒是颇有结交的意思。

    如意点头应和了一番才出了莺歌坊。

    “姑娘,刚才那个徐公有些奇怪。”聂政提醒的说道。

    “确实奇怪,难道他认出我来了?所以才想要结交?”如意也有些想不明白。

    如意原本为了消化食,她和聂政在前面溜达着,马车则在后面跟着朝西南方向走着。路上人渐渐少了,灯火也渐渐少了。

    “还是上车吧,这边人少灯暗,不安全。”聂政说道。

    如意刚想要上马车,却听身后有箭羽破空的声音,如意想要躲开,但聂政比她更快一步,一把抱住如意向旁边旋出了好几步。

    箭头叮的一声钉在了马车门框上,还发出嗡嗡的震动声。车夫惊魂未定的赶紧跳下马车。

    如意朝箭头看去,上面还钉了一张纸条。如意刚想伸手去取,却被聂政一下子打开了手,“小心有毒。”然后聂政小心的拔了箭,又仔细看了箭头无毒才将纸条拿下来递给如意。

    如意看着聂政的动作倒是心下一片感动,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道:“若想见夏荷,三日后卯时城南稷山下树林见。只得一人来。”

    如意神色凝重,看来夏荷失踪还是冲着她来的。

    聂政看完纸条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他那个失踪的师父,倒很像是他的行事风格。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回了齐宫。

    *

    早朝上消停了好几天的卿大夫一派,这日早朝又提出让田因齐立后封妃,充实后宫,早日后继有人的说辞。

    田因齐一阵头痛,这帮人刚消停没几天,又出幺蛾子,真是一出接着一出。

    下了早朝,田因齐就回宫歇着去了,也没心思再出去玩乐了。如意到端正宫时,正看见王兄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意本想和王兄说说夏荷之事,但看王兄也有烦心事倒也不便再说。只得在一旁宽慰王兄。

    如意心里却想着是既然让王兄选妃,不过是大臣们想要塞些人到后宫,好对王兄吹耳边风。既然这样倒不如利用这个机会撮合王兄和虞姐姐。

    王兄不好意思说,虞姐姐更是腼腆。看来还得她去探探虞姐姐的口风,是否属意王兄。

    如意一边心里计划着一边说道,“既然大臣们希望以女色迷住你,不若顺了他们的意,与其让他们塞人,不若我们自己找人,不知王兄觉得虞姐姐如何?”

    “虞姑娘?不妥不妥,怎好利用人家?她虽然家道中落,但怎么也是清白人家。”田因齐有些急切的说道。

    “那王兄可否喜欢人家?”如意掩嘴笑着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