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七十九章 天衍观
    叶觅看着和范天寿对打起来的如意,虽然招式简单没有内力,但是力量和速度竟比一个成年男子还大,还快。竟然一时逼得范天寿纵使有浑厚的内力和奇快的轻功也只有招架的份。

    叶觅暗自心惊。如意从小是没练过武的,但这架势怕是不输一般会武者。难道大巫咸说的是真的?

    叶觅一直是不太相信大巫咸说的话的,即使自己接下这个任务,答应大巫咸带如意回去。其实也只是出于自己的一点私心,想要来齐国见一见如意。想要看一看这么多年那个小女孩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

    如今再见如意各种出乎意料的事情让叶觅也有些不知是否该相信大巫咸的话。大巫咸对自己有恩,当年若不是大巫咸途径魏国救下了大火中的自己,现在恐怕早就没有什么叶觅了。大巫咸也答应过自己不会伤害如意。所以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带如意回巫族。

    叶觅从思绪中刚一回神,就发现由于如意缺乏对战经验,已经由刚才的优势处于了劣势了,眼看范天寿步步紧逼就要胜利了。

    叶觅迅速加入战局,几个回合就制服了范天寿,一柄长剑抵在范天寿的脖子上。

    “小巫,这是表明了过河拆桥了。既然如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扰。”范天寿见占不到便宜,迅速想好了退路,想要解现在的危局。

    叶觅放下剑,一把将范天寿推离了几步。“好,那慢走不送。”

    范天寿回身冲两个手下摆了摆手,真的甩袖走了。

    如意看着认真的看着叶觅说道:“我就知道你就是叶觅对吧,不然你看见我要落败不会出手。”

    叶觅转身走回巫族那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公主,你想多了。我只是怕你受了伤不好跟大巫咸交代。”

    “叶觅,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不过看见你还活着,我真的很高兴。”如意执着的说道。

    还没等叶觅再说话,令狐远飞身进入殿中一把将如意护在身后。

    只听殿外夏荷焦急的喊道:“小姐……”

    如意不解的看向令狐远,明明夏荷中了巫咒在昏迷,怎么突然就好了。

    叶觅蹙了蹙眉,目光撇了一眼边上的巫者,巫者会意迅速走出殿外确认。

    不一会儿确认的巫者走回来附耳在叶觅耳旁低语了几句。

    “看来今天公主是不会跟我们走了。那我们后会有期。”说着叶觅环视了一圈自己人,突然朝殿后的后门撤去。

    紧接着后殿响起了打斗声,但很快便打斗声减停。

    “你有意放过他们,为何还要包围整个天衍观?”如意抬头看着令狐远问道。

    “不整个包围,他们怎么会知难而退,若不留个缺口,又怕他们背水一战,巫族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令狐远护着如意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

    出了大殿,只见院里围了很多全副武装的齐国士兵,最前面是令狐远带来的一小队人马,青墨青峰也在其中。而院子里除了夏荷坐的那辆自己的马车外还有一辆破旧的马车,车帮上有一个火焰的标志。

    如意蹙着眉不解的看向令狐远。令狐远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安抚的捋顺了如意额角的碎发,低声道:“回去再说。”

    如意上了马车,看见夏荷正斜倚在车壁上,虽然脸色苍白,但看见如意后精神却很好,一路上絮絮的说着那晚分手后的情况。

    原来那天晚上夏荷去宫里找田因齐搬救兵未果,回去的路上正好碰见了埋伏在那的范天寿。因为夏荷坐的是如意的马车,范天寿以为马车里的人是如意,遂将夏荷掳了去。

    如意恨恨地说道,“就知道是他。”

    “那个巫族的小巫倒还算和气,小姐认识她是吗?”夏荷有些虚弱地说道。

    “恩,我认识她。你先歇一歇别忙着说话。”如意帮夏荷整了整靠垫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

    “我没事,巫先生说这是中了巫咒的后遗症,养两天就好了。”夏荷不想如意自责笑着安慰如意道。

    “那个马车里果然是巫尤吗?”如意严肃的问道。

    “正是巫尤,巫先生。”夏荷见如意问得严肃,回得也谨慎了几分。

    第一次见巫尤只有张仪在场,夏荷、令狐远、王兄他们都不知道,而第二次和巫尤的交易更是怕大家担心,如意谁也没说。如意心思转了几转也没想明白巫尤为何又突然出现了。而这一次居然还帮了自己,不管怎么说这个人阴晴不定的还是小心些的好。

    可能如意想的太投入,表情有些严肃,吓到了夏荷,如意赶紧转移话题道:“我出来时,看见聂政正好飞远。他去干什么了?”

    “聂政听说他师父刚走,见你平安就去追他师父去了。”夏荷回完话竟咳嗽了起来。

    如意顺了顺夏荷的背不让夏荷再说,只让她好好养着。

    回了齐宫进了紫竹苑,巫尤从马车上下来,还是那张惨白的脸,眉挺目利,冷冽的气质。看见如意时巫尤嘴角不易察觉的扯动了一下,然后平板的说道:“又见面了。”

    如意点点头说道:“多谢先生出手救了夏荷。不知先生想要什么回报?”

    这一次巫尤的嘴角真实的扯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我需要想想,可能要叨扰几日了。”然后也不理如意兀自走进了旁边的偏殿的院子里。

    这是趁自己不在连住处都安排好了,这人倒是不客气的很,如意心里想着。

    如意一转身看见其他人都已经散了,只有令狐远等在一旁,遂走过去,刚想说话却瞧着令狐远神色不对。

    “如意,你能不能更信任我一些。这么大的事你谁也不说一声就自己跑去了,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着急吗?”令狐远神色不郁还带着淡淡的哀愁的说道。

    “我……,我怕你们不同意我去冒险,所以才没说。”如意自知理亏,越说声音越小。

    “你还知道是冒险。”另一道严厉的男声自身后响起。

    如意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王兄来了。如意扮着一脸可怜相,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转头看看王兄又偷瞄一眼令狐远,“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