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八章 0541
    令狐远觉得如意身体条件的改变正好可以尝试着练武。如意这次再重新习武,便得心应手了很多。一套简单的剑法很快便能练熟。虽然内功不能一朝一夕的练成,但熟记心法,勤加练习终有成功的一天。

    令狐远将自己的武功所学倾囊相授。如意也学得认真。

    一天的光阴很快就过去了。

    如意越想越觉得这两样东西是无穷的危害。自己一步一步循着师祖的引导,似乎步入了一场迷局,越往前走越是一片迷雾。

    如意找了个时间打开了微型电脑连线上了师祖。

    “昨天我的身体突然发生了变化,你可知这是怎么回事?”

    对方迅速回道:“这么快吗?我还以为还需要些时间。”

    “你知道?”

    “不用担心,只是通过dna重组,能量石重塑功能,重塑了你的骨骼和肌肉,使你更加强壮,提高生存能力。”

    面对这些陌生的名词,dna重组?能量石重塑?在她所熟知的那个世界里并不存在的,即使科技发展已经有了dna重组的研究那也是对于一个胚胎的研究。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进行改造这更像是一部科幻电影里的场景。如意心头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来。

    “你到底来自哪个未来?不是我来的那个世界对吗?”如意快速的回道。

    是啊,她早就该想到。一个不靠网络就能连接的电脑,一个靠意念连通的世界。真的是她以为的那个未来世界吗?

    “我们确实是传承自一个世界。”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你就叫我0541吧,这是我的代号。”

    如意在心里自嘲道:还代号,自己这是误入了谍战剧的片场吗?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别急,你按我说的一步一步的做,先让齐国强盛,所有人都会好好的。无论你是想走还是想留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反之,所有人可能都会死。”

    如意知道这是个威胁,但这个0541确实也能做到。按历史发展来看齐国在这个时段上确实会强盛。既然不违背历史,那这第一个条件倒不必太担心。

    春意渐浓,和风拂面。

    这日正是叶觅约定稷门见面的日子。

    如意一身胡服骑马装,窄袖束腰,马靴束腿。如意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叶觅回来救活夏荷。至于巫族为何要找她,她还真是不得而知。

    正如那日叶觅所说,夏荷这两日一直昏迷不醒,滴水未进。无论自己怎么施针都无法将夏荷救醒。不知道这样下去,夏荷还能撑几日。

    如意骑上马,一个侍卫也没带悄悄的来到了稷门下,等着叶觅来。她不知道叶觅这些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但是她想试着说服叶觅。

    如意骑在马上远远的就瞧见了骑在马上的叶觅一身五彩衣黑色束腿裤,黑色的斗篷迎风鼓起了,飘扬在身后。

    叶觅也看见了等在城门边的如意,赶紧勒紧缰绳停在了如意跟前。

    “你倒是守时。”叶觅平淡的说道。

    “我知道你就是叶觅对吗?”如意执着的问道。

    “这个问题有那么重要吗?让你这样执着的问。”叶觅说道,又是平淡的语气,平淡的眼神。

    “有,我只想确定你还好好的活着。”

    “活着不一定是好好的活着”叶觅淡淡的回道。

    如意听着叶觅的语气心里一阵难过。“你怎么到的巫族?这么多年你过得不好吗?”

    “我们现在再来讨论这些有什么意义?你还想不想救夏荷?”叶觅冷冷地拒绝继续说下去。

    “先救人,你随我进宫。”

    “你让人将夏荷送到城外十里坡的黄老观里,我在那替她解了咒,你随我去十里坡等,然后随我回巫族。”

    如意没想到叶觅这般防备。“可是我没带侍卫怎么通知?”

    “你是齐国的公主,想要通知个人还能难得倒你吗?”叶觅冷言冷语的说道。

    如意不知叶觅对她有何误会,但眼下也不是解开误会的好时机。如意只得拿出腰牌让守城门的侍卫去通知。

    守城侍卫一见腰牌立刻恭敬的行了礼,按着如意的要求去报信了。

    叶觅和如意骑在马上慢悠悠的朝着十里坡行去。野外已经春色盎然,冒尖的青草点点早春的黄花交相辉映。

    如意一边欣赏着春色一边随着叶觅走着,心里想得确实如何和叶觅解开误会。叶觅一边走着一边也在观察着如意,镇静自若,冷静自持,确实不太像。

    十里坡之所以叫十里坡,是因为绵延十里都是一道坡连着一道坡的坡地。在坡的深处有一个不起眼的道观,名曰天衍观。名字起得很大气,但是这个观却真的很小,只有一个殿。里面一片荒芜,看样子荒废了很久的样子。原来是黄老学派讲学的地方,所以当地百姓也俗称它为黄老观,后来齐侯建了稷下学宫,这个观就荒废了起来。

    如意进了殿发现那天树林里的巫族一众人都在,还有范天寿也在。

    范天寿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如意,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还没等如意出声,一记飞镖飞过,擦着范天寿的头顶划过,发带无声而断,一头花白发丝瞬间滑落。

    吓得范天寿冷汗连连,怎得自己这般倒霉,明明是河图门的二把手,怎么出了河图门人人都能欺负自己。

    “老实点,别多话。”叶觅冷冷的警告道。

    “小巫,这是要过河拆桥吗?”范天寿这把年纪混到河图门的二把手也不是白混的,挑着眉看着叶觅说道。

    巫族的其他人迅速围拢到叶觅身旁与范天寿形成对峙之势。范天寿身后只剩下了两个和他一起叛出河图门的弟子。

    如意看着两方对峙,她确实恨透了范天寿。聂政的仇以及之前围攻云梦谷的仇,不如今天一

    并算了。

    “范右使,真是别来无恙啊。不对,现在应该是河图门的的叛徒了。”如意盯着范天寿说道。然后转身看着叶觅,“小巫可能还不知道吧,这是河图门的叛徒,盯上了河图门的至宝,未能得手,叛出河图门,现下怕是又盯上了巫族的宝贝了,小心引狼入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