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七章 稷山脚下
    深夜里的稷山黑黝黝的矗立在临淄城南几里外。山脚下大片茂密的树林,在黑夜里更是显得阴森森的。

    一队黑衣人整齐划一的唰唰的穿梭在树林中,为首的男子精武有力,一看就是个身手了得的高手,紧随其后的两人看上去功夫也颇了得。

    到了一处开阔地界,一队人还未站定,突然听见一阵利剑飞射的声响,那箭势来的极快极凶猛,几乎刹那间便穿透了黑暗,如暴雨般自空中戳来。

    为首的男子大喝一声,“掩护,散开。”一队人迅速的避让,寻找着各自的掩体,有不幸射中的只听闷哼一声。

    为首男子循着箭来的方向急掠而去,其他人也迅速跟上。

    射箭的人大概也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又射出了一波,只是为首男子动作太快,箭刚刚离弦,男子已到跟前。

    为首男子一个空掌劈断了箭枝,箭应声两截,自半空中直直掉落。射箭人见先机已失,也不恋战迅速向后飞掠数丈拉开距离。

    “令狐将军,深夜带着奇兵进入齐国境内,也不怕挑起齐魏两国纷争?”一道嘲讽的声音自为首的射箭人口中响起。

    除了阴影处三五个持弓拿箭的人外,又迅速聚拢了一些身穿黑色披风头戴黑色兜帽的一群人。

    令狐远看着树枝后隐隐绰绰的一群人,暗自戒备了起来。

    而此时为首的射箭人自阴影处走了出来,长脸尖下巴,坳腮,一双标志性透着精光细如缝的小眼。正是失踪的范天寿。

    “你不过是个叛徒,你还不知道你们门主正在临淄城等着你呢吧。”令狐远轻飘飘的回道。

    范天寿和他身后的三五人果然在听见“门主”两字时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可想河图门对待叛徒到底有多严厉。

    令狐远不想和范天寿废话,直接对着后面一众黑披风说道:“不知哪位是巫族的首领,可否谈一谈?”

    静默了一会,中间正中略矮一些的黑衣人才压低声音回道:“令狐将军要谈之事恐怕无解。”

    令狐远倒没再说别的只是天色渐渐发白,眼看着卯时就要到了。直到一声响箭划破天空,打破了静默。令狐远朝身后一摆手,一队人迅速排成一个矩形阵。将范天寿和巫族的一众人圈在其中。

    巫族首领一看阵型已成,知是中计了。现下怕是夏荷已被救走了。好在自己也留了一手。

    如意卯时赶到时,看见的正是大家拼死搏杀的场景,远远的就一眼认出,阵型中央那个英武的身影正是令狐远。

    如意没想到令狐远会赶来救夏荷,自那日令狐远传信说灵丘有危后,如意就再没有给他回过信。虽然如意知道令狐远神通广大即使自己不回信,也定能知道自己的消息。但是如意怎么也没想到令狐远在自己颇受打压的情况下还能亲自赶来。

    如意远远的望着中间那个如战神一般横扫千军的男人,冒着风险,不远千里的来帮她。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说不心动那也是假。可是自己终究与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还要去救叶觅。

    想到此如意有些恼恨那半个老乡,一切的事由都是由他而起,伸手不自觉的摩挲着那块蓝色晶石,如果现在她能帮令狐远该多好。

    随即如意感觉全身像过电一样,一股电流窜过全身,骨骼肌肉似重铸一般,浑身充满了力量。如意试着跑动了几步,居然快如阵风,转眼就掠进了阵中。

    令狐远一看如意居然跑到了阵中,心里一阵着急,想要喊住如意让她出去,可是由于如意的加入,阵型的变动,已然不是刚才的阵型了。

    为首的巫族首领看到如意进来,瞳孔暗了一暗。眼看巫族首领就要破阵而出,如意一个回身便转到了巫族首领身边,伸手就拽住了首领的披风,兜帽滑落,露出一张冷若冰霜的脸。那眉眼竟然和长大后的叶觅一个模样。

    就连范天寿看见巫族首领的样子也颇为吃惊,这些日子他一直没有见过巫族首领的样子,只是听声音,以为是个男子,没想到居然是个女子。

    如意当场愣在那里,一时忘了动作,巫族首领却没给她思考的时间反手抓住如意的手腕,几个腾跃便出了阵型。令狐远一看不妙也不恋战,也随着腾跃而去。

    轻功飞掠,巫族首领带着如意飞了好久,才勉强甩开了令狐远一段距离,停在了一片密林里。

    “你是叶觅对吗?”如意有些急切的问道,轻轻一挣,便挣开了钳制,反手抓住了巫族首领的衣袖。

    巫族首领也有些诧异如意怎么能这么轻易挣开了自己的钳制。还有刚才她闯进阵时用的是什么功法?速度那样快竟有些没看清。

    巫族首领甩开如意的手,冷冷的说道:“我们来做个交易吧。虽然夏荷已经被你们救走,但是如果没有我,她会一直昏睡下去,不死不休。”

    “什么?”如意一听也就有些着急,正所谓关心则乱。“什么交易?”

    “我救醒夏荷,你随我回巫族。”巫族首领抬头见令狐远已经追来,遂一跃而起,“我给你时间考虑。后天在稷门下见。”然后不再停留的飞远了。

    如意望着飞远的背影囔囔的说道:“你就是叶觅对吧?”

    令狐远落在如意身旁,关切的眼神似是在询问如意安好?

    如意也想回一个安心的微笑,但是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软,便没了知觉。

    令狐远一看赶紧接住倒下的如意,一跃而起朝着齐宫的方向去了。

    田因齐听说妹妹晕倒了,也急急的赶了过来。但看到令狐远焦急的等在一旁倒也很快的明白了过来,不问缘由,只是互相打了招呼。

    四个医师会诊都说如意并没有大碍,而且身体比以前更强壮了,脉搏强劲有力。

    直到半夜月光大盛,如意才幽幽转醒。如意左右转了转头,看着房顶垂的纱帐正是的自己的紫竹苑。

    “你醒了?”令狐远听见动静挑开纱帐看着如意问道。

    月色中越发衬得令狐远眸光深如潭水。黑暗中如意目光一闪,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的变化,什么时候夜视能力这么好了,甚至能够看清楚令狐远眼睑上根根分明的长睫。

    如意猛地坐起来差点撞上令狐远的探过来的身体,令狐远发现时想要向后闪开,可是谁知如意比他更快一步,迅速的向右移动的几分,速度竟快的惊人。

    两人都极其安静的看着对方,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谁也没有开口。

    静了一会,如意才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然后开始仔细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情,包括一切细节。

    这一次令狐远没有打扰,也开始仔细回想白天的情形,是什么时候如意发生的变化。难道是巫族做的手脚。想到此令狐远伸手切上如意的手腕,不是中毒,也不像中了什么巫术,虽然速度快的惊人,但也不是内功,确实很奇怪。

    如意此时已经回忆起身上窜过的那股电流,难道又是那块石头的问题。如意蹙着眉,俊秀的脸庞布满了思量。

    “如意,你有事瞒着我?”令狐远用的是肯定句。他肯定如意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如意听到令狐远的问话,愕然地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令狐远。

    如意见实在瞒不过去了,只得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是没有告诉令狐远自己来自未来以及战国策和晶石都来自未来。

    “电流?什么叫电流?”令狐远疑惑的问道。

    如意一时语塞,竟忘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电。“就是一阵酥麻的感觉。”如意赶紧解释道。

    令狐远倒也没追问,“一定是那块石头有古怪,改变了你的身体脉络。就像我们练武要打通七经八脉一样。不过我猜想应该对你身体没害。只是我没有想到战国策和晶石在你手里。这样也好,我也不用派人再去寻找了。”

    如意正犹豫要不要拿出晶石和战国策给令狐远看看。

    只听令狐远语气酸酸的说道:“那个叶觅又是怎么回事?好像都比我重要。”

    如意眼睛亮亮地回视着令狐远,带着笑意的说道:“你不记得叶觅了?小时候一直跟在我身边,不让你们靠近我的那个小女孩。”

    很快如意就听见令狐远磨牙的声音,“我猜就是她。小时候拦着我,长大了还敢拐了你跑。”

    “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她,毕竟那场大火她为了救我没有出来。”如意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如意本来因为叶觅心情有些低落。只听令狐远声音温柔如春夜的和风,响在耳畔。

    “……夜好深了,折腾了大半夜,”语气越加荡漾的附耳道,“我们睡觉吧?”

    寂静无声的夜色里,却突然炸出了一声带着笑意和微怒的低喝,“流氓。”

    月光投在床榻上,隐约见娇俏的少女红着脸,抬手虚打向榻边的男子。男子抓住少女的手腕顺势让少女躺倒在榻上,然后替她掩上被角,笑着说道:“睡吧。我就在外边陪你。”

    ————————————————

    萱萱:怎么感觉令狐将军转性了?越来越会撩妹了。

    令狐远冷着脸道:我只撩如意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